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114章

亡灵书-第114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  ◇
  “那么,你盗到什么了?”
  那名男子的话犹在耳边,郑宝仁听到对方关门的声音之后,视线有些颤抖的飘到墙边鱼缸。
  那里面,红色的贱种金鱼在水草中游来游去,由于自己这段时间悉心照顾,每一条长得都很肥,鱼缸底部是一些各色的石头,透过那些斑斓,郑宝仁颤抖的视线盯上了鱼缸的角落——
  那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圆环。不仔细看会把它和石头混在一起,只有仔细观察,才能看出那其实是一枚戒指。
  “那么,你盗到什么了……”
  “没……挖到的只有尸体……”
  还有……这个。
  这是那天从“那个东西”的手指上拿到的戒指,证明那个晚上并非一场恶梦的铁证!
  ◇  ◇  ◇
  “不愧是张sir!我们四个月审来审去他都不开口,您今天第一次出马就让对方说话了!”
  “说话?说的是谎话有什么用!”面对下属的马屁,张晓亮只是冷冷一笑:“挖出来尸体……被吓了一跳?盗墓人会因为挖出来死人吓成那个样子?而且他挖出来的尸体又在什么地方?哼!”
  冷哼一声,张晓亮抬头看了看男子病房的窗户,又看向自己右侧灰色的三层建筑,嘴角慢慢僵硬。
  被看到了么?该死!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人从隔壁偷窥?不过看到也不代表对方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吧?
  心里这么想著,张晓亮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就在这时候,工作用的手机忽然响起。
  “喂?我是张晓亮。”用一贯的工作口吻接了电话,在听到对方报告的内容以后,张晓亮的眉毛越皱越紧,直到挂上电话。
  “张sir,怎么了么?”透过照后镜看出自己的长官神色有异,前面开车的员警随口问。
  “……事情……果然还是有点怪。”摸著下巴,张晓亮看向窗外。
  “嗯?”
  “昨天开始我们不是通过电视媒体,开始号召家属认尸么?刚才局里来电话,提到了一名宋姓女子,看起来遮遮掩掩很可疑也就算了,在那些照片中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寻找的人之后……她问了一句奇怪的话。”
  “啊?”
  “她问:‘就这些了么?真的只有这些了么?’”张晓亮一边对下属叙述,一边想像著那名全身黑衣的神秘女子样子。
  “这……有什么不对么?”开车的下属还是不太明白。
  “……”张晓亮没有回答,他忽然想到了前一天下午,去找王一函时候发生的事。王一函也很诚恳的拜托自己,派人在原地重新搜索一遍,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他的意思就是尸体少了一具。
  那具最早由段润之带走的尸体。
  那个女人搞不好也在寻找那具尸体——
  不知道为什么,接完刚才那个电话之后,张晓亮莫名其妙就是那样想。那天王一函提到那具尸体时候的异常样子,历历在目,张晓亮忽然对那具尸体充满了好奇。
  为什么段润之单单就带走了那具尸体?为什么王一函提到那具尸体会那样异常?为什么那名黑衣女子觉得尸体数目不够?
  点燃一根烟,张晓亮拨通了局里的电话,“我是张晓亮,麻烦你们将下午认尸的那名女子详细调查之后,将资料给我,越快越好!”
  ◇  ◇  ◇
  宋淑娴从冰箱里拿出一块猪肉,正要动手切,忽然想起下午看到的那些照片,一阵反胃之后,便把猪肉重新放回了冰箱。
  “啊?今天全是素菜啊?”咬著筷子,韩心诺小声嘟囔著对眼前菜色的不满。
  “吃素菜对身体有好处,而且……要是不满意你来做。”宋淑娴只是冷冷一句话,便成功把儿子的不满打了回去。
  在外面住的儿子一星期难得回一次家,要是往常,宋淑娴总是做儿子最喜欢的肉食给他吃,不过今天……
  看过了那么多尸体的照片,宋淑娴一看到肉就反胃。
  “淑娴,你今天下午去哪里了?我往家里打电话没有人接……”吃著饭,韩守生——宋淑娴的丈夫随口问道,不想却激起了宋淑娴激烈的反应。
  “我出去都不行么?”
  “不,没有啊,只是随口问一下,你说这么大声难道是心虚……”
  “鬼才心虚呢!”宋淑娴说罢再也没有胃口,扔掉筷子走到客厅开始看电视。
  看著怒气冲冲的母亲,韩心诺叼著筷子和父亲咬耳朵,“爸,妈最近这是怎么回事?你看她居然在看财经新闻耶!她平时不是只看那个‘厨房好帮手’么?”
  “唔——我也不知道你妈最近怎么回事,从昨天开始就怪怪的,你妈就你一个儿子,你以后多回家看看陪陪她,要不然就找个女朋友,生个孙子给她看。”
  “爸!我才刚刚要毕业啊!我妈肯定是更年期问题!不过说到儿子,爸爸,哥哥回来了。”
  “啊?哥哥……段林?”儿子忽然压低的声音让韩守生愣了愣,声音很快平稳下来,点点头,韩守生继续和儿子对话:“什么时候回来的?过来做什么?”
  “下午给我发的简讯啦,没说回来做什么。”
  “他说他住哪里了么?”
  “没,爸爸,家里明明有空房间,你让哥回来住么,我知道你也想哥了不是?”
  儿子的话让韩守生愣了愣,暧昧的点点头,韩守生看向沙发里一看就是神游状态的妻子,半晌扔掉了手中的碗筷,“好了,我也吃完了,老规矩,吃的最慢的那个人洗碗。”
  “啊?太奸诈了!老爸你一直和我说话,我才忘了吃饭——”
  对著儿子笑了笑,韩守生慢慢走到妻子身边坐下,陪著妻子看电视,原本冷清的气氛由于儿子后来的加入变得热络,三个人有说有笑直到就寝前。
  “我说你最近怎么不对劲,想儿子了吧?想他就要他回来嘛。”躺在床上看著报纸,韩守生不经意的对妻子提起。
  “……”宋淑娴没有回答。
  “那个……心诺说他哥哥回来了,家里还有空房,你说要不要他回家住几天?也好陪陪你……”装作自然的提出建议,韩守生抬起头却被妻子的表情吓了一跳。
  宋淑娴瞪眼看著他,那种样子让人不寒而栗——
  “你要他过来‘陪’我?你……想儿子的是你吧,那个女人的儿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宋淑娴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头。
  为什么?为什么这时候那个女人的儿子要回来?为什么?
  看著妻子的样子,韩守生合上手中的报纸,“不想让他回来就直接说,不要老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那样称呼他妈妈,她有名有姓的!”有点怒意,韩守生说完就拉上被子躺倒。
  宋淑娴慢慢将手松开,双眼无神的看向前方,从对面梳妆镜里看到的女人颓然、苍老、神经质。
  “明天……你要那孩子过来吧。”对丈夫轻轻说了一声,宋淑娴随即拉上被子,睡在了床的另一边。
  两个人拥著被子各据一边,中间恰好留出一个人的空位。 
 
 
 
  
第六章 不死的原因
 
  之前是因为王一函的拜托,然后又多了黑衣女子那件事,张晓亮于是对那个“尸体农场”的再搜查留上了心。
  从郑宝仁那里离开便命人开车往汾岭,由于借助媒体发表了招领启事,大批媒体开往此,汾岭这个小村子再度成为社会焦点,幸运的是中心位置全部由警方监护,目前还没有人进来。
  张晓亮一到汾岭就有收获。
  “报告长官,在后山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电话里传来的消息,让张晓亮感到热血沸腾的同时却凉了手心。果然还有一具尸体么?莫非那就是段润之当年带走的那一具?
  即将揭露谜底的兴奋,在张晓亮的血管里炸开,他控制著不让自己将这种兴奋表现出来,耐心的跟著负责搜查工作的员警,向后山深处走去。
  “尸体是在后面发现的?这山这么深啊……”走在泥泞的山道上,张晓亮皱眉看著脚下的防护板:“为什么把这里用板子隔离?”
  “报告长官,尸体不是在山上发现的……那个……有点奇怪……”抓著脑袋,负责带领他前进的员警,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随即掀开了一块防护板,让张晓亮看下面的东西。
  “你看,这里有脚印,虽然很早就有人看到了这个脚印,可是一直没有发现脚印对应的人员。”
  “啊?”凝目往员警所指的方向看去,张晓亮果真看到了几个淡淡的脚印,斜斜的向后面延伸而去……
  “发现郑宝仁的那天下了雨,所以这个脚印初步判定是那天留下的。”员警说著,将板子重新盖好,然后引著张晓亮继续往前走。
  走到看似尽头的地方,那名员警拨开树枝,示意张晓亮往下看,出人意料的,下面竟是一条公路。
  “啊?”张晓亮有点诧异。
  “嗯,这是今年新修的公路,因为知道的人还比较少,所以走的人并不多,尸体就是在这条公路上被人发现的。”员警说著,指了指远处的某个方向。
  “发现尸体的其实不是我们,而是一名开车回家的男子,事后那名男子说他在开车的时候,感觉忽然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下车一看才发现是一名男子,他当即吓得将男子送入了医院,可是却发现……”
  “说!”看著下属紧张的样子,张晓亮为他口里似曾相识的描述而心中一动。
  “到了医院才发现……那名男子本来就是死的,死了……很久了。”男人说著。
  张晓亮看到对方的肩膀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抖了抖。不光他,张晓亮心里也不由大骇!
  皱著眉头,张晓亮忽然询问:“这里……是不是离白云机场很近?就是那个新机场。”
  “啊,长官您怎么知道?这条公路就是为了新机场修的哩……”
  下属接下来的话,张晓亮再也听不到,他忽然想起了那个下午,自己从新开的白云机场接汪澈回家的路上,发生的事情……自己开车,然后路上忽然冒出来一个人影,然后自己怀疑是否撞到对方下去检查……
  他怎么没有想到呢?
  郑宝仁被发现那天,正好是自己接妻子回家的后面一天!
  自己撞到了一名女子,然后一切事情就此开始……
  张晓亮神情紧张的扭了扭自己的领带,脖子上,汪澈坠楼前被那纤细的手掌,掐住脖子产生的呕吐感觉又来了。
  “长官,您怎么了?”
  旁边的下属慌张扶住自己,被对方温暖手掌握住手腕的瞬间,张晓亮才发现自己居然全身冰凉。就在想到那一天的一瞬间……
  “不……我没事……你……尸体放在哪家医院?我这就去看看……”
  “嗯,因为那名车主是通过警方联系的医院,所以送到的正好是和咱们局有关系的惠仁医院……”
  ◇  ◇  ◇
  黄昏的时候,张晓亮再度来到了早上才来过的地方。
  如果可以,张晓亮真的不想来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藏著他不欲为人所知的龌龊,他恨不得放火烧掉这家医院。一部分尸体放在冷藏柜里,而剩下的就不得不躺在外面的平台上。看著那些蒙著白布的东西,想到那些都是尸体,而且其中一具是自己妻子的……张晓亮心中不由得一缩。
  掉包完成后,被自己勒死的汪澈,尸体目前就在这停尸间某处吧?
  “还没有来得及验尸,刚才和局里法医科通电话,王一函主任说他那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