贝壳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东北大炕(全集 >

第6章

东北大炕(全集-第6章

小说: 东北大炕(全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罢饫铩蹦锼怠

    我用左手摩擦起那个小点,右手还停留在那肉|穴中。

    “啊……狗儿……”娘的头左右扭着低低地叫着。

    我兴致勃勃地不停地动着自己的手,娘的呻唤让我更加沉醉其中。

    “啊啊……嗯……啊……”娘不自觉的扭动着她的头,散开的长发披散下来,半遮着娘绯红的脸。

    手指湿极了,里面的水儿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不要了……狗儿……娘受不了了……”娘闭着眼睛低低的喊,她忽然挣开了眼,嘴唇紧咬着,“干娘吧狗儿……”娘看着我说。

    听到了这话的我急慌慌地就要趴上去,娘却走下炕来,然后娘当着我的面转过身,双手扶着炕沿,上身伏了下去,向后面抬起了那肥白的圆臀。

    迷迷乎乎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从女人后面也可以干她,娘高抬的屁股下面,那黑毛丛丛的肉Bi夹在两股之底处。

    看着抬着屁股等我Cao的娘,我兴奋到了极点。

    我试着抱着女人的圆臀,我的身高正好不用弯腰,涨硬的鸡芭正对着娘的股间,Gui头处感觉到了那浓茂的毛丛与那温软的Bi,试着捣了没几下,Gui头就找到了荫唇之间那湿粘的进口,于是整根鸡芭一插而入!

    “啊”伏着身子的娘失声的叫出来。

    这是我的小弟弟第三次光顾娘的这个肉洞了,与前两次相比,十来岁的我已有了一点经验,这次不用娘再暗试,鸡芭刚插进去我就迫不急待地Cao起来。

    跨部随着我屁股的前后耸动轻快地一下下撞击着娘的肥臀。

    娘伏着身子随着我一次次的插抽而啊啊地低叫。


()免费TXT小说下载
    Gui头摩擦着里面湿滑热热地肉壁,小小的我爽得飞上了天!

    我双手搂着娘丰腴的屁股蛋儿,从后面狠Cao着这个女人的Bi!

    “啊……嗯……啊啊……呀……”娘的身子更低的伏下去,大屁股更高地向后面抬起,屋子里响着娘消魂的呻吟。我感觉到自己那些刚长出来的毛儿被那些水儿浸湿了,粘在我的蛋包上,我Cao起来后那些毛儿又粘着娘的大腿内侧,这使我有一些疼。

    我在娘的啊啊的轻叫声中搂着她的屁股猛Cao了四五百下。

    女人被我Cao得呻唤后来连成了一片,不清楚的人还以为这屋里有人受着kuxing的折磨。

    娘开始不自觉的主动向后面耸动起屁股来迎和我的插送,她的长发从肩上滑下去,如一束诱人的黑瀑。娘啊啊的叫声不知不觉开始带着哭腔。

    瘦小的我搂着娘肥大的屁股象个机器人般重复着插送的动作。

    这个把我生出来并养大了的女人最后竟被小小的我Cao得失了神,叫声后来在哭腔中也走了调。

    我的Jing液在身子的颤栗中喷射出来,鸡芭深深地插在那已成水洞的最深处,一股股“尿”激射在那无底洞中。在射的过程中娘的叫声嘎然而止,她整个伏着的身子仿佛一下子僵直了。

    等鸡鸡在那洞里面完全软缩并自己滑出来以后我才离开了娘的身子。

    娘也仿佛没了一点力气,整个人脸朝下趴在床上,大屁股毫不羞耻地裸露在我面前。良久,娘才起了身,脸红红地光着屁股去炕头拿了一些卫生纸,然后当着我的面站在那里用纸仔细擦着两腿间湿漉漉的Bi。

    我仰躺在炕上,扯过被子盖着腿,看着这个刚被我Cao过的女人。娘见我直勾勾的看脸更是红,啐了我一口,但没有遮掩自己的动作,仍咬着嘴唇勾着头擦拭着下身。

    等忙完了娘提上了裤子,然后娘回过头盯着我,“小坏蛋还不快穿上裤子,小心你姐她们回来。”

    大姐二姐她们到了天快黑才回来,外面的雪仍很大,她们的衣服头发上落了厚厚的一层。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都把我急死了”娘心疼地上去帮着大姐二姐打着身上的雪。


()
    “雪太大了本来姨都不让我们回了是大姐硬让回来的。”二姐好像对大姐很不满。

    大姐没有说话,默默地让娘给她拍掉身上的落雪后就一个人进了自己屋里。

    二姐却回来很高兴,和娘说了一阵话后就和我打闹个没完。娘去厨房做饭去了,不一会我就听到了一阵诱人的饭香。

    “小弟你今天都干啥了?”二姐问我。

    我一呆,“就是在家里呀。”我说。

    “做作业没?”二姐问。二姐就这样,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却比大姐还喜欢管我,也许她在学校当大队长管人管惯了吧。她的脾气和文静的大姐不同,挺泼辣的,也许年轻时娘也是这样吧。

    “做了”我骗她。“什么做了!”娘端着饭正好进来,白了我一眼,“再说瞎话小心挨打!”

    “叫你姐吃饭”娘放下了饭锅吩咐我。

    我跑进隔壁大姐的房里,大姐正一个人躺在床上,好像在想着什么。眼旁仿佛有泪光,见我进来慌忙擦了擦。我却一点没留意。

    整个吃饭过程中大姐也显得郁郁寡欢,但我们包括娘都没注意这些,因为平时大姐也不太爱说话,她太文静了。

    整个寒假就快过去了,在以后的这些天我和娘没有再那样过,因为大姐二姐都一直在家里。娘再三吩咐过我,只要姐她们在家,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那样的。我所做的只能每一天晚上和娘挤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在娘身子上用手来过过瘾。就是那样,娘也不太让了,因为娘告诉我我那样用手弄她让她很难受。所幸的是我那时真的还太小,那种欲望还远远不是很强烈,所以也没太觉得什么。

    快开学的时候姨夫来了,我只有一个姨,也只有这一个姨夫,所以见了他挺亲的,这可能是姨夫对我们确实很好的原因。姨家并不很远,只隔了一个村,我小时也经常住姨家的。

    姨夫四十来岁,和爸爸一样,在我们这里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他过去经常出去闯世界,只是最近两年不出去了,估计是钱挣的差不多了,现在呆家里享清福。

    这是一个和爹一样强壮的男人,甚至更壮一些。但他表面上待人接物显得比爹要随和得多。见了我就笑,用手摸我的头还让我看他给我带来的一个掌上电子游戏机,我高兴坏了,我可早就想有一个这宝贝了。娘高兴中带着一些诧异地忙着给姨夫倒茶,也难怪娘奇怪,过去姨夫可很少来我家。我模糊的从大人们口中知道,姨夫和我爹好像不太对脾气,谁也看不惯谁,所以很少登门。

    “我来也没什么事,就是狗儿他爸不在家,春节也没回来,你姐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有什么帮衬的不?”姨夫坐在炕沿上,边喝着茶边对我娘说。


()
    “哦姐也是的!”娘缜怪着姨,却显然很高兴,“家里挺好的,也没什么活,就看看这几个孩子……”

    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姨夫说着话,而我则早被手里那个小玩意儿给迷住了,全神贯注地趴在炕上研究着。二姐坐那里也在兴高采烈地看着姨夫给她带来的新衣服。只有大姐,从姨夫一进门,脸就刷地失去了血色似地苍白了,娘和姨夫说着话,她坐在那里,头也不抬,低低的不知在想什么。

    姨夫的眼睛不时瞄向大姐这边,大姐的头垂得更低。

    “好那我就回去了”姨夫坐了一会起了身,“家里有什么难事就差人说一声,我天天在家哩。”

    娘和我们三个把姨夫送到门口,姨夫回身摸着我的头,“狗儿快开学了吧,趁现在放假没事去你姨家玩呗,你姨可想你了,让你姐带你去。”姨夫的眼睛看着大姐。

    大姐勾着头,咬着嘴唇。

    “我才不用呢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去。”我不服气。

    “呵呵”姨夫笑着又摸摸我脑袋瓜。

    过了没几天我就嚷着要去姨家,娘开始不愿意说我作业还没写完呢。可禁不住我死摩硬缠只好松了口,开始我执意要一个人去,娘当然不放心,二姐这两天好像身体不太舒服(我不知道,是月经〕,娘想了想,转身叫过大姐,“素兰,这几天你怎么总不太高兴似的,你弟弟执意要去你姨家玩,这样也好你就带他去吧,顺便也散散心。”大姐不知怎么本来苍白的脸涌上了一抹红晕。勾着头只不说话。

    “这孩子这一段怎么了?”娘走过去,搂住大姐的腰,嘴凑到大姐耳边“是不是和你妹妹一样来那个了?”大姐摇摇头,好像在犹豫,良久,“那,娘我就去了。”大姐脸红红的说。

    我家离我姨家有三十里地吧,我兴高采烈地跑在最前面,大姐手里拿着给姨带的东西,默默地在后面走着。

    到了姨家,姨,姨夫和表哥都很高兴,尤其是姨夫,更是好像兴奋地很,那眼睛里放着光。

    姨家甚至比我家都大,我家虽然也有些钱,但现在住的还是平房,而姨家却是气派的三层小楼,姨比起我妈更是养尊处优,基本上什么都不干,天天就喜欢和邻居打麻将。

    我们到时正是中午,姨家里给我们做了很多好吃的满满一桌子,我吃得兴高采烈。

    吃完了饭,表哥上班去了,姨看了看表,“到点啦她们等着我呢”姨急急地说,她嘴里的她们是她的麻友。“那你快去吧”姨夫似乎比姨更急,回头看了看我,“把狗儿也带去吧,他过去可喜欢和那家的小虎玩。”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一听也想起了儿时这里的玩伴小虎,忙高兴地往门外跑。

    到了小虎家才知道小虎原来回他奶奶家住了,而我只好看姨她们打牌。看了一会感觉没意思的很,我不耐烦了就给姨说我先回家了,姨正打得投入头也不抬嘴里嗯了一声。

    回到隔壁姨家到了门口却发现大门不知怎么从里面锁住了,我不再想回去找姨要钥匙,所幸那门也不高,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我轻快地爬过了大门,进到屋里却发现一楼的大客厅没人,“姨夫和姐呢?”我奇怪的走到二楼,二楼是姨一家的卧室,总共四个房间。我挨个的推门,刚推开一个却听见隔壁的房间里传出声音。

    我蹑步走过去,这时的我心里其实也没什么想法而只是想给大姐或者姨夫开个玩笑,门没有锁(农村人家里除了大门一般房间都不会有锁),我轻轻推开。

    门开了一个缝,然后,十来岁的我呆在了门口。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自己那一刻所见的景象,那里发生的甚至比我第一次见到娘的下体更让我印象深刻。

    十几个平米的房间,姨夫的床正对着房门,我离的是如此之近已至于我能看清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大姐仰躺在床上,象发了高烧一般的脸晕红似火,她双眼半闭咬着嘴唇,上身的棉衣已被解开分到两边,两个白馒头一样的奶子裸露在外,而大姐的下身却一丝不挂!我看到她一条白腿搭在床下,那脚上的白袜却没有脱,其余的部分我就看不见了,因为正有一个男人的身体压在上面,那男人的裤子搭在脚下,我看清了,这个男人正是我的姨夫!

    姨夫挪动了一下身体斜压在大姐身上,我这是第一次看一个成年男人是怎样地搞女人。(我还只是一个男孩)姨夫上身趴在大姐头上部,我看见他的嘴在大姐脸上,颈下,耳垂处胡乱的亲着,而他的大手在轮翻握弄着大姐那两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1 77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