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 >

第62章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第62章

小说: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十几个人被咬到了,其他人连摊位也不顾了,慌乱的往市集外面跑去。

    闫中飞是基地的警察,忙大声喊起来:“别慌乱,当心踩踏。让小孩子先走。”

    可是没人听他的,争先恐后的往外跑。

    闫中飞指挥下属对付那些蚂蚁,他是火系异能,在云宇坤用施展冰冻术将一群蚂蚁冻上,他一团火焰过去,将那些蚂蚁解冻了。

    云宇坤无语的看着他。

    闫中飞更无语,双手抱拳致歉,末世后,异能者们重新拾起华夏古老的拱手礼,事实上这种礼仪从来没断层过,影视剧里经常见,末世后自然而然的用了起来。

    闫中飞非常不好意思,带着下属们跑到另一边用火系异能对付成群结队的蚂蚁。

    云落本体自带的木系对付那些蚂蚁没什么效果,便用起了修真界的无形法术,两手各执一团火焰砸下来,落下去就有一大片蚂蚁被烧成灰烬。一回头,却见困住三个小混混的草垛子上爬满了蚂蚁,三人撕心裂肺的发出求救声。

    云落跟他们没有深仇大恨,灵力弹出指尖,缠在三人身上的草藤顿时解了,三人得到自由后一顿乱扑腾,弄掉身上的蚂蚁,跑到云落的身后。他们算看出来了,只有这个女人能救他们的命。

    云落一边发出法术,一边寻找蚁后。

    神识在蚁群中搜索,忽然在黑压压的蚁群后方,找到那只体型约有半个足球大的蚁后,是蚁后无疑了,因为它的周围那些蚂蚁都用身体挡住掩护它。

    云落笑了,找到目标就好办了,食人花甩出来,巨大的花冠张开,直径超过两三米。云落用神识跟它交流,下达吃掉蚁后的命令。

    食人花呵呵笑着,口水嘀嗒嗒淌了一溜道,向着那群黑压压的位置当头压下,将蚁后连同周围的蚂蚁一起吞下。

    食人花的巨大花冠合上,响起满足的叹息声,好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云落手一闪,收了食人花,她不想将这么恶心的东西收进身体,签订主仆契约后,一直将它放在青木灵府。

    食人花也很喜欢青木灵府的纯木灵气,因为对它的修炼有好处。铁线藤看到后,起了抗议,云落没事的时候也把铁线藤放入青木灵府。

    蚁后死了,其余的蚂蚁就容易对付了。

    市集上的百姓们渐渐被疏通出去,一些被咬的满地打滚的人也被军人和警察抬走。军人人带着火油进来,在蚂蚁多的地方泼上去,成群的蚂蚁被烧死。

    局面渐渐控制住。

    云落和云宇坤从市集上出来。

    “飞虫也变异了,以后越来越危险了。”云宇坤道。

    “人类也在进化。”云落安慰道。

    回到d区的出租房,晚上王国良回来,提了一小袋晶核送到云落面前。

 ☆、065 坐在床上的“野”男人

    “你是付伙食费,还是想让我帮你攒老婆本?”云落打开小袋子看了一眼,七八十个五颜六色的晶核,“先说好了,我可不会帮你攒老婆本的,付伙食费的话我收着,我的吝啬程度,地球人都知道啊。”

    云落眨眨眼睛,调皮的道。

    王国良脸上的神色很温和,“当然付伙食费,总不能让你白养着我们。”

    云宇坤反驳起来。“你这个‘我们’说的不对,我没有让落落白养着,每天都有打扫卫生和做饭我一样不差全包了。”

    他不跟王国良出去打丧尸,是不放心顾均霆对自家妹子的觊觎,到底是没有看住,那混蛋用现代化通讯设备向妹妹求婚。对了,还要扯证呢!

    云宇坤一阵郁闷,他不知道别人家的妹妹被野男人拐走是什么心情,总之他是非常不爽。

    王国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对云落道:“我不能白吃白喝,以后赚钱养家的任务我包了。”

    “我不需要被男人养起来。”

    云落翻翻白眼。

    她需要加紧修炼,才能在末世里这个大机遇的时代为自己挣得一份好处。

    与机遇并存的是危险,为了活得更久,她需要进一步的提升。

    接下来的几天,云落一直躲着顾均霆,不是待在青木灵府修炼,就是跟王国良和云宇坤一起到基地外面打丧尸。

    她对顾均霆是有好感,可还不到嫁人做汤肴的地步。

    这天夜里,云落吃完晚饭进了卧室,打算进青木灵府修炼。

    看到床头坐的一个男人时,吓了一跳。

    竟然是顾均霆,下…身穿着一条西装长裤,上身只穿一件背心,把他的好身材完美的展露出来。隔着一层衣料,能看到里面被坚实肌肉间隔开的人鱼线。屋子的空气清新,浮起他身上浑厚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云落有喷鼻血的冲动,为了不丢脸,急忙要推门出去。

    顾均霆比她还快,伸出手阻止她的动作。

    “别耍流氓。”云落低声警告。

    “我什么都没做。”顾均霆轻笑着。

    站在她的面前,低下头才能看清她的脸,少女长长的黑色睫毛像两排蝴蝶羽翼,肌肤雪白嫩滑,他进阶后的眼力极好,却看不到她皮肤上的汗毛孔。吐气如兰的气息,带着草木清香,让他一阵阵的眩晕。

    “穿上衣服。”云落被他的气息包围,脸红心跳,不觉轻轻的发颤。心里暗骂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穿背心的男人,至于这样没出息吗?

    顾均霆忽然双手圈住她的细腰,见她用铁线藤勒自己的脖子,什么也没说,往床上一坐,把她放在大腿上亲吻。

    云落撤了铁线藤,用手挡在他的唇上,“大哥我跟你没到那一步呢。”

    顾均霆换个位置,却亲吻她的耳郭,张开唇将小巧的粉嫩的耳垂含入嘴中,漆黑的眼瞳掠过享受神色,将那耳垂含得更深更紧。

    “嗯!”

    酥酥的感觉沿着肌肤蔓延到身体的各部位,云落身子软了,窝在顾均霆的胸膛上轻喘。明明可以挣脱的,但她此时就想这样待在他的身上。

    顾均霆感受到她的妥协,一手圈在她的腰上,一手在她周身游走。灼热的吻从娇软的耳垂来到饱满的唇瓣上,猛地一口含住,启开贝齿,占据里面所有的娇嗔和抗拒,含住她的舌,过度到自己的嘴里。他眸子一片炽热,呼吸急促而迫切。

    很快,模糊粗重的喘息和少女娇软的惊呼,娇憨的求饶混成一片,成熟男人的声音压抑黯哑,听得人控制不住的跟着脸红心跳。

    少女甜美的轻吟,被慌张取代。

    云落死死按住胸前,阻止那双大手的侵占,另一手去掰腰上的禁锢,扭着身子要从顾均霆的大腿上下去。

    顾均霆离开云落的唇,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喘息,眸子的炙热渐渐化去,他才幽幽的道:“我忍不住了,怎么办?”

    “找地方自撸吧!”云落给他出主意道,胸口起伏,陷在他的强有力的压制下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幸好这个男人能刹住车,否则……否则怎么样……

    还真不好说,如果他强行要了她,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末世活得那样艰难,男男女女们早已不把人伦道德当回事。

    她是担心失去身体的同时,连一颗心也沦陷了。

    即使爱上,她也不会向男人奉上自己的心,这是被李健韧伤后害发下的试验。

    “宝贝,我带来了结婚证。”顾均霆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像情人耳语。

    轻轻的一句话,却让云落的脑袋被炸了一下。“结婚证……”

    顾均霆从戒指空间拿出两个红本子放在云落面前,“宝贝,我们结婚三天了,你现在是我顾均霆的合法妻子。”

    云落打开红本子,里面写着她的出生年月日,附带一张青春靓丽的合影,傻愣愣的望着,她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张照片,也不记得答应过跟他结婚,话说基地的法律很奇葩啊,男人自己就能领出结婚证。

    那她要是看上了哪个男人,就可以私自领结婚证了。

    什么破法律这是。

    “我不承认,顾均霆,你在作弊。”云落指责道。眼里写满了对这个霸道男人的愤然。

    “这个是临时的,等我们去了西北,还会补办一张正式的。”顾均霆笑的欣喜。他之所以办这张结婚证,是想把她烙印上自己的印记。基地里那些单身狗一次次打听她的事情,让他忧心的睡不着觉,生怕自己的宝贝被野男人骗走了。

    他二十八岁人生,第一次动…情,对一次对女人产生兴趣,怎么甘心她被别的男人拐跑了。

    “你在哪搞来的照片?”

    “这还不容易。”顾均霆笑的得意,“我趁你不注意,偷排的,角度抓的很好吧!”

    其实是偷排了她,跟自己的照片ps起来的结婚照。

    “叩叩叩……”声音透过门板传进来,“落落,你在跟谁说话?”

    是堂哥。

    云落像是被捉…奸在床,手忙脚乱的从顾均霆的大腿上下来,“哥,房间里有老鼠,我在抓老鼠。”

    这话换做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因为这里是六楼,老鼠该有多了不起,能通过五个楼层爬上六楼。再说几只微不足道的老鼠会吓坏她这个高阶异能者。

    开玩笑,她是个能跟变异犬搏斗的人。

    “开门,落落。”

    门外的云宇坤手里掂着一柄锋利的匕首,脸上露出一抹阴森。敢上他妹妹的床,就有当太监的准备。

    此时的云宇坤丝毫没把自己本事不及对方考虑进去。

    “哦……好……好啊……哥你等一会儿……我起来穿衣服啊……”云落刚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堂哥进来,发现顾均霆在她房间里,而她还说了穿衣服——

    啊呀没脸活了。

    指着顾均霆小声道:“你还不快走?”

    顾均霆却老神在在的坐在床头,意态悠闲,“我跟自己的老婆亲热,违反了哪条律法?”

    云落急的半死,几乎要哭出来,打开窗户,用力把他往窗外推,虽然是六楼,以他的本事,不管觉醒异能前,还是觉醒异能后,都能安全着陆。

    顾均霆心软了,看来红本子没有说服力啊,想跟明目张胆在一起,还缺一场盛大的婚礼。“宝贝等我。”在云落的脸颊亲吻了一口,身影一闪,纵身一跃,出了窗口。

    云落整了整衣襟,掠了下稍微凌乱的长发,过去给云宇坤开门,随便抬手在床上打出一道风,整理好起皱的床单。

    云宇坤进来后,犹疑的眸子审视一圈,来到窗前查看楼下的场景。云落心虚的跟在他的身后,拉拉他的衣襟。

    “哥你干嘛呢?”

    “我在找老鼠。”云宇坤严肃的眸子紧紧盯着堂妹,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落落是大姑娘了,他不能落她的面子。

    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回身关上窗户,离开房间。

    云落生怕顾均霆去而复返,不敢进入青木灵府,她虽然有防御阵,却由于吓破了胆,不敢用了。

    这天晚上合衣躺在床上,心中很乱,不知多久才进入梦乡,睡梦中,有浑厚的雄性气息包裹着她,锁骨上似乎被什么软湿的东西舔着,云落睡得迷迷糊糊,想要推开那个东西,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一条手臂压制住了,难以动弹。

    意识到不对劲的云落猛地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没有开灯,她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