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51章

亡灵书-第51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如果他就和平常人一样,我们怎么知道自己见到的是不是鬼呢?”
  初来此地的路上,众人问段林的话忽然浮现在脑中,记得当时段林的回答是……
  “那个……只要是知道那是死人的人都知道吧?”
  是的,只有知道那人是死人的人才知道。这是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能看到的“鬼”。彼此对视一眼,四个人发现彼此都是脸色苍白。
  抱著膝盖,安小北忽然开口:“你们说……大头学长他们为什么死?”“姐姐杀了杨、杨志华学长,如果是姐姐还有、有可能,可是为什么……死的是大头学长他们?”安小北踌躇地说著,问出了安小楠心里最害怕的问题!
  安小楠不断地颤抖著,低著头看不到女人的脸孔,黄石只看到女人不断抖动的肩膀。
  “我在想……会不会……除了安学姐,那些人也杀过杨志华。”头顶突然的女声宛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安小楠的肩膀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是杜曼。
  站在门口,杜曼声音低哑道:“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
  “嗯?看到什么?”黄石不解地抬起头。
  “那辆丧车……”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石心里咯噔的一声,记得那个时候……
  “我看得一清二楚,我只看到了一个人。”
  话音未落,黄石忽然大惊失色,自己记得很清楚,当时说自己看到的大头明明说他看到的是……
  “车上坐了好多人,穿著白衣服,看不到脸,每个人的脸上都蒙著一块白布。”
  大头当时似乎是这样说的,可是杜曼却说她只看到了一个人,究竟……
  如果说刚才的话带给黄石的是疑窦,那么,杜曼接下来说的话让黄石彻底哑然了。
  “我看到坐在车上的人……是杨志华。”
  “……你……确定没有看错?”就像生吞了一条活鱼,黄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我不会看错的,确确实实是杨志华。”
  “大头张为什么不说真话?”
  杜曼不说情有可原,这个女孩子一向是什么也不说的,可是一向开朗的大头张为什么不说?黄石忽然想起了大头张那时候的表情,那种诡异的,想要说什么却又缩回去的表情,那种表情除了害怕还有……
  “因为杀了人不敢说,因为如果说了会让人怀疑自己吧?”安小楠忽然开口,“大头张有杀杨志华的理由,为了我……他会动手。那个人就是那样傻,那样直……临行前他说他会帮我想办法……”安小楠说著,将脸埋进了膝盖。
  看著低声抽泣的女人,黄石忽然想起了那个晚上沐紫的占卜,现在想来,那天沐紫说的话非常的奇怪,就好像……暗示什么似地。
  安小楠杀了杨志华,因为她是凶手,她不敢说,所以见到第二天复活的杨志华,除了害怕,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如果对众人说出杨志华已死的事情,无疑是变相地承认自己是凶手。
  任何一个杀人的人都不会承认。
  所以杨志华便一再地“复活”,在凶手不敢说的时候……他究竟复活了几次?!
  他究竟“死”了几次?
  如果沐紫那天说出的是众人和杨志华的矛盾,是众人杀害杨志华的理由的话,那么杨志华迄今已经至少被四个人杀死,然而……
  他四次都回来了。可是……
  为什么?
  “诈尸”……
  杜曼进门就说的词敲响在黄石心里,胆大如黄石,此刻也慌了心神。
  “人死了不分尸就会诈尸……妈的!这是什么鬼村子?!”说到“鬼”这个字的时候,四个人不约而同看向了地面上高明远的尸体。
  高明远的尸体是完整的,没有被分尸……也就是说……
  心里想到了同样一件事,四个人八道视线,一下子集中在地上倒著的高明远身上。
  不明白为什么,高明远的身上都是水,仔细看的话,床上、墙上也是如此,高明远就那样趴在镜子前,身体慢慢变得僵硬。
  屏住呼吸,几乎不敢眨眼的,四个人直直盯向地面的高明远。
  “喂……你们说……高学长真的……真的死了么?”小声地说著,安小北轻轻后退了几步。
  地上的高明远脸朝下趴著,只是不动弹了,没有人确认他的死亡,虽然……他完全不像一个活人。
  “我……”吞了口口水,黄石看了看,只有自己一个男人了,只好……硬著头皮,黄石慢慢走到了高明远身前,看了看紧张看著自己的女生们,黄石伸手将高明远用力一翻……
  “啊!”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声音很大,很吵,可是黄石却仿佛没有听到,只是看著被自己翻动而正面朝上的高明远。
  高明远的眼睛外凸得很是厉害,嘴角有些许白沫,原本高明远是趴卧的姿势,是以众人没有发现,此刻黄石注意到高明远的双手是死死卡著自己的脖子的,看上去就像……
  他自己将自己勒死的。
  高明远的眼睛微微睁著,瞳孔已然散大,嘴巴张开,脸上呈现一种死者特有的呆滞表情,昏暗的室内,这种表情让人看起来不禁毛骨悚然。
  “他、他死了。”嘴里说著,黄石慌不迭站起身来,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的心情压倒了一切,转身将安氏姐妹轻轻搀扶起来,黄石打算叫上杜曼四个人一起离开这个地方,不料叫了半天杜曼却纹丝不动。
  三个人好奇地看向杜曼。杜曼此刻正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目光,看著前方的地面……
  “你、你看什么?还不快走。”嘴里说著,黄石看了看女孩身上已然变黑的血迹,皱著眉头想要将她拉过来,却发现对方丝毫不动。
  手掌下女孩身子微微的颤抖吸引了黄石的注意,犹豫地顺著她的视线往过去,黄石看到了地上被自己翻起来的高明远的尸体。
  没有异样啊……正这么想的时候,黄石的心忽然颤了一下,他看到高明远的瞳孔动了一下。非常细小的动作,细小到黄石几乎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可是……
  “动了。”杜曼的话却残忍地打破了黄石最后的希望。
  “什、什么动了?”颤抖个不停地,是安小北怯怯的声音。
  “高明远……”杜曼轻声说著,像是回答安小北,又像是自言自语。
  身子仿佛筛糠,安小楠惊恐地看著地上的男人。
  一切都好像是慢动作,安小楠眼睁睁地看著,原本以一种非常怪异的姿势仰面僵硬在地上的人,眼珠转了转,原本微张的口闭上的刹那,那人的视线牢牢向自己瞪过来!
  他在看自己!
  安小楠捂著嘴后退了几步,小腿开始发软,几乎要跪倒,可是她不能,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地上那人身上。
  高明远的手掌从他自己的脖子上移开的时候,众人清晰地听到了骨胳“咯吱咯吱”的声音,瞪大眼睛,众人眼睁睁地看著原本僵硬的躺在地上的高明远,就那样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的时候,有一种奇妙的声音,仿佛有大量的水从他身上滴落。
  整个过程没有持续很久,没多久,高明远就生生站在了四人面前。
  太过诡异的一幕,不只是安氏姐妹,黄石也呆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黄石发现原本握在自己掌间的杜曼的胳膊忽然绷紧了,杜曼挣脱了自己!
  诧异地向旁边的女生看去,杜曼的举动让黄石吓了一跳,杜曼挥著刀向高明远砍了过去!
  “天!你在干什么?!”黄石伸手想要将杜曼拦住,然而却被什么飞溅而来的液体盖了一脸。反射性地伸手一抹,黄石惊呆了。
  血!
  黄石呆滞地看向前方,来不及阻止,高明远显然已经被杜曼砍中,可是……
  高明远仍然在前进,以一种非常怪异的步伐。
  表情还是那样的诡异,瞳孔明明已经开始散开,出现了死亡的迹象,然而那个身体仍然在前进!
  “不……杜曼你住手!这是高明远啊!你怎么可以……”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黄石只是想要阻止杜曼,猛地用力,黄石夺下了杜曼手中的菜刀,被夺去武器的杜曼瞪大眼睛看著自己,身上沾染上的新血配上女孩的表情,看上去无比的凄厉。
  “别拦著我!你还没清醒么?他根本不是高明远!高明远已经死了!这是诈尸!诈尸啊!”杜曼咬著牙,细瘦的胳膊抖个不停,可是纵是这样,女孩还是紧紧握住自己手中已然豁口的刀。
  这个就是诈尸……黄石呆住了,要分尸……只有分尸才可以阻止……
  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黄石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思考。
  就在黄石发呆的时候,“高明远”却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摇摇晃晃地走过,路过,走向了安小楠!
  “不……”握著刀,黄石看著这应该是自己好友的男人,说什么也下不了手。
  安小楠恐惧地看著向自己走来的人,无助地瑟缩在了墙角……
  “不!”心里无比杂乱,就在黄石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手中的刀凭著本能挥了出去,直直地劈向了“高明远”的头顶!
  黄石想要拔出刀,可是深入颅骨的刀一时竟然动也不动!
  “高明远”的动作却也停了。
  就在黄石以为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忽然,“高明远”动了。
  确切地说,是他的头发动了,大量的液体从里面涌出来的时候,黄石一瞬间以为那是血。可是……
  将按在“高明远”头上的手掌摊开在眼前,透明的无色液体……水?
  黄石颤抖地打开一只打火机向“高明远”的脑后看去……人眼!
  黄石发现自己的视线和一双眼睛对上了!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高明远的后脑会出现眼睛?!
  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延续,就像一个人慢慢撩开头发的动作,那张长在高明远脑后的脸慢慢地露了出来,雪白的脸庞掩映在高明远不断长长的头发中间,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那张照片!
  想起什么的刹那,黄石猛地张大了眼睛。那张脸还没有完全露出来,“高明远”摇摇晃晃的,正在倒退著走向自己这方……
  她想过来!
  忽然顿悟到这一点,黄石发现自己止不住在颤抖。她想要过来……过来做什么?她要过来了!
  那个人倒著走路的样子非常诡异,似乎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一脚深一脚浅,从身前张过来的胳膊僵硬得无法抓住猎物,于是黄石听到了一阵骨胳活动的声音,就好像什么东西……碎了……
  黄石看著“高明远”的胳膊违背人体工学的扭曲,从身前向自己伸了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黄石一概不知道了,窗外似乎来了人,段林焦急的吼声,安小北的尖叫,村民手里的火光……
  醒过来的时候,黄石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杜曼和安氏姐妹躺在自己旁边,似乎仍然在沉睡。“你醒了?” 
 
 
 
  
第九章 谋杀
 
  杨志华竟然至少被谋杀了三次!
  从前方的椅子上站起身来的男人,果然是段林。
  “你……救了我们?”黄石试著说话,可是说出来的声音却干涩异常。
  “我去叫了村里的人,他们救了你们。”段林说著,看了眼窗外。
  窗外,几名村民正挪开他们正在向内打探的目光。低下头,段林倒了一杯水给黄石。几乎是一看到水就干呕了起来,黄石挥手表示自己不想喝,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