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游戏动漫电子书 > (邪恶力量同人)六时六夜 作者:aimless traveler 译者:fari >

第2章

(邪恶力量同人)六时六夜 作者:aimless traveler 译者:fari-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劬醇鄣呐逅估菪ㄎ颇厍街胶桶乖嗟幕业靥骸
  房间的尽头传来缓和、稳定的呼吸声,空调嗡嗡作响。Dean呆坐了一阵,感觉吸进的空气让他头晕。Sam在另一张床上平静地打鼾,那一刻Dean只想扑过去拉开弟弟的眼睑以确定那没有黄色光芒,确保温和的深褐色眼睛仍属于Sam。
  但他没有。年长的Winchester转而缓缓呼气站起,光脚碰上粗糙的地毯,安静地离开房间。
  屋外,Dean用前臂靠上掉漆的白栏杆,低垂着头,呼吸畅顺了些但仍不能完全放松。‘我以为Sam才是有特异功能的那个;我什么时候能做这些通灵的事了?这是什么意思?’
  Ah,值一百万的问题。Dean叹着气抬眼看黯淡的星辰。但极尽所能仍不能将Castiel的胸膛被撕得血淋淋的影响挖出脑海;也止不住耳边天使垂死的喘息。
  “现在靠你了,Dean。”
  空气中有清晨甜美露水的气息,Dean在那站了太久,头一直低垂。不知为何,忘掉刚看见的事回去睡感觉很不对。他不敢再合上眼,怕遇见另一个疯狂的梦。
  ‘他说现在靠我了是什么意思?一个警告?’用一个尖叫的遥远回忆,或者某些癫狂的幻觉混合昨晚的油腻食物?‘我就知道那热狗不能吃……’
  他已经有一阵没见到那神圣版会计师了,自从……自从Anna离开。一阵苦涩的孤独感涌上心头,但Dean把它压抑下去试图集中精神于手边的问题。他和Sam当然不能密切监视天使,因为Castiel经常是上面有事时才凭空噗出来;所以几个星期没有突然被坐在附近的天使吓到,他不应感觉如此不安。
  ‘他是真声太大的天使。神的武士,随便什么。神圣版会计师可以照顾好自己。’但就算他这么想,脑中的另一部分却坚决地抗议。一阵钝痛从他眼后升起,而Dean无声地低吼,两次用头撞汽车旅馆阳台栏杆。
  Sam的影像浮进他脑海,站在那,带着异常的黄眼,恶魔语咒歌从他口中读出像堕落的祈祷。猎手抬头挤着眼睛看进初升的阳光。‘Sammy,我该怎么办?我们会遇到什么?’
  并不是说他忘记了Lilith和六十六封印;不是忘了天启。毕竟,没有人会忘记地狱里的四个月和被一个天使救出,并告诉他天堂有事工要他去做。就算Dean没像Sam一样上过大学。
  不,并不是因为Sam似乎从拯救世界的活动中走神,去拜访下高中什么的。但说真的……没有来自天使们的指示,他们怎么知道六百个可能的封印中哪六十六个会被破?
  ‘担心天启或者他们又不是我的工作,’Dean想,烦恼于这让他失眠。他们才是把我拉出地狱的人…
  “我可以把你拉出来,也能把你丢回去。”
  该死Cas,别烦我!他生气地走进房却撞到Sam的胸膛。
  “Dean?”他弟弟呵欠道,疲惫地揉眼,“你在这做什么?一切还好吗?”
  “是啊……是啊,还好。”
  
  Sam很担心。
  Dean几乎没有碰他的早餐。从前甚至在他们很小的时候,都没人能阻止他塞满自己的嘴。Dean是那种典型的家伙——据Sam所知,Dean的每日生活可以用食物、女人或者打猎概括。最后一部分和普通的家伙们不同,但也是唯一的不同了。甚至在有一次他们可以得到一个一定会被满足的愿望,猜猜Dean要什么?带墨西哥辣椒的意大利长热狗。
  因此现在这样的是非典型Dean。坐在那,蘸着人造枫糖酱吃馅饼,没有看一眼明显和他们俩调情的可爱女侍应,Dean把剩余的馅饼推回去,没有多叫一份外卖。年长的Winchester试着把还盛有食物的盘子送回去时抖得像破烂的娃娃,就算不把食物吃完真该算最大的罪。
  “你确定你不想要其它,hun?”女侍应对他说,而Sam飞快地给她一个有好的微笑。
  “不,谢了。埋单好吗?”
  “当然,甜心。”
  Sam把注意力回转到哥哥那,Dean现正疲惫地擦脸,“Dean?”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饮料发愣,“Dean!”
  “Huh?”Dean抬头——然后立刻后悔。阳光照过小镇,给街道洒下条形光带,反射过街角的标志透过餐馆的玻璃窗,正落在他们桌上。
  Sam的眼睛在阳光下是黄色。
  ‘该死!’Dean猛摇头,在心里刮自己耳光,“我很好。”他再眨眼就看见Sam伸手邪恶地刺穿Castiel的胸膛,握着地狱火铸的刀刃——“我们去打猎好不,Sam?”他大声问,把每个字都发清楚好像他刚聋了。他从红色塑料椅上猛站起,喝完剩下的饮料,“我们去干活。”
  Sam警觉地看着他哥,在桌上放了几美元跟着Dean离开,他虽然担心但了解哥哥的不情愿,所以选择不再追问。‘Dean,你怎么了?’
  
  他缓缓退开,一手捂住最新的伤,一道切过他容器腹部的割口,不是太深但长。他的衣物同样破碎,挂在他身上像风中的稻草。月光流淌,远处的战场银光一闪,但并不为人所知。
  左手边传来咝咝声而Castiel迅速转身,警惕逼近的恶魔,他们的总数无法估量。他可以简单地离开这片玉米地,让行进中的恶魔去对那些人做他们想做的事,因为他已经很疲惫。他可以这么做,但这像撤退,而神的武士们从不后退,不向堕落者低头。
  就算他有机会逃走,Castiel十分清醒地知道他不会抛弃天父的孩子们,让他们被如此奴役。他曾告诉Dean他们是艺术杰作,如今人们站在他面前,被用作恶魔取乐的工具,他并不觉恶心,只是非常同情。
  一个年轻女孩扑向前,她曾经整洁的金发糟乱,原本天真的蓝眼睛如今比地底坑更幽暗。Hannah Brunelle。这名字清晰地滑过他耳边。她有一个母亲,一个父亲,一个新生的小弟弟,而她喜欢用手指蘸颜料画她的家人。她想成为一个歌手,而人人都告诉她她有一把天使的声音。
  她冲向穿着米黄色风衣戴深蓝色领带的天使时,这些都暗淡了,她只是发出咝咝的低吼。Castiel能看进女孩脸后扭曲的恶魔面容,尽管她扑向他,小手指刮扯他的喉咙,天使轻易地按住她,温柔地把手掌放到她前额,非常小心地把恶魔驱逐。
  恶魔痛苦地嚎叫飞走,而女孩软倒在Castiel怀里。天使温和地把她放到地面,感到一个有两百二十磅的恶魔扳着他的背把他扯倒在泥中,他们涌向他就像秃鹫分食猎物。
  
  “你准备好了?”
  Dean没有回答,猛抬头像是点头,随后走出Impala,轻轻关上门走向尾箱。年轻的Winchester跟上;拿着猎枪和圣水瓶。Dean武装好自己后站到屋子前,外院有两行仔细修剪的玫瑰丛,还有白栅栏。看起来就像欢乐谷的景象,但这把他吓到。恶魔们居然选择这样的郊区隐藏;和其它家庭和睦相处。
  猎手大力捶门。一下,两下,三下。
  脚步声临近,而那扇大柚木门向内旋开,展示出Simon Barger,一个典型的中年男人。这人很健壮,微笑的脸上没有瑕疵——但那过重的硫磺味有。
  “你好?有人吗?”
  没人靠近门边。Simon轻微皱眉,伸头到门外查看,可能是某个邻居的淘气小孩的恶作剧…
  …盐弹打进他胸膛后恶魔向后跌去,用恶魔语尖叫,徒劳地试着拨开覆盖容器的盐。他尖叫着倒下,从仍冒烟的枪管和黑脸的猎人前缩开。
  Dean用枪托猛捶恶魔的背,再将枪管扇进他的脸。他看向左方,Simon Barger怀孕的妻子和六岁大的儿子死在厨房里,喉咙被割裂。我们来迟了。Dean的怒气随逐渐扩散的血迹升起,所以他让拳头代他说话,在把恶魔的脸打到软骨断裂中找到快感。“你个恶心的□养的。”
  “Dean!”Sam高喊,“小心!”
  猎手突然被甩过走廊直进起居室,背着地时咕哝了一声,玻璃和陶瓷碎片像雨滴一样散落。他抬头看见Sam被扇到墙上,恶魔已经重新站起,切近地端详他弟弟。
  “Sam Winchester,”他嗤之以鼻,露出不屑的神色,“他要你这样的混血杂种做什么?Azazel有他的癖好,但你这样的怪胎……”
  Sam在隔空控制中挣扎,注意到他被强行扯过房间时落在地面的Ruby小刀。他尽可能集中精神,深深扎进他已经藏在脑中角落的黑暗力量。‘来吧,你可以做到;只要专心……’
  他的头被猛扇向一边,Sam睁眼看见恶魔正对他抬起一根手指,好像在教训顽皮的小孩。“Tsk,tsk。别这样。我还没和你哥哥玩够。我们是老朋友了,你知道的。他在地狱时我们关系可好…”
  Simon把Sam钉在原处,转向他的目标,但正好被泼了一脸圣水,他像垂死的女鬼一样尖叫,容器脸冒烟像空气中扭曲的蛇。Dean本该拾起Ruby的小刀捅死恶魔,但他很傻地呆了一分钟,脑中闪过Castiel的恩典被Alastair扯出的画面,轻柔的光芒迅速消逝死去。
  “Dean!”Sam大喊。你在发什么愣?
  Dean随着拳头的冲力向后踉跄,但他回过神。随着恶魔的逼近,他摸向匕首,虽然这让他肋骨遭重重一踢。他抑制住蜷缩起来的冲动,转而背对恶魔,伸手进口袋旋开父亲的圣水罐。
  恶魔伸手抓住Dean的肩膀想把他扯起,但Simon突然退后。“那是什么?”他不安地咝声说,而所有人都看向Dean暴露在外的手臂,衬衫袖子被扯落,露出上面的掌印。“肩上停了个天使?”恶魔冷笑,但声音里明显有恐惧,虽然他再次抓向猎物。
  恶魔走神时Sam挣脱控制,像猫一样敏捷地跃向前,径直将匕首送进恶魔的背。Dean微笑着感谢,拉住弟弟伸过来的手站起,鄙夷地看地上抽搐扭动的恶魔。
  “是啊,正是。”
  Simon的脸狰狞地扭曲,血从他口中涌出,但他仍笑,“不长了……”
  Dean的胃一阵紧缩,甚至Sam也倒吸一口冷气,“什么意思?”他扯住恶魔的衣领,看进漆黑的眼睛,“告诉我,该死!”
  就连在死前恶魔都嘲笑人的无知,“我们会和他在地下玩得开心。你该加入。”
  “去死吧。”
  “他有张漂亮的脸,你的天使。谁知道那会…”他的嘲弄被撕心裂肺的尖叫打断,因为Dean残忍地把刀从垂死的恶魔背后抽出,□他的脑。黑烟从开裂的伤口中涌出,而年长的Winchester站在那怒不可遏地见证邪恶生灵的死亡。
  Sam担心地看向哥哥,Dean紧绷地站着,咬牙切齿。“Dean?”他试探性地问,猎手尖锐地转身,离开房子时用力扇门,Sam得到的回答很简短——
  “我们走。”
  
  Castiel抬手格挡砸过来的弯折铁条,在把手掌按向下一个被附身的人类前额时甚至没有转头,这一次是一个穿着暗色西装的年轻人,Eric Forrester。随着恶魔被驱逐回地狱,天使温柔地把他放到地面。
  ‘Castiel。’
  他听见脑中的低语,毛绒绒的羽毛贴近他,而他以人眼跟不上的速度转身……但仍不够快。一只手扇向Castiel的额头,造成极大痛苦,好像有红热的铁穿透他的太阳穴;天使跪倒在地,难看地跌进泥中,头撞上石,在濒死和清醒里游离。
  恶魔们小心地靠向前,警惕倒在地面的天使。一只苍白的手前伸,苗条的手指滑过Castiel的面额,轻抚天使的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