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亡灵书 >

第93章

亡灵书-第93章

小说: 亡灵书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浴蚁胛室幌露卫鲜κ欠裼衅渌缤诺闹傅既挝瘢绻挥械幕埃芊竦H挝颐钦飧錾缤诺闹傅祭鲜δ兀俊痹跛党隽俗约旱南乱桓鑫侍狻
  眼前的老师看样子是新人,有点沉默寡言,不过看起来倒是很好说话,而且不太管事的人,是担任自己未来社团指导老师的最佳人选。
  “啊?这个……你们的社团不会是什么女生才……”比如烹饪社之类的,虽然有口福,可是面对袁荃的询问,段林决定还是先问情楚再说。
  “不,我们不会弄那样复杂的社团,只是想成立一个研究类的社团,讨论一下生命的奥义。”
  一眼看出段林的犹豫所在,袁荃微笑著否认。
  “生命的奥义?”
  “嗯,比如占卜,比如宗教,比如生命的意义,比如人死后的世界……都是我们社团讨论的内容。”
  袁荃回答得非常流利。
  旁边沐紫暗暗吐舌头。
  那家伙当然对答从善如流,那根本就是她日常的爱好。
  “……这样么个我想我可以接受,那么如果纷需要我的帮忙请说。”
  段林愣了愣,随即暖昧地点了点头。
  马楠在每天凌晨五点五十准时出门步行二十分钟到达车站,然后搭乘六点十五分的校车,每次他上车的时侯,都会看到那个叫段林的老师坐在上面,他旁边的人一般是那个叫沐紫的男生,两个人似乎住每次上学都是一起。
  原本役有觉得什么不对,可是……每次想起那份名单,马楠都不由得对段林多看两眼。
  他确信之前并没有特别留意过段林,可是为什么梦里会梦到他的名字?“马老师早。”
  就平常心评价,段林是个不错的年轻人,虽然不起眼却很有礼貌,而且有耐力。
  开学这段时间来,马楠每天都能在同一次校车上看到他,说明他是个生活规律的青年。
  他每次见到自己都会打招呼,上个学期并役有特别交情的两外,由于新学期开始搭乘同一班校车而变得熟悉了许多。
  齐兰的位置实在偏僻,颠簸一个小时又十分钟后,马楠到了学校,去办公室脱掉外套,收拾收拾桌子喝点茶之后,基本上就到了上课时间。
  主要职位是学务长的马楠并投有兼太多课,这次若不是上学期的事情搞得数学老师人数不够的话,他也不会兼任一年C组的班导。
  他的课基本上都是第一节,上完课之后就是学校事务的处理时间,学校大大小小的事情,最后都要到自己这里签名盖章,新学期伊始的时候事情尤其多。
  等到忙得差了多的时候,窗外的太阳己经开始有点西斜;觉得有点累想要在座位上假寐一会儿的马楠拉上了百叶窗,暂时,室内变得昏暗,忽然想到了什么,和那天保健室内发的梦太过相似的场景,让马楠想也不想地将窗户重新打开,阳光洒在桌面上,一片金黄,抓住自己的头发,马楠深深呼吸宁几口,而后前方传来了不大的敲门声。
  “进来。”
  马楠说著,很平常的对话,一开始他真役有太在意的,直到他抬起头,看到对面来的人是谁的时候--马楠舔了舔嘴唇,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嘴巴干了起来。
  “马老师您好,我是来递交社团申请书的……”阳光洒在女孩俏丽的短发上,女孩的笑答看起来清新又可人,可是马楠就是觉得冷,挥身冷。
  “其他程式己经进行完了,就差您这最后一关了。”
  女孩笑著,从夹子里抽出一张纸,放在他的桌子生,做完这一切,女孩便笑嘻嘻地看著他。
  完全没有看到女孩刻意的讨好一般,马楠发现自己很难对女孩做出稍微相应的温和表情,和女孩对视了很久,久到对方看向自己的表情中微微带上了些许的困惑。马楠僵硬地将视线转开,然后,他拿起了那张申请表。
  “齐兰高级中学学生社团成立申请表”几个大字赫然在最前面,大字下面是一份表格,看清楚表格内容的刹那,马楠感到自己瞬间无法呼吸!视线慢慢移动在表格列出的人名上,仿佛想要把那些字刻下来似的,马楠瞪著非常用力,用力到持著申请表的手开始不住地颤抖。
  申请人《社长》:贺晓岚指导老师:段林学务长:社团成员:袁荃沐紫完生一样。
  这份名单列举的名字,和自己梦里的完全一样。
  想到这儿的刹那,马楠感到一种类似战栗的感觉从胃底开始住上返。
  一种莫名的焦躁席卷了他整个人。
  梦里梦到的就是过份名单吧?顺序和那个名单上的完全一样。
  除了学务长那一栏的空白,可是一旦自己签名之后那份名单就成为了自己梦里见过的那份名单。
  原来是这么回事么?自己梦里梦到的,就是今天下午发生的这种事么?梦里那个看下清的人,就是这个学生么?梦里……抓著那张申请表,马楠皱紧了自己的眉头。
  他更加不明白了,区区一份申请表的预知梦……会只有这么简单么?他不这么认为,他不是个迷信的人,可是人一旦上了年纪,就会开始相信一些所谓的预知、征兆什么的。
  他也愿意将那个梦看作一个征兆。
  可是……
  “我暂时不能签字。”
  将那份名单轻轻放在桌上,马楠双手交叠,抬头对上贺晓岚诧异的眼神。
  “你们的社团名字太概括,具体是做什么的?”
  “啊?具体就是研究宗教拉,神秘事件拉,以及一些古老的方法之类的,这些东西本来就复杂,所以我们才叫生命研究所啊。”
  “你们的人员只有三个?这也太少了吧”
  “可是,齐兰的校规上明文规定,只要够三人就可习减立社团的!”盯著眼前的少女,马楠发觉自己无法反驳,可是他更无法放心在那张名单上签下自己的姓名!他虽然不懂那个梦的含义是什么,可是它确实应验了,他愿意相信这个梦,也愿意相信自己梦中那种紧张到惶恐的心情!马楠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梦里,他是多么多么惊恐地想要阻止自己在那名单上签名的。
  “我们会继续审核,总之,你这份申请表我今天不能签。”
  一句话说完,不给对方继续理论的机会,马楠迅速看向自己的腕表,“校车快要来了,你现在回去收拾东西吧,我也要下班了。”
  女生愣了愣,嘴角撇了撇,一瞬间露出不悦的神色,不过那种神色只是转瞬即逝,女孩随即眨著大大的眼睛,偏著头露出了一幅恳求的神色,正想要说什么,忽然……
  “你脸色下太好,有点苍白,是不是身体下舒服?要我送你去保健室么?”一句话,女孩一呆,厮了厮小嘴,女孩重重说了句“谢谢老师”似后关门离去。
  听著走廊里回荡的“哒哒”的跑步声,推断女孩子已经走远,马楠这才耷拉下肩膀,盯著桌上的申请表好像盯著一条毒蛇,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份申请表,马楠随即毫不留情地将它撕成两半,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他还是什么也不明白,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绝对不能在这份名单上签名! 
 
 
 
  
第四章 胎记
 
  “那个混蛋凭什么不签字?”坐在KTV包厢内,贺晓岚难得抛弃了一直很在意的形象,就差没有锤桌子了。
  “我可是什么都准备得好好的,之前的每一级都通过了耶!”
  “每一级都通过也没有用,只要那个家伙不签字就没用。”
  啜著果汁,袁荃淡淡说著。
  “。。。。可恶!我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亏我今天打算用美人计耶!结果那家伙却问我脸色苍白是不是不舒服。。。。。那是我抹的粉底好不好?真是蠢呆了!”贺晓岚还是忿忿不平著,她是很乖觉的女孩,长得可爱,从小到大在男人堆里很吃香,被这样一个老头子断然否决,让她的自尊心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你这家伙又来了。。。。。你这家伙上辈子一定是掉水里淹死的!”喝了口可乐,沐紫冷哼。
  “啊?你说什么?”贺晓岚不解。
  “水仙花啊!那个希腊神话里的自恋狂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太美了、美到自己都爱上自己,结果每天抱著镜子不放,直到最后跌到水里淹死。。。。”听著沐紫恶意地大笑,贺晓岚才知道对方原来是讽刺自己。
  原本以为贺晓岚听了之后会恼羞成怒,像往常那样打过来,不料贺晓岚只是看著两人,半晌忽然神秘地笑了。
  “你怎么了?打击太大抽风啊?”沐紫皱眉望向自己的好铀。
  “。。。。不是。”
  贺晓岚忽然摇了摇头,“我上辈子不是淹死的,我上辈子被人刺死的。”
  “啊?”沐紫看著贺晓岚,就像看著一个神经病。
  “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件事?而且你什么时候和阿荃一样成巫婆了?”
  “呸!呸!我和她才不一样,老实说和你倒有点像。”
  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贺晓岚走到操作台前,按了两下之后音乐的声音骤然变小,她的声音于是凸显出来。
  “其实,还是阿紫你上次说的那事提醒了我。
  你不是说你遇上了很多年前梦到的男孩么?我当时就想起我的事情来了。”
  “你的事情?”贺晓岚的话沐紫越听越迷糊了。
  “嗯,你们看……”贺晓岚微微一点头,下一个动作居然一“喂!你这女人……居然在这种地方脱衣服一”沐紫的话没有说完就哽在了喉咙里。
  “天”看著眼前对她和袁荃浅笑的贺晓岚,沐紫再也笑不出了。
  “那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原来没有看到过啊……”上衣半解的贺晓岚的胸脯上,赫然横了一道刀伤一样的痕迹,沐紫向前走了几步,有点迟疑地摸上去。
  “神奇吧?没有伤疤,就是一道红痕,今天又深了。”
  耸了耸肩,看著沫紫嘴巴越张越大,贺晓岚微微一笑,得意地将上衣重新穿好。
  “那是什么时候有的?”这回发话的袁荃,一直端在手里的果汁被放在了一边,袁荃的表情异常凝重。
  “啧!这么严肃做什么?”贺晓岚只是耸了耸肩,“其实这是很早就有的,确切地说……是天生的。
  不过一般情况不不太明显,只有出汗的时候这个痕迹才会冒出来,就是俗称的胎记啦,虽然有点大……
  “为了不出汗,我从来不参加学校的体育活动,为此我还让我爸爸给我开了证明,呵呵,你们记得吧?其实我有心脏病的诊断书是假的,只是不愿意让这东西浮出来而己。”
  贺晓岚的爸爸是一家大医院的院长,贺晓岚这么活泼的人会有心脏病?沐紫从来没有相信过,不过一直只是以为她懒得上体育课想出的偷懒理由,却不知道是为了遮丑。
  “从小时候开始,每次我在镜子里看到这个胎记的时候,我就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被人刺穿心脏死掉的,说来也怪,我真的一直这么想。
  最近这种想法越来越严重了。
  “人们说胎记是前世留下来的回忆,这种说法挺浪漫不是?”贺晓岚说著,嘴角淡淡地微笑。
  看她这样,沐紫叹了口气。
  “你这个家伙还是喜欢自己与众不同,因为这种理由……你不觉得被人刺死挺可怕的么?就算是联想成上辈子的回忆……被刺死的回忆也太那个了吧?”
  “哼!不觉得和漫画里很多女主角的经历很像么?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忽然走了,就像《暗夜魅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