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3章

亡灵书-第3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外公听段林说了很多话,也和段林说了很多话,告诉段林自己现在睡大通铺,有点挤,不过挺热闹……外公摸著段林的头,只是静静摸著,段林却感到眼泪几乎要出来了。
  “对不起!外公!您走的那天我没在您身边,我明明梦到了的……我却……”外公仍然只是静静摸著段林的头。段林抬头想看清外公的长相,却发现自己泪眼模糊,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依稀辨出外公慈爱的轮廓并没什么改变。
  “外公知道的,都知道的,你是好孩子,一直都是好孩子,外公也想你,不过不能因为自私让你留下陪著外公,你还年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你该回了……”外公轻拍了拍自己的后背,还没反应过来,段林忽觉外公最后在自己后背重重一推!
  段林一头冷汗地从梦中醒来!瑟缩著发著抖,段林这才发现落地玻璃门不知何时开了,窗外隐约路灯的昏黄,冬日夜晚的冷风吹进来,自己没盖被子又一身汗,不冷才怪。
  无声笑了笑,段林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关门,爬下楼梯时却膝盖一疼,差点没从楼梯上掉下去,强忍著走到玻璃门前,借著窗户外面的黯淡光芒捋起裤管一看:膝盖乌青一块!
  想起梦里摔得那一跤,段林瞬间冷汗一身!
  惊恐地转过身去凝望自己的床位,段林的眼睛一下子睁得不能再大!黑暗中的上铺,此刻,静静躺了一个人,在那个自己方起身的位置,静静躺了一个人,自己人在这里,那个人……是谁? 
 
 
 
  
第二章 隐讳的事实
 
  段林静静站著,窗外的冷风吹进来,吹得他打著哆嗦也没发觉。
  手掌握了一把冷汗,手心潮湿冰冷著,段林屏住气息慢慢向床边走去,下铺的室友背冲著自己,似乎是睡了,只是听不到一丝呼吸,段林手中的黏湿感于是更加大了。小心翼翼地,段林扒住梯子两边,蹑手蹑足向上探去……
  一级……二级……三……
  楼梯只有三级,那人的头就在梯子旁边,只要自己一低头就可以看到……段林心脏怦怦跳著,慢慢睁开眼睛向下看去,然后看到了……自己的脸。
  黑暗的屋子里,只有窗外一点点惨澹灯光,自己明明在这里,那么……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人是谁?他怎么会睡在自己的位置?
  那个“段林”躺在那里,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闭著眼睛,没有呼吸……
  段林瞬间被恐惧覆盖!正慌张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背后忽然被重重按了一把,无力反抗,段林只能惊惶失措地任由自己向床上那个“东西”压去!
  段林身子一震,从梦中醒来!窗外已然发白,天亮了。
  正要起身,膝盖又是一阵疼痛,段林想起梦中的事情,急忙拉起裤脚─
  没有,什么也没有。
  大概是自己睡姿不佳压到了吧?往下铺看去,男子已经不在,空荡荡的床铺一如昨晚看到的了无人气。看看表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段林急忙穿好衣服准备洗漱上班。
  出门的时候在桌子上看到一副钥匙,看来自己的室友也算合格,还记得给自己留钥匙。收起钥匙,顾不得吃饭,段林夹起书包走向电梯。电梯很快就上来了,没有人,段林于是顺便对著电梯的镜子重新整理了一下仪表,做完这一切电梯刚好到一楼。
  这里离光彩有一段距离,凭自己的脚程大概是十五分钟,要过一个天桥下的马路,那里很混乱,段林用了五分钟才过去。等到光彩一楼已经是差五分钟八点,心里焦急著,段林没来得及细想,看到某台电梯开门就进去了,自己赶的正好,最后一个进去,没来得及进去的人只能郁闷地等下一班。
  已经在电梯里面的是一帮年轻的女孩子,唧唧喳喳讨论著昨天的数学作业,进门第一件事,段林按下了操控器上“16”的按钮,看那些孩子的年龄,搞不好是自己未来的学生,看她们这么认真,看来自己的工作说不定会比较轻松。
  看到几个孩子聊天的过程不时看向自己,想到自己以后说不定是她们的老师,段林于是对著她们微微笑了笑。不想几个孩子却面无表情地把脸扭了过去,段林心里微微沉了沉。
  不过也对,她们不知道自己是她们未来的老师,电梯里一个年轻男子对年轻女学生无故微笑不被当作猥亵就算好了,想到这里,段林心情立刻放松,甚至有了一点歉意。不过那些孩子却是在十四层下的电梯,这样的话,十六层……看看空无一人的电梯,段林耸了耸肩,看来自己真的迟到了,连和自己一起下的人都没有。
  想著,电梯也终于到了,应该先到办公室领教材吧?心里盘算著,段林大步踏出电梯向门内走去。段林没有注意,他搭乘的电梯……是他昨天第一次搭乘的那一部。
  办公室里面接待他的还是昨天的关老师。段林为自己的晚到解释了半天,不过关老师却不是很生气的样子,“没关系,我们这里九点上课,你来的很早,让你这么快就接课,才真的难为你了。”
  关老师微微笑著,拿起一个大夹子递给段林。“这是学生的点名册,我们是英文补习班,学生来源主要是重考的学生,而且是第一年差一点上第一志愿、自愿重考的学生,程度很好,小段主要是负责解答他们的问题,不用担心,他们都是很乖的学生。”
  听到此,段林一喜一忧,喜的是看来自己未来的学生会比较好管;忧的则是既然是程度比较好的学生,会不会不把自己这个老师放眼里呢?
  怀著复杂的心情,段林进了教室。
  这是一间小教室,学生大概二十五人,不过此刻却只有十四名学生,其中十三名居然都是女孩子,唯一的男生孤单地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
  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看书,有人进教室就彷佛没看到,没一个人抬头,面对这样的气氛段林有点尴尬,咳了咳,段林决定还是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那个……打扰大家一下,我是段林,是大家以后的老师,以后……”
  没有一个人抬头,每个人都只是低著头静静看自己手里的书,段林觉得越发尴尬。就在这时,倒数第二排一个女生抬头对自己微微笑了笑,段林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对那孩子感激地笑了笑,那孩子随即点点头低下头去。
  段林舒了口气,学生们都这么自主用功,自己老师的身分倒显得格格不入而多余,太过无聊又不好打量学生,段林的注意力于是集中到手里的名册。
  名册上除了学生的名字,还写了学生的第一志愿。段林这才发现这个班学生的第一志愿居然是同一所学校,这下倒是可以解释学生为何这么少了。
  原来康得实行的是竞争制,很多补习班为了增强学生的紧张感,便把第一志愿相同的学生刻意集中,一来便于教学,二来可以激发学生的竞争意识。
  这下不难解释这个班为何这么……嗯,死气沉沉。
  学生的名字旁边贴了照片,黑白的照片看起来每个人的表情都怪怪的,只有一个女生微微笑著,名叫张学美,仔细一看是刚才朝自己微笑的女生,段林心里顿感一阵亲切。
  顺著学生的名册往下看去,最后一行赫然是班上唯一的男生,戴著遮住半张脸的大眼镜,缺乏修剪的头发,典型的邋遢形象,可是看到男生名字的时候,段林却吓了一跳。
  沐紫!?自己的室友?
  自己的室友是个有著典型古典俊秀长相的美男子,而班上这个男生却是路边上一抓一把的平凡邋遢长相,可是慢慢看去,段林竟觉得越看越像……
  “老师,老师!”
  忽然来自肩膀的敲击拉回了段林的思绪,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已然被学生包围。“啊?对不起!大家有事?”
  “有问题。”
  敲打自己的是一个女生,好像是叫王……什么的,段林暂时没法子记下那么多名字,只好一律以同学称呼。
  一帮女孩子将自己团团围住,问题一个接一个,段林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
  大家彷佛有竞争意识,自己问完了问题还不肯走,非要把别人的问题也听一遍,偶尔透过学生身影的间隙,段林看到坐在椅子上看向自己这边的张学美,抓著本子想过来却又不好过来的样子,段林忍不住说:“张同学,一起过来问吧。”
  张学美只是慢慢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彷佛自己这边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段林心中不好的感觉忽然又来了,看了看表,又看了看问题彷佛没完没了的女学生,段林尴尬地表明自己想去厕所方便一下,女生们只是看了眼段林,然后默默散开。
  顺著走廊走了个半圆,尽头是饮水器,段林喘了口气决定去倒杯水,可是却在喝了第一口水的时候吐了出来!
  水的味道……怪怪的……
  段林忽然想起了自己刚才之所以忍不住逃出来的原因:味道。
  是味道。
  一进教室就闻到的,在被学生包围后越发强烈的味道:泥土,沙石,混著淡淡腐烂的味道。
  段林决定去厕所洗把脸,一定是自己紧张过度了,女生身上会有的顶多是香水味罢了。
  厕所的灯光异常地暗,厕所的格局非常窄,让人看了不舒服,打开水龙头才发现这里的水也是那种味道,不过淡一些。草草洗完脸,段林对著镜子擦脸,擦完漫不经心看向镜子的时候,却发现镜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脸!
  猛地转身一看,却是张学美,段林为自己的一惊一乍微微汗颜,尴尬地抓了抓头,然后便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这里是男……厕所吧?
  段林急忙看了看厕所的标识。张学美轻轻笑了,“老师您没进错。”
  “啊?那就好,不过……你怎么来这里?”男老师和女学生在男厕所的对话,感觉……怪怪的。
  张学美脸上原本浅浅的笑意立刻没了,大大的眼睛露出恐惧,小手也轻轻扯上了段林的袖口。
  “老师您快离开吧!这个地方很……”
  厕所门忽然开了,是班上那个叫沐紫的男生,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著自己这边,张学美看著男生的样子彷佛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匆匆说了声再见就跑了出去。
  过道很狭窄,段林看著越过自己走进厕所里的男生,想著刚才张学美对自己说了一半的话。这个地方很……很大?很荒凉?很……
  正想著,段林忽然又闻到了那种味道,眼前瞬间一暗,段林急忙往周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居然不是自己原本待的洗手间,而是一个乌黑一团的地方。
  这地方异常狭窄,潮湿,彷佛是一个崩塌的所在,自己的身体慢慢下陷,彷佛正在被泥土吞噬,段林著急地挥动手脚,终于抓住了一个管状的东西,顺著管子拼命往上爬,迎头的凉水却喷了出来,不好!自己抓住的是水龙头!腥臭的,污浊的味道……就这么喷了满脸,段林觉得无法呼吸!
  彷佛溺水,段林终于拉住了什么,哆嗦地顺著那个东西爬上来,然后被一双冰凉的手拉住了……
  灯……亮了。
  段林大口喘著气,这才发现自己正毫无形象的坐在厕所地板上,像条脱水的鱼一样,右手抓著不住流水的水龙头,左手……不看不要紧,一看,自己居然紧紧抓著自己学生的腿不放。
  对方面无表情,慢条斯理扳开自己紧紧握著水龙头的手,然后关掉不住流水的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