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 >

第71章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第71章

小说: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好,人类。”

    一句很普通的话,如同外星人入侵地球一样惯用的问候,声音很苍老,声音在山路上回荡,音调是汉语,却带着东北人的腔调。

    众人都懵逼了。

    大槐树突然发出了人类语言,还是地方语种,能不能不要这样玄幻啊。

    这是末世,还是仙侠世界,植物成精还会说话了。

    云落却是知道植物能修炼出智慧的。

    前世就有这样的例子。

    “你妈的,死槐树。”尉迟北规忍着伤口长出新鲜皮肉的瘙痒感觉,没好气骂起来,看见云落有制服大树的方法,底气更足,“大树,你他妈的,老子今天不把你砍了做家具,老子的姓倒过来写。”

    “你好,人类,大家都是文明人,不好这样粗暴。”

    大树又一次以东北话刷新众人的认知。

    “你他妈的是个妖怪。”尉迟北规指着大树,一脸黑线。

    大槐树摇动的枝叶,约有五六米直径的树干上露出一张人脸来,竟然是人脸。

    “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我是一棵槐树树,异变了的槐树,说我是妖怪,也算正确。”

    顾均霆一言不发,暗沉的眸子闪烁着凛然气息,手里拿著云落给的匕首一步步向前走去,在距离大槐树的三米方位停下。

    “我的匕首削铁如泥,不信你的树干硬过匕首。”

    “有话好说,年轻人。”大树叹气。

    异能者的血肉对它来是灵力充足,是进阶的好东西。末世以来,就是占据这条要道,吃了大量的人类和异能者,才进阶到现在的等级。

    那柄匕首,看的出是个法器,不是它能抵挡,即便它的等级已经非常高了,也不能不顾忌。

    “我想知道你的来历,你吃了多少人类异能者,为什么你能吐出东北话,而不是其他语种。”顾均霆皱眉道。

    这里是东南地界,说东北话的大树很雷人啊。

 ☆、074 灭杀变异树

    “不算多,才几万人而已。”老槐树实话实说道。

    “被你吃掉的第一批人,你继承了他们的思想,才说出一口奇怪的方言吧!”云落眸子闪闪,上辈子也有关于老槐树的传闻。一株会说东北话的老槐树,占据去油库的107国道,前前后后被它吃掉数万幸存者,最后一战在损失上千人情况下,泼洒大量汽油,才烧毁老槐树。

    只是那时的自己等级低,也因为刚刚到达基地,没有领取来油库的任务。

    “人类,看你很聪明,我不会杀死你们,现在离开吧!”老槐树道。

    云落莞尔,老槐树会这么好心才怪。提醒顾均霆道:“顾大哥,不要靠近。”

    “不用怕。”顾均霆回眸道,“你退后一些。”

    老槐树虽然可怕,他自信有一战之力。

    云落仗着逆天的金手指,放出神识打量,才发现老槐树根本不是筑基期,而是徘徊在大树周围的无数阴煞之气让自己的判断出现岔子。

    那阴煞之气是大树吞吃太多人类形成的。

    只有她这样具备神识的,顾均霆这样具备强大精神力的才能查探的清楚。

    云落笑了,老槐树虽然很强,但自己这边仗着法器未必会输了。

    怪不得赶她离开呢!怕了吧!

    顾均霆皱眉道:“你怎么不听话?”

    云落白了他一眼,“你都知道我有藏身的地方了,还婆婆妈妈的。”

    顾均霆想起她的逆天空间,放下了心,面向老槐树,冰冷的嗓音泛在空气中,“你吃了多少人类?”

    说话时,笔直而立,精神气场释放出去。

    “末世后,我把走在这条路上的数万人类都吃了,其中异能者就有一百多个,感谢人类为我进阶提供的营养。”老槐树被顾均霆的强大精神力震慑了思维,说出了实话。

    顾均霆面色不变,眸子淡漠:“如果我冒死一战,你未必讨到便宜。”

    老槐树的藤条组合一根根悬在顾均霆的眼前,枝条不但粗壮而且上面生有锋利的倒刺利刃,一字排开,上面挂着数不清的人的骷髅,黑气缠绕,阴森无比。树干上那张人脸发出苍老的威胁口吻:“人类,我们打个商量。”

    “你说。”顾均霆道。

    “你们离开,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槐树道。

    云落上前两步,道:“您不用这样客气,我们不怕雨您一战。”侧眸对顾均霆笑着道:“你说呢?”

    老槐树枝叶摇摆。

    云落用神识查探到它在慌乱。微微一笑,回眸道:“你们在这里碍事,回去吧!”

    他们双腿虽然被自己施以治疗术,皮肉和经脉逐渐恢复中,短时间却不能发力。

    “落落!”云宇坤神色凝重。

    云落回眸给他一个安定的眼神,对王国良道:“王大哥,你带他们回去。”

    王国良性子稳重,她才跟他这样说的。

    但顾一和老a等人却不愿走。

    顾均霆朝下属们摆摆手。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顾一等人无奈的离开。

    只剩下顾均霆和云落了。

    老槐树对匕首十分忌惮,苍老的声音带着命令和威严,“我已经允许你们离开了。”

    “是吗?但我们还不想离开。”云落抓过顾均霆的手指,在匕首上轻轻割了一下,血丝渗在匕首的刃上。

    顾均霆正在诧异,却见血丝渗入刃中,随即大脑闪过一道耀眼的光,竟然能跟匕首沟通了。他跟空间戒指滴血认主过,明白云落这样做是让匕首认自己为主了。

    匕首名为太炙,是一柄远古时期的法器,能随着主人的心意发出攻击。

    顾均霆心头惊奇,心头一动,精神力渗入匕首,与它沟通。

    但凡法器在炼制时候要加入草木精灵,具备了意识,才能跟主人沟通。云落想到这里,抬起眸子,看向老槐树,就像打量心爱的猎物一般。

    老槐树的魂魄是炼制法器的好东西啊,虽然废材了些,给低阶练气期修士还可以。

    想到能用自己亲手连制的法器,云落心里痒痒的。

    老槐树似察觉了什么,慌张中带着愤怒,锋利如尖刀的枝条摇摆,苍老的声音从树干上的人脸发出:“我同意让你们离开,还不快走!”

    “是吗?”云落笑吟吟的,“但我现在不想走呢。”

    “为什么?”那老槐树声调里有不易察觉慌张。

    “想要你死。”

    顾均霆声音冰冷,匕首脱手而出,朝大树刺去,那些尖若刀刺一样树杈根根横扫过来,与此同时,匕首突然涨大十几倍,直直的压下去,那些树杈齐刷刷的切断,红色液体从两截的树杈流出来。

    “大树也流血吗?”顾均霆道。

    “是被吞吃的人类吸收到树身上的血液。”

    云落解释道。

    手一抖,食人花甩出,张开直径十几米的花冠,将三分之一的树杈吞吃,几秒钟后,只听它呸呸几声,花冠张开,吐出一大堆烂糟糟的枯树枝。

    血液被花冠吸收,吐出的都是废渣。

    忽然脚下的飞起密密麻麻的树干,似要缠住两人的身体,顾均霆自幼修习古武,五感比云落还要敏锐,何况刚才吃过一次亏了,察觉不好,一把抓住云落的手,脚尖一点地面,运气轻功,身子腾空飞起。

    云落运起御风术,双臂牢牢的抱住他的腰,双双飞到百米高空。

    “给我两桶汽油。”顾均霆道。

    云落双手环在他的腰上,腾不出手来,神识一动,两大桶汽油凭空出现,顾均霆双手一抄,分别拎在手里。

    精神力发出,切去桶盖,将两大桶汽油全部喷洒在下面的老槐树上。

    云落一手环住顾均霆的腰,一手打出火系法决。

    只见半空上,一大团火焰落在老槐树上,刹那间变成火海。

    老槐树发出惨厉的哀嚎,熊熊火光中朝天空上射去一排排燃着火焰的树杈,顾均霆用精神力将他们齐刷刷的碾成齑粉。

    却见那老槐树挣扎着,地面上树根一片一片涌起来,山坡上泥土翻飞,公路尽毁,周围那些花花草草都跟着遭殃了。

    尉迟北规、龙天翔、云宇坤、王国良等人正在往车队的方向撤离,听到剧烈的声响,一回头,看见飞起的大树藤条疯狂的扎过来。

    想起云落给的符咒还没用完,掏出一把运气异能抛洒过去。

    “轰轰轰……”

    树枝乱飞。

    众人逃跑时往回看去,却见顾均霆和云落已经升上了半空,在老槐树接触不到的地方。

    …………

    两个小时,云落坐在房车里,一边吃着张小强亲手制作的巧克力冰激凌,一边掏出那颗八级木系晶核查看。

    “顾大哥,这颗晶核真的归我了吗?”云落对坐在沙发上的顾均霆道。

    “当然是你的。”顾均霆的脸上露出宠溺笑容,手里在摆弄那柄太炙。“我倒想问,这柄匕首,你真的肯送我了?”

    云落点了点头,才一柄练气期的法器,等到筑基后就不够看了。

    想到刚才被她收进玉盒中的老槐树精灵,心里有些遗憾,可惜没有收做灵宠,就让它烧死了。

    经此一役后,云落把给顾均霆准备的玉简递过去。

    “这是修炼风系功法用的。”

    “这是?”顾均霆诧异的问,想到她给自己的《炼神诀》,脸色凝重起来。

    云落走向云宇坤和王国良的房间。

    他们的腿上皮肉都被老槐树吸去了,伤筋动骨,虽然被自己治疗,没有个三五天是不能痊愈的。

    打开卧室的门,上下铺各躺着脸色苍白的两人。

    “你们还好吧!”

    云落关切的问。

    幸好早去一步,否则命运的齿轮跟到今世,她又要失去他们了。

    “死不了。”云宇坤笑着道,身子往里移了移,“坐下吧!”

    云落往上铺的王国良手里丢去一枚玉简,又向云宇坤丢去一枚玉简,道:“这是给你们的。”

    “这是什么?”

    王国良问道。

    “是给你们修真功法。”云落说着,坐在云宇坤的身旁。

    “你也给顾少将了吗?”云宇坤想到堂妹层出不穷的秘密,英俊的脸色流出凝重。

    云落点点头,“给他了。”

    云宇坤坐了起来,道:“落落,你信任他?”

    “当然信任。”

    上辈子第一强者的人格魅力,为了自己的兄弟能闯龙潭虎穴,为了拯救人类,跟外星人决战。就凭这个,便是可信的。

    何况,她在这个可怕的末世,也是需要联盟的。

    “落落,我希望你不要太快嫁给他。”云宇坤脸色凝重。

    涉及唯一的亲人,他不得不慎重。

    “我又不傻。”

    房车一楼。

    尉迟北规赤着刚长出皮肉的双腿坐在地毯上,忍着蚂蚁一样的瘙痒,望着拿着一枚玉简的顾均霆,像看新大陆一样,道:“顾兄,你手里真是修真功法?”

    “是啊!”顾均霆道。

    “是云落妹子给的?”尉迟北规哀嚎。为什么不肯给他啊啊啊啊!!“能给我看一眼吗?”

    “我怕你偷学。”顾均霆的手轻轻一动,玉简进了空间戒指。

    “你小子还真是好命。”尉迟北规没好气道。

    顾均霆脑海浮起云落那张如花容颜,心里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