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89章

亡灵书-第89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里是有名的升学高中---齐兰。
  几个月以前的齐兰还是只收男蛋的住宿式学校,不过现在却扩招了女生。
  前管理层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对齐兰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面对即将开始的新学期,原本从欠缺的学生成了新任管理者眼前最大的难题。
  一筹莫展的新任管理者最后索性作出了一个大胆的改革:改变了原本单一性别招生的原则,破例著手女性学员。
  为了吸引女性学员的加入,齐兰在假期的时候特意将校园开放三天,方便家长和学生过来审视环境。
  毕竟是升学名校,冲著齐兰高达百分之八十的升学率,还是有不少家长买帐。
  由于女学生的加入,而勉强达到去年同期水平的招生计画上的数字,总算让新任管理者松了口气。
  沐紫就是齐兰首批女学员之一,而今天则是齐兰新学期伊始的日子。
  “走啦。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
  贺晓岚撩撩头发,周围的人流己经快要没了,门口就剩下她们三人,警卫正做手势要她们快点进去。
  等到这最后三名学生进入之后,警卫按下按钮,黑色的铁门在三人身后慢慢合拢。
  校长慷慨激昂说著齐兰历届的丰功伟绩及赫赫声名,并全力保证之前有关齐兰的新闻,统统都是媒体胡编乱造、加油添醋的造谣。
  “只是前任校长个人的不良交易而己,与齐兰的教育质量丝毫无关,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齐兰一直都是一间安全,尚学、治学严谨的高级中学。
  请各位新生遵循你们学长的脚步,努力向学,在齐兰度过愉快而有收获的三年”接下来,就是新进教官的介绍以及各个处室的报告。
  对于台上的发言,沐紫一个字也没有往耳朵里进,小心地调整著视线的方向,她在不著痕迹地四处寻找,寻找那个穿著黑色外套的男生。
  可是,直到开学典礼结束也没有找到。
  “你还在找那个男生么?”典礼结束,领新书的过程中,袁荃打趣地看著一路左右张望的沐紫,笑道。
  “真的那么帅?帅到要你找到现在?这下我也好奇了!”贺晓岚的话更是火上浇油。
  国中同学三年的三个女生性格虽然不同,可是感情非常要好,活泼而时髦的贺晓岚,稳重到有点阴沈的袁荃,加上性格火爆,太妹一样有点男孩子性格的沐紫,构成了人们口中所谓的死党关系。
  不过,也正是因为交往子年知根知底,阿荃和晓岚才会惊异一向大大咧咧、对男生没有表露出特别兴趣的沐紫,会突然在意起一名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
  “一见钟情?”贺晓岚打趣著,出人意料地,这句话惹来了沐紫激烈的反应。
  “开什么玩笑?”揪著手指,沐紫低下了头。
  对视一眼,对好友这样的反应做出了“可能只是丈斗舌羞导致”的结论,袁荃和贺晓岚彼此笑笑,不再拿黑衣男子的事情打趣沐紫。
  齐兰的丑闻就是在宿舌被发现的,经过那场事件之后,员警的搜查、学生家长的不信任……太多的压力,使得新任校长不得不放弃了原本的住宿制,改用校车接送学生往来于市内与学校中间这一举措虽然让学校的财政再度吃紧,不过,倒也让不少家长放下了心。
  开学典礼,领书,领制服……一切做完之后,沐紫便搭校车和朋友一起回到市内,校车负责将学生送到市内,之后的换车等等就要学生自己选择。
  沐紫的家附近的巴士很多,一路算下来,从学校到回家也就一个半小时,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不过以后就要早起了……家里的老太婆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睡懒觉。
  居然把自己送到那种学校一天知道,别人的家长都纷纷把自己的孩子转校转出齐兰耶!自己家的老太婆居然拼命把自己往齐兰塞……非但如此,那个家伙还说自己运气好,如果不是那补校长的丑闻事件,自己这种吊车尾的成绩,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齐兰这种名校的。
  天知道,那种死过人的地方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今天这才第一次去,居然就碰到了只有梦里才见过的男人……心思慢慢飞到白天看到的男人身上,沐紫想起那惊鸿一瞥的震撼…是的,震撼。
  很多年以前梦里才见过的人,在多年后的今天居然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你会是什么感觉?完全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遐思,沫紫只是觉得恐怖那个男人冷漠的目光犹在眼前,沐紫还清晰地记得,那个男人视线对上自己的那一刹那一寒意,冰到骨子里的寒意,让自己这样的人居然腿软到需要朋友搀扶的地步……真的很不对头!想到这儿,沐紫打了个寒战。
  “肚子好饿啊……老太婆怎么还不回来?”看了看表,沐紫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月的零用钱己经没有多少了,如果去外面吃的话,后半个月自己就什么事清也做不了了。
  “都是老爸死的早。”
  撇撇嘴,沐紫自行到办箱里拿工一颗蛋,快定自己煎蛋吃。
  沐紫家是单亲家庭,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抛下母女撒手归天的结果,就是母亲不得不外出工作赚钱养活两人。
  事业越做越大的母亲越来越忙,赚得钱虽然越来越多,不过给沐紫的零用钱却一直维持三年前的水平,而母女二人也一直没有搬家,始终住在沐紫记事起就居住的老旧房子里。
  吃完煎得有点焦,一点也不好吃的蛋以后还是没有人回来,端著盘子,沐紫将盘子扔到水池就不再理会,经过母亲房间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随即走进去,在母亲梳妆台的抽屉里,越过一堆瓶瓶罐罐搜索了半天后,终于翻出了几张钞票。
  将钱揣到兜里,沐紫随即离开。
  离开的时候,沐紫故意将母亲梳妆台上新买的几瓶乳液打翻。
  “那张老脸,每夭画得和个妖怪一样,再怎么画也不会年轻”冷哼了一声,林紫抓起外套冲出家门。
  阿荃手机关机,而晓岚的手机又一直拨不通,投办法,休紫只能油自一人吃了火锅,食物剩下了很多,统统泡在锅子里,那种臃肿的外观让沐紫原本茂盛食欲顿时无影无踪。
  环顾四周,来吃火锅的大多都是家庭,要么就是情侣。
  火锅是一种很能联络感情的方式,用一个锅子,感觉距离会在无意识中拉进,一种很亲密的感觉,所以沐紫从小就非常喜欢吃火锅,依稀记得爸爸活著的时候,家里每个周末都会吃火锅,非常热闹……小时候的事情沐紫记不太清了,只是知道她的童年非常幸福。
  那个时候觉得家里很小,挤挤的,她和爸爸妈妈一起睡,一睁眼就可以看到父母的感觉很好,可是……父亲死后母亲就变了,每天为了生计忙碌奔波,没了父亲又少了母亲的家里只剩下休紫一个人,原本觉得拥挤的房间变得硕大,甚至会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沐紫觉得她和母亲的关系越发淡薄了,从她脖子上第一次挂上钥匙,成为钥匙儿童的那天起么?还是--沐紫想,她现在或许是在反抗期。
  想要和母亲说话也找不到时间、找不到天,慢慢地两个也就命说话了。
  所以今天遇上梦里人的事情,沐紫也不知道如何找人倾诉,无祛发泄出去的烦躁,沐紫最后碑定去游戏场杀几盘发泄出去。
  和一般的女生不同,沐紫很喜欢格斗类的游戏,最早母亲开始外出工作的时候,小沐紫就是靠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格斗游戏,度过最初的寂寞时光的。
  沉浸在手指和反射神经得紧张中,时间的流动也变的特别快。
  “啊!糟糕!忘了明天开始要早起了,”等到终于杀了个心满意足之后,口袋里的游戏币也剩不了多少枚,“太糟了……不够搭计程车了”将口袋里的游戏币兑换也投有几枚大洋的钱少得可怜,看来自己只能坐公交车回去了。
  耸耸肩,沐紫丝毫不觉得自己一个女孩子搭夜车有什么不好。
  向车站的方向小步跑去,腕上电子表的液晶屏上显示著“23:33”这个数字,让沐紫有点著急,据她所知,这么晚还营运的公交车实在不多。
  果然,沿途一辆公交车也没有来,伴随著希望的破灭,沐紫的脚步越来越慢,正当她慢慢走到公车站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了一辆公交车。
  “等一下!等一下!”大声地喊著,沐紫匆匆忙忙跳上公交车,等到车子开动才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居然看也投看这是哪趟车就跳上来了,若是正好开往自己家反方向,那该怎么办?视线看到车壁上贴著的行车路线的时候,沐紫放心了:自己有够幸运的!这辆车经过自己家门。
  不过……这辆车的行经点还真多啊……望著长长的路线图,沐紫感慨著,自己原来没有注意到有这样一趟车么?搞不好是夜间的班车。
  沐紫想起来,公共交通系统有时候为了节约资源,会将夜车合并,路线长一些,反正夜间的乘客远比白天要少,合并公交车延长路线是一种节约资源、人力的方法。
  可是这辆车……皱起眉头,沐紫撇了撇嘴。
  车上人满为患的公交车她坐过,三三两两坐著开的公交车她也坐过,可是今天这辆这样的……一个不多,二个不少,每个座位上都有人,役有一个人站著,车上下去人又上来人,总是保持著一样的人数,仿佛对号入座一般地严谨人数,越发显得只有自己一个人傻傻地站著。格格不入。
  果然有点古怪呢!沐紫觉得只有找个座位坐下。
  才能缓和自二心中的怪异感。
  趁停车有人下车,而车下的人还没上来的空档,沐紫看准一个位置刚要坐下,忽然一寒毛……不寒而栗。
  隔著窗子,她再度看到了那个人,那个梦里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然后昨天早上真的见到的那个男子。
  伴随著心脏猛地一缩,沐紫跳下了车向刚才看到男孩的位置跑去,可是……那个位置哪里有人在?“该死!啊?车子……司机停一下!停一下啊!棍蛋……”车子发动的声音将沐紫从刚才的震撼中拉了出来,震撼过后又是慌乱,自己好容易搭上的末班车居然一会几劝夫便丢下自己跑了?开什么玩笑?沐紫咬著牙追著车子跑著,盯著车子,她忽然呆住了,那个人刚才她遍寻不见的黑衣少年,此刻正坐在车上,如果她投有记错的话,他坐的……
  “是我刚才要坐的位置么?”站在马路边愣了半晌,最后只能喃喃出这样一句,冷风从领口吹进来,吹得沐紫忍下住缩了缩脖子。
  天……变凉了……
  “啧!你又偷吃我的丸子,给我留一个!”贺晓岚吃著便当,据说是地亲手做的便当,看起来美味又美观,虽然骂著不断向自己便当显伸出魔爪的好友,下过,最后还是役有阻止休紫从自己便当中,拿走最后一枚丸子的动作。
  “我心里乱死了!你就让我吃嘛!好吃!晓岚好可习嫁人了…”一边吃一边称赞著,对于美食,沐紫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比起自己的面包午餐以及阿荃的全素便当,自然是晓岚的便当看起来丰盛又好吃。
  阿荃家信佛庙,老爸甚至出家当了和尚。
  全家吃素,那种连做菜用的油都是豆油的菜……沐紫看了就没有胃口,何况今天阿荃的便当己经下仅仅是全素便当了,她今天的午餐根本就是一颗葛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