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 >

第74章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第74章

小说: 男神的绝对宠溺[末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顾均霆看得心情沉重无比,抬手甩出十几道风刃,那些丧尸额头出现一个洞,噗通噗通倒下。

    云落在那些尸体上打下三昧真火,蓝色火苗窜出,尸体瞬间化为灰烬。

    地下三层是装甲车和各种军用车辆。

    地下四层满满的油桶,打开几个油桶的封口查看,全是汽油和柴油。

    地下五层装满了粮食、罐头、压缩饼干。

    顾均霆对云落道:“都能装进去吗?”

    他是指她的空间。

    云落点点头,铁线藤的藤条分成十几个枝杈,接触到那些物资,只见光芒一闪,物资凭空消失了。

    云落继续用同样的办法收取着。

    别的空间系异能者只能用手接触在物品上才能收取,她只要把跟自己认主的植物接触到物品上,轻轻动一下意念就能收取。

    顾均霆拉着云落一层接着一层收光地下基地的所有有用的物资。

    尉迟北规、龙天翔、云宇坤、王国良、顾一、顾七等人手里拿着武器守在大门外面。他们相信顾均霆的本事,但都商量好,如果顾均霆和云落一个小时不出来,他们便会打开大门攻进去寻找。

    时间一分一秒的接近商议好的时间,正在顾七动起电子门锁的时候。

    金属大门开了。

    顾均霆和云落沾染了满身的黑血和碎肉沫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怎样?”

    龙天翔看到顾均霆和云落从里面出来,挑眉问道。

    “回去。”顾均霆面无表情,紧紧牵着云落的手,大踏步走出来。

    “等等。”尉迟北规叫了起来,“物资拿到了吗?”

    龙天翔摇头,回眸看了一眼敞开的金属大门,里面想必已经空了,已经毫无悬念了不是吗?

    虽然他不清楚云落的随身空间有多大,有多少个,但能随手把炼制的空间戒指送人,想来给自己预备了许多吧!

    顾均霆没下令关上双层金属大门。

    那些虎视眈眈的捡漏人群,不会因为他关上大门而停下贪婪的脚步。

    在顾均霆和云落等人离开后。

    跟随车队捡便宜的异能者一窝蜂的冲进金属大门,在这些人想来,即便顾均霆等人有空间异能者,即便得到拍卖会上那种几十立方米的空间戒指,也不可能带走一个地下军…火库的物资。

    不去理会那些冲进军…火库的人群。

    顾均霆下令队伍开拔,便和云落进了房车。

    云宇坤和王国良走进驾驶室。

    领队的车辆是猛虎大队的战士们,开着一辆装甲车行驶在最前方。

    车队在107国道上向北方行驶而去。

    在青木灵府里洗完澡的云落,换上干净的长裙。

    穿裙子是她重生后的习惯。

    因为得到了了不得的金手指,也因为身边有顾均霆这样的强者,她对待生活的态度随意而惬意起来,完全没有上辈子的紧张和孤独。

    穿着及膝的浅米色裙子,脚上穿着一双棉拖鞋,一身轻松来到房车的一楼。吃着张小强递过来的芝士蛋糕,对一旁看地图的顾均霆道:“我们现在去哪?”

    顾均霆放下手里的地图,手指蘸水在桌上画了个简易地图,道:“在这里,往北走一百公里,有个往西去的岔路,如果你想去京城,我们会直走。你若想去西北,我们拐个弯,跟我去西北的家乡。跟我结婚,当我的老婆大人。”

    云落看了几眼顾均霆画的地图,撩起波光潋滟的眸子,却不答话。

    老a、顾一、顾七等人都抬起头,想听她的答复。

    自从末世就跟云落在一起,从她的身上得到不少好处。

    她的治疗系,她的空间戒指,她的符咒,她拿出来的山珍海味。

    如果以后的日子没有了她。

    他们无法想象面临什么样子的日子。

    上市基地的那些混的很好的雇佣兵,也不是每顿大鱼大肉,玉米面大饼子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更别说修炼的晶核,猎杀丧尸的武器。

    “我现在还不想去京城。”云落回答道。

    也不想这样快嫁给他。

    不想去京城,最大的原因是担心遇到那个外星人,在她和顾均霆还没有足够强大的时候,能避开就避开。哪怕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上辈子被外星人控制了大半个国土的情况再也不能重演。

    三天后。

    顾均霆率领的队伍和李副参谋长在两百公里之外的107国道上汇合,一起向西北进发。

    如果没有沿途的突发状况和摒除阻路的废弃车辆,这场行军会在几天的时间到达目的地,但光是击杀丧尸和变异动植物就花去太多的时间。

    在路上,顾均霆下令收集沿途工厂和商场的棉衣被褥等过冬的物资,又用去许多时间。

    总之众人是雁过拔毛。

    能收集的尽量收集。

    龙天翔和尉迟北规又一次见证了云落强大的空间,感到选择跟顾均霆来西北没有错,未来的战斗更加恐怖,他们会活下去。

    到达西北基地是一个多月后。

    西北的军区得到汇报,派军队来迎接,领头的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见到顾均霆就欢喜的嚷着叫霆哥哥,张开双臂,扑了过来。

    看的云落气鼓鼓的,身形一闪,挡在顾均霆的身前。

    像捉奸在床般质问起顾均霆:“她是谁?”

    原谅她的醋大,谁叫她认准了这个男人。

    若他对她无情,她便离开。

    若他真心爱她,就拿出诚意,她是半点委屈也受不得的。

 ☆、077 到达西北基地

    本来跑来一个姑娘称呼顾均霆“霆”哥哥,没有多大问题,说不好是人家的妹妹呢!吃干醋闹出笑话不好看。

    但这个女人很明显一脸爱慕,还有唇边的一抹娇羞,怎能不让云落心生警惕。

    她做不来言情剧女主的贤惠,自己对他实心实意,他也该用一颗真心回报。

    不过这种事,应该首先质问男的,而非不知道从哪冒出的女人。

    如果顾均霆站在她这边,便是九尾狐狸精过来,她也打回去。如果顾均霆站在狐狸精那边,她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一个不相干的人罢了。”顾均霆何等聪明,猜透了云落心中所想,换做一个人这样质问,他连眉头都不抬一下,现在却不得不谨慎回答,造成误会就糟了。

    浓密的眉峰挑了起来,唇角挑出一个邪魅的笑……

    他不笑的时候,冷峻严肃如同出鞘的古剑,一笑,却又如同春花绽放,颠倒众生,迷惑人的心神。右手在她被风拂起来的长发掠过。

    云落心里浮起柔软,质问的神情暖和几分,随即咬住下唇,这个男人根本是在用美男计嘛!瞪着眼睛,用很严厉的口吻道:“你必须回答。”

    语气虽然严厉,却没了那股气势,显得娇媚可人,像在撒娇。

    “傻瓜,我们是夫妻,都领了证的,不许用这种眼神看我哦。对于丈夫的我来说,妻子的怀疑眼神让为夫我很受伤。”

    云落的耳根烧红,急忙别开脸,语气有些急促的道,“我的意思是,问问她是谁而已,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跑来的女人是谁,顾均霆只觉得有些疑惑,摇头道:“我不认识。”

    云落:“……”

    云宇坤从后面走过来,替堂妹问道:“为什么她叫你叫的那么亲热?”

    事关堂妹的终身幸福,他不能不认真对待,家长考察女婿是什么心境,他便是什么心境。

    顾均霆很烦云宇坤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却又不能不顾忌这位大舅哥,谁叫人家跟云落是兄妹呢!顾均霆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不鸟,这时却在认真回答云宇坤的问题,道:“小时候见过几次吧!你知道我是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族中的堂姐妹都不认识几个,别说从哪跑出来的莫名其妙女人。”

    他从小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追求,烦的要命,那还有心思记住她们的名字和长相。

    云宇坤知道顾均霆在这种问题上不会说假话糊弄人。

    有时候男人跟男人更容易交流。

    云宇坤对他的回答颇为满意,点点头,便把空间让给堂妹和顾均霆,退到后面队伍里了。

    美丽女人上前两步,把云落给挤开去,声音柔得像一股风,“大表哥,我是白水烟,你不记得了吗?半年前你回西北,我还陪你去公园吃烧烤来着。”

    云落猛地回头,去公园,有没有劈腿?

    事先说好,她不喜欢非处的。

    她有洁癖,一个不干净的男人休想近身。

    顾均霆跟云落呆久了,从上市基地到西北基地的一路上,虽然没有越雷池一步,却是天天晚上搂在一起睡觉。

    云落因为没有炼出青春永驻的定颜丹,不能在青木灵府待久了,外面的一天,里面一个月,如果外面的十天,里面就是一年,那样会苍老的快。

    由此便宜了顾均霆,夜夜抱得美人睡。

    顾均霆生怕小女人疑心病太重,否则今晚要被小女人赶出卧室了。

    离开她,他会失眠的。

    “去公园烧烤,有这事吗?让我想想……”顾均霆确实没印象了,眉头皱起。

    如果是他的下属这样夹缠不清,早就罚他们面壁去了,还用这样费事。但面对小女人的质问,他那舍得动她一手指头。

    有时候看她不开心,他比她还难受。踹她,呵呵,他宁愿在自己身上踹两脚比较好受。

    “少主,半年那次烧烤,您的父亲和母亲也在场,还有顾家的亲戚们,加起来二三十人呢!当时在去公园的路上,您接到一个缉…毒的电话,就离开了。”

    顾一走上前救场,没办法,他不能眼瞅少主被云落妹子给甩了。

    少主的28岁人生中,从来都是被女人追着跑,把他们这些下属给嫉妒的够呛。现在可好,变成追着云落妹子跑,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顾均霆搂住云落的腰道:“那次的烧烤,我不在场,所以不记得了。”

    云落却觉得还内幕,这个叫白水烟的,她在上市时候,就听顾一他们提起过。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白水烟这个名字,成了禁忌,她再没有听到。

    “那你注意言行,不要在你的地盘,让我成为众人眼中的笑话。”

    “等回到西北基地,我们再领一次结婚证。”顾均霆在云落的耳旁保证。小女人在为他吃醋!想到这里,顾均霆禁不住眉角飞扬。

    “这个不急。”云落摇头。

    她连他父母的人品都不清楚,才不会把自己给卖了呢!

    在华夏国,女人一旦嫁给一个男人,就等于嫁给了他整个家庭,万一到恶婆婆,就倒大霉了。

    她云落一直是自私的人。

    上辈子,在没有理想的人生伴侣时候,她宁愿一个人独活。

    谁叫她太爱自己了呢!

    男人这种生物,是她人生的点缀,是锦上添花。有自己中意的男人固然好,没有也照样活得有滋有味。她最受不了,言情剧女主离开了男人上吊抹脖子跳河发羊癫疯了。

    顾均霆在心里吐槽,看她在吃醋,证明心里有自己,心里畅快,禁不住眉梢上扬,全是喜悦,给他棱角分明的冷漠面孔增添了几许阳光。

    “霆哥哥!”

    柔媚的嗓音再次响起,白水烟气质婉约,红着眼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