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116章

亡灵书-第116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郑宝仁紧张的握紧了拳头:不……不是复活……这些东西不是人,他们没有一丝活气,身体只是即将腐败的报废品,他们现在只是蠕动的木偶……
  僵尸!
  那些东西关节蠕动的嘎嘎声中,多了一种让人紧张的喀喀声,半晌,郑宝仁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牙齿不断上下打架的声音。
  要逃!
  心里只有这个念头,在被离自己最近的僵尸抓住之前,郑宝仁猛地撞开了身前的尸体,打开一个缺口飞快的向门奔去。撞上那东西的时候,他听到嘎吱的声音,宛如将烂掉的苹果捣泥一般的钝响……郑宝仁感到遏制不住的反胃!
  走廊里“哒哒”的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响,郑宝仁一边跑一边回头,那些东西果然追出来了,速度不慢,紧紧追在他的身后。
  这些都是怎么回事?这些人……
  都是死人!
  为什么死者会复活,为什么这些已经死去的东西会追著自己到处跑?医院里的人呢?人呢?
  刚才还在庆幸没有人巡逻,刚好方便自己进来,可是如今……
  郑宝仁疯狂的奔跑在医院走廊里,直到他看到一扇窗户,看著身后摇摇晃晃不断向自己挤推的“僵尸”,又看看自己所在的地点——二楼……楼下是个水池,不知道这样跳下去会不会死……
  扒住窗沿的手用力到发白,下方的水池一片漆黑,像一个黑洞一样,彷佛等待自己跳下去,跳入它的口中将自己吞噬。
  跳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死,可是自己留下来——
  咬著牙,郑宝仁看著那些迅速朝自己接近的东西。离自己最近的是一个女人,她僵冷的手掌,已然摸上了自己的脚踝……
  留下来必死无疑!
  闭上眼睛,郑宝仁松开了扒住窗户的手,义无反顾的跳下了楼。
  腿部被一种被齐齐砍断的痛苦席卷,糟糕——这个池塘好浅……郑宝仁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想自己的脚一定折了。软倒在池塘里,仰躺在水池里,他可以看到那些伸出窗外的手掌,还在不断虚空做著抓挠的动作。
  终于……
  水没过了他的耳朵,脸颊,鼻子……视线满眼动荡的水面,郑宝仁感到自己无法呼吸,心里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自己会不会是第一个,在只到膝盖深的水池中淹死的人……
  他的眼前渐渐变得漆黑,思维完全被黑暗淹没前,他看到了池塘边矗立了一个人,雪白的、女人的腿,对方冲他伸出手腕,手腕上空空如也。
  这一幕和四个月前郑宝仁在那个坟地经历的一幕重合了。
  是那个人吧?当时没有取走自己性命的那个女人……这次终于来重新拿走自己的命了……
  自己的性命……到此为止……了吧?
  “咕……”
  ◇  ◇  ◇
  然而郑宝仁却没有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躺在白色的病房中——他原本住的那一间。
  “你醒啦?”陈护士同情的看著他,同情之外是纯然的暴怒。
  “我才知道你从来不晒太阳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喜欢晒月亮,半夜偷溜出去就算了,居然还跳下水池——你不想活就别在医院自杀啊!存心想被救回来是不是?”陈护士说著,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担心。
  郑宝仁知道这位中年护士只是面恶心善,虽然被派来照顾自己,搞不好还被委任了监视自己的责任,可是确实对自己不错。
  “没事就好,你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那些员警不会放过这点的,我去告诉他们你还没醒来,趁这段时间多休息一下吧。”给男人将被子拉好,陈护士笑咪咪的出去。
  听到啪嗒一声门响,至此,郑宝仁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脏终于落下。
  自己没有死么?自己再一次逃离了死神么?可是第三次呢?
  心中一阵寒战,郑宝仁缓缓闭上了双眼。 
 
 
 
  
第七章 死亡的原因
 
  接下来的日子,郑宝仁不但双腿骨折而且发起了高烧,这个理由成功的阻挡了警方对他的盘问。
  郑宝仁还是反反复覆的作梦,梦里那个女人对他伸出手来,第一次是一双漂亮的手——虽然上面布满泥泞;第二次则是……
  没有手。
  没有手的女人,让他联想起左下角窗户中看到的那个女人。
  她冲自己伸出手来……是想要掐死自己么?
  郑宝仁无意识拉高被子盖住头,屏住呼吸,他想起了那天向他伸出来的那双手——
  可是为什么两次自己都被放过了呢?他记得老赵可是一下子就……
  正在思索,他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低矮鞋跟踩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是陈护士!陈护士端著盘子进来,然后四顾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奇怪,没人么?”
  看著对方要走,郑宝仁匆忙从被子里伸出头来,“我在这儿!在这儿!”
  陈护士的表情一瞬间变了变,然后过去将盘子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你在啊,我都没看到……我来给你打针。”
  “啊?打针?今天不是打过了么……”郑宝仁觉得有点奇怪,“陈姐,今天你没上班,有别的护士过来帮我打过了。”
  “还要打。”
  陈护士的口气还是那样硬气,不容得拒绝。
  看著对方将自己的袖子卷好,拿出一个针头,郑宝仁忽然开口,“陈姐,这个针头是用过的吧?你忘了拿新的了……”
  陈护士看著手中的针头,半晌收了起来,“你等著,我过一会儿再过来。”说完,她就走了。
  郑宝仁觉得这样的陈护士有点反常,忽然想起今天上午她请假的事,会不会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过了一会儿,查房的医生过来的时候,郑宝仁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医生,陈姐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的啊?上午她不是请假了么。”
  郑宝仁没觉得自己问出的是多么严肃的问题,可是在他问完,他看到对面原本笑呵呵的医生脸都僵了。那个人的脸先是僵硬,然后半晌低下头。
  “也对……你不知道。”扶了扶眼镜,那名医生忽然压低声音,“陈护士去了。”
  “啊?”
  “上午来上班的时候,忽然心脏病发作,抢救了一上午也没留住。”
  一句话,郑宝仁随即一脸灰败!
  “您是说陈护士她……她上午就……就……”
  “死”这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嗯,是啊。其实倒下的时候就不行了,唉,白白电击留下好多痕迹,弄的死人也不安稳……陈护士那个人,是个好人,临晕倒前,还说要记著给你打针……”
  再也说不出来话,郑宝仁低著头,感到背上薄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以为他这是太过伤心的举动,那名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陈护士的身子现在还留在院里,过几天才举行仪式,到时候我请院里给你个批示,让你去看看她。”
  医生说完就走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话,在郑宝仁心里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我去看她?她刚才已经过来看我了好不好!
  咬著嘴唇,郑宝仁发觉自己不做这个动作,就会上下牙齿不断打架,那种彷佛啮齿类动物才发出的声音,让他心里更加烦闷。
  陈护士已经死了?死了还过来给自己打针?幸好自己刚才没让她动手……
  郑宝仁努力的想,想刚才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梦,可是心里知道不是的。
  “你等著,我过一会儿再过来。”
  陈护士临走前的一句话晴天霹雳一般,重重劈开了郑宝仁的头,嗡的一声,郑宝仁匆忙抓起了呼叫器,“喂!我是一五0五号房,我要换病房!现在!马上!”
  “……”
  对面确实寂静,半晌,郑宝仁听到了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
  “今天不行了,明天再换吧,你等著,我现在上去给你打针……”
  是陈护士的声音,怎么没想到?自己呼叫器连接的,正好是负责自己的陈护士那里啊!而且……
  “咕……”
  陈护士的声音背后,郑宝仁觉得自己听到了另一个小小的声音,彷佛是被人卡住喉咙,无法开口的人发出的……喉咙里发出的小声呜咽……
  自己在某个地方听过的……是那个晚上!那个东西靠近自己的时候,自己从她嘴里听到的!
  郑宝仁忽然想起那天自己晕倒在水池里面的时候,依稀也听到过同样的声音……
  果然是那个东西!那个东西没有放过自己,她一直跟著自己!
  怎么办?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郑宝仁看著自己打满石膏的双腿,心里一阵惶恐!
  说什么也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间房子,随便走到哪里,让对方找不到就好了吧?
  心里想著,郑宝仁硬是找了旁边的凳子充当拐杖,忍著双脚齐断的痛苦,开始向门走去。然而,一开门——
  “我来了……”陈护士原本胖胖和蔼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异常吓人。
  那是因为自己知道了她是死人的缘故!
  郑宝仁惊恐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女人,越过她的肩膀,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脸上蒙著绷带的长发女人,手腕的地方……光秃秃。
  是“她”!
  郑宝仁直觉想到了陈护士身后女人的身分,而且不仅仅如此,没有手的女人……郑宝仁忽然想起了左下角自己每天窥视的病房。越想越惊恐,郑宝仁屏住了呼吸,闭上眼睛等待对方来临——
  可是令他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陈护士还有他身后那个女人,却像没看到他似的,越过他直接进门了。
  没看到?
  为什么?为什么她们没有看到自己?为什么呢?
  疑窦既起,郑宝仁忽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第一次,那个东西本来是走向自己的,可是后来却放过了自己。
  第二次,自己跳入水池的时候似乎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不过她还是放过了自己。
  第三次,今天傍晚的时候,陈护士一开始似乎没有看到自己……
  没看到自己?
  忽然间灵光闪现,郑宝仁刹那间明白了什么:不是对方放过了自己,搞不好是对方根本没有看到自己!就像现在这样!可是为什么没有看到自己?
  胡思乱想间,郑宝仁一阵气短,这才发现自己由于惊吓,又不自觉的闭住了呼吸,谁知刚偷偷吸了半口气,陈护士和那个女人随即转头看向他!
  呼吸——
  郑宝仁忽然瞪大了眼睛,终于明白了:关键是呼吸!
  他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传说,活人和僵尸的区别就是一口气,僵尸就是凭那口气判断你的位置的……
  没错!就是这个!
  郑宝仁忽然想起第一次被放过,正是因为他当时由于害怕屏住了呼吸,第二次掉到水池里,也无法呼吸,而下午那时候……应该也是屏著气的!
  现在是想明白了没错,可是……陈护士正拿著一只空荡荡的针管逼近自己,而她身后的女人,再度向他伸出手来。
  虽然明白了自己必须闭住呼吸,可越是明白这一点,郑宝仁发现自己越无法做到这一点,看著那离自己只剩一寸的光秃手腕,郑宝仁忽然看到了身边的鱼缸,想也不想的、郑宝仁把头埋了进去。
  那两个“东西”于是停住了,就像忽然失去了目标的木偶,郑宝仁看到陈护士似乎在翻找什么东西……寻找?
  郑宝仁在水下努力瞪著眼睛,隔过水草,他忽然看到了鱼缸角落的那枚戒指——那枚老赵从那个东西手指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