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38章

亡灵书-第38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笑了笑,然后拿著毛巾走开。
  这样一个娇弱的女子出现在男性为主的摄影协会,有点不太协调,不过段林很快得到了答案。
  “嘿嘿,段学长不要看得太入迷哟,这是安小北,刚才那位安小楠大小姐的妹妹,如何?看起来完全不同吧?”杨志华说著,秘密似地凑到段林身前,“是最近令我著迷的女人。”
  杨志华的声音虽小,可是恰好让所有人都听到,话音刚落众人便炸开了锅。
  “什么?!杨学长你拐学妹喔!”
  “啊?已经交往了么……”
  众人似乎之前并不知情,女方的姐姐也不知道,众人的反应尤其以安小楠为最,拉住妹妹,“你什么时候和那家伙在一起的?”
  安小楠不可思议地问个不停,直到安小北通红了脸,半天支吾不出来。
  轻轻揽住女孩的肩头,杨志华笑了,“不要吓坏小北,大姐!”
  “妈的!你叫老娘大姐?”安小楠果然如同她的长相,是个泼辣人物,几个人起哄的起哄,吵闹的吵闹,车厢里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人来的很多,加上由于刚才那么一闹,杨志华忘记介绍位于角落里的女孩。段林的学弟们总共是五男三女,几个人都是段林母校摄影协会的,无法一次记住太多人的名字,段林只能硬著头皮和对方一一握手。
  对于那个名声太过响亮的社团,段林向来是没有研究的。
  好不容易介绍完,摄影协会的部员们纷纷坐回原来的位置之后,段林总算松了一口气。往常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家,一路上一个人一本书,安安静静的上车,安安静静的下车,像今天这样这么多人一起,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段林随手拿起一本书,刚刚开始看,背后影协的讨论却不由自主地传入耳中。
  “学长你是不是记错了啊?这附近哪里有湖啊!”
  “应该不会,我小时候回老家时见过的,印象里非常雄伟,我上次翻小时候的照片忽然想起来的,记得小时候看到湖的那天刚下完雨,非常绮丽的湖呢!宽阔的水面,异常的宁静,当时回忆起来第一个想法就是过来,有种冲动很想去拍照……”
  “学长你当真不是发梦?如果要真有那么一座湖,地图上怎么会没有记载?”
  “哎?有湖么?人家想看……”
  摄影协会的人争论个不休,他们似乎是来某地取景的,但好像没有找到目标。
  不过段林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刚才杨志华口里的湖……段林是知道的。
  这里的人家都是知道的,却从来没有地图记载,那座湖是整个汾岭的秘密。因为它是……
  “对了!段学长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吧,我记得你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座山么?”忽然,原本一直和学弟们讨论的杨志华转过身子。
  被忽然的问话问住了,段林有些踌躇。他是从来不擅长说谎话的人,刚才已经撒过一次谎,原本就心里不安,如今……
  “是有那么一座湖……”
  一言既出,众人立刻欢呼。
  看到此,段林放在膝盖上的手,闷出了薄薄一层汗。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果然越发糟糕。
  摄影协会的众人听了段林的话之后,决定前往该湖,于是段林要下车的时候,便被杨志华拉住了。
  “学长,能不能给我们带路一下?没地方住不要紧的,我们带著帐篷,你知道的,我很久没有回乡,如今就算回去看看也好……”
  学弟的请求,段林没有办法,只好点头默允了对方。
  于是,一帮年轻人如释重负地拎著行李和段林下了车,下了车之后便傻眼了。
  “你家可真够乡下的。”望著远处田地绵延,甚至不时出现几头水牛的景象,一路上一句话没说的沐紫终于开口了,嘴边挂了一抹浅笑。
  不过,也就是因为沐紫这抹浅笑,原本还要张口抱怨的女士们顿时收口。
  身为社长的杨志华拿著自己的和学妹的行李,他的学弟们也分担了其他女孩的行李,看看他们的行李,段林苦笑了一下,不似自己和沐紫的只有几件衣服和梳洗工具这样的简单,他们的行李可都是大家伙,大包小包各种器具看起来专业也昂贵,女孩子们也是大包小包,不过里面的内容段林就不敢保证了。
  看来接下来的路,段林不知道那些城市里长大的孩子能不能坚持下来。而且,让他们来到村子,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乡下人对城里人有种天然的排斥,自己那边尤其严重。
  望著前方的道路,段林皱起了眉头……
  “学、学长,天开始黑了啊。”摄影果然是锻炼体力的娱乐,长途跋涉下来,居然没一个男生说累,不过女孩们就不行了,一路喊停数次,竟然天黑了还没有到达。
  看看天色,段林也有些著急。
  乡下交通闭塞,别说公车了,连个马车都很少有。沿途除了田地就是野路,根本没有路灯这一说,乡下行走最怕的就是夜路。眼看著天已经暗下来了,如果到不了村落会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到了晚上九点,这里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段林皱著眉,看著身下垫著男生上衣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女生,有点不知所措。
  “喂,乡下有很多鬼故事吧?”忽然,沐紫说话了。
  “啊?哦……”左右看了半天,才发现沐紫说话的物件是自己,段林点了点头。
  乡下人迷信,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情就推在神鬼身上,小地方的小孩子没有娱乐,从小,每个夜里就是听著长辈的鬼故事睡觉的。
  “其实,乡下原本就是鬼魂容易聚集的地方,倒也不假。土葬盛行的地方很容易聚鬼。天黑的时候,那些家伙最喜欢出来……”沐紫说著,忽然地上传来女生的尖叫。
  “吓死人了!沐紫你别说了!我们赶紧赶路吧!”看著拍著尘土站起来的女孩子们,段林忽然明白了沐紫的用意。
  原本一直借口累,不愿意前进的女孩们歇够了走在最前面,拎著行李的男生们紧随其后,段林这才发现,原本一直在前面的自己和沐紫竟然落在了后面。
  “你们不要走太快,大家离近一点!”匆忙喊了一声,段林大步向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著前面黑暗中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段林心里就是不舒服。
  小时候听过一个很可怕的鬼故事,内容就是关于赶路的,晚上的时候,看到前面的人影绝对不能随便搭话,很有可能对方抬起头来就是一张阴森的鬼脸……
  这样的夜里太黑暗,好像酝酿著什么,让段林本能地觉得不安。段林心里祈祷,那种不安千万只是自己的幻觉才好。
  长途跋涉还在进行著,天色越来越黑了,乡下的黑暗是极其黑的,星星异常的亮,周围异常的安静,风异常的凉爽,越发衬得周围的黑暗,那是一种连自己放在眼前五寸的手掌都无法看到的暗度,这下子,连男生都有点慌。
  段林也慌张。糟糕,自己不能保证能走对路了……
  回家的时候,段林从来没有走过夜路,今天这次是第一次,白天的路就不好辨认了,何况黑夜……
  忽然,身后传来了车轮滚动的声音,一帮年轻人反射性地向后看去,借著车上微弱的光芒,隐约看清那是一辆马车的时候,一帮人欣喜地欢呼了起来。
  段林却是脸色大变。
  “别!那是……”
  不等段林说完,有几个年轻人不知哪里生出的气力,纷纷拎著行李跑了过去。
  段林皱了皱眉,也只好跟了上去。
  那是一辆很大的牛车,两头老牛慢悠悠地载著车子前进著,赶车的是个瘦小的人,太过黑暗看不到长相,只是隐约辨出那是一名男子。
  车子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车上唯一的油灯没有点在人的旁边,而是被那人用一根宛如钓竿的细长木棒吊著,远远地悬挂在拖车的牲口前方。
  几个年轻人还算长了个心眼,看了看车上没有拉人,也不像拖了行李的样子,便开口搭话:“老乡!我们是过路的,我们有个女孩子病了,走不动,能不能载我们一程啊?”
  那人没有吭声。
  以为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话,性急的年轻人又说了一遍。说完,生怕对方不答应,急忙还加了一句,“我们出钱行不行?”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段林和剩余的人也追过来了。
  “不!不!您赶紧赶路,我们自己走……”段林急忙说著,话没说完就遭到吐槽。
  “学长,你是不是脑壳坏掉了?”
  “你走惯了山路,我们可走不惯的说!”
  “老乡你别听他的,我们出钱,你开价啊!”
  “不!我们不坐车!您赶快走吧!”
  一时间,寂静的小道上变得无比吵闹。段林只是一股劲地拒绝著,就在几个学弟眼红拽起段林的衣领想要揍他的时候,前方那盏油灯忽然高高地竖了起来,那人举著吊著灯的细木杆,挪到自己脸旁边,黯淡的灯光映衬著那张枯木般的老脸,说不出的诡异……
  学弟拽著段林的手一下子松开了,小道上重新变得安安静静。
  “老乡,对不起,我们打扰您赶路了,您赶快赶路,晚了就不好了,您先走!”
  咽了口唾沫,段林来不及整理被学弟抓乱的衣领,只是低著头赔罪。
  那盏煤油灯,被老者吊著,依次在每个人脸前晃了晃,终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年轻人,别这么吵啊,死人都被你们吵醒了。”老人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干瘪、沙哑。慢慢地说完这句,牛车终于重新前行,车轮在土路上压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牛车渐渐远去,黑暗中唯一的光亮─老者手中吊著的那盏油灯,也渐渐消失不见,远远看去看不到牛车,只见一个光点悬浮在空中,就像一团鬼火……
  “嘎……那是怎么回事?”咋了咋舌,当时揪住段林衣领的那个年轻人扭头问段林。
  那是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头发极短,戴著一副粗框眼镜,还留著小胡子,看起来文质彬彬,不过脾气好生大……段林记得这人好像叫黄石。
  “那个……是我们这里的习俗。
  “是丧车。”
  “啊?”对初入脑中的词没太理解,黄石“啊”了一声,他的同伴们也叫了出声,不过那语气不是疑问而是惊吓!他们是听懂了的。
  “嗯”了一声,段林清清嗓子重新开口,“我们这里的习俗,是在晚上送葬。刚才那辆车子便是送葬的牛车。”
  “天!你是说刚才那辆车上全是棺材?!”终于了解,黄石大叫出声。
  “MY
  GOD!我还特意看了下上面没人,才问那老头能不能搭车的,原来那些木箱子都是棺材!靠!真他妈的邪门!见鬼了!”恨恨地提著脚下的小石头,黄石企图用这种方式摆脱自己心底慢慢浮上来的畏惧。
  “没事没事!不就是棺材么?没什么……”笑呵呵地,杨志华安抚著已经开始尖叫的女孩子。
  好不容易才成功地安抚那些女生不再尖叫,杨志华招呼大家重新赶路,不料却发现大头张一直没动弹。
  “大头!快走啊!”平时这家伙最喜欢冲在第一个,今天这是怎么了,杨志华奇怪地叫著自己的学弟。
  “我……我……”连说了三个“我”字,大头张的身子还是没动,站在他身边的段林注意到他在微微地发抖!
  “那辆车子上面真的只有棺材么?”原来还是想刚才那件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