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游戏动漫电子书 > (邪恶力量同人)六时六夜 作者:aimless traveler 译者:fari >

第5章

(邪恶力量同人)六时六夜 作者:aimless traveler 译者:fari-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采锨剑齑铀ㄉ习洹K⒓窗亚咕俚叫厍埃缸琶磐庥械隳栈鸬纳钌贩⑴ⅰ
  “你可以把那个放下,Sam。”
  “Ruby?你来做什么?”
  Dean猛抬起眼睛怒视大摇大摆进屋的女孩。Bobby和他动作一样,因为他们和恶魔之间没什么感情,但Sam抬手安抚他们,无声地请求几秒钟说话时间。Dean忽略弟弟的暗示继续摆一副厌恶的脸色。‘我才不会给这□一天的时间解释她为什么在我们门外。’
  “你来这搞什么?”他比Sam严酷许多地骂道。Dean已经半离开座位,手指环在夹克口袋里的圣水瓶上。
  “我有你们感兴趣的消息,白痴。”Ruby虽然换了容器,但仍牙尖嘴利。“我会假装和你很熟,你可以坐回去有点脑几分钟。”
  Dean阴沉着脸怒目而视,翡翠绿的眼睛像死亡一样冰冷,随时准备好把对方的肋骨挖出来,“你要说就快说,□。”
  Ruby眼睛收窄,“比叫我□,”她咝咝地说,眼睛变黑。
  “Aw,我很抱歉。我伤你感情了……□?”
  恶魔愤怒地向前一步但Dean拉出圣水瓶,用拇指把盖顶掉。想都别想。Ruby被吓怕地远离一些,“看,”她气愤地说,“你想听我收到的你的天使的消息不?”
  Dean立即皱眉。我的天使?他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天使?他确实有把我拉出地狱,但……“更多恶魔低语,huh?”他讽刺地指出。
  Sam找到机会缓和紧张局势,“你都听到了什么?”
  屋里的三人都被恶魔女孩之后说的话击倒,“你们那小书里说的充满邪恶的大地?除了地狱还有哪里?第四夜都结束了。”Ruby看向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的血色太阳。
  Dean当真跳离座位扯住她。
  从未爆发过的狂怒让猎手掐住恶魔的喉咙,大力按出瘀伤,脑里像刮了龙卷风一样混乱。在难以抑制的怒火中,他把她摔进最近的墙,Dean血管中的滚烫像决堤的洪水。
  “谁做的,huh?”他吼道,不在乎他刚才几乎窒死她,不在乎她从前帮过他们,而Sam正奋力把他扯离恶魔。“谁有能力这么做?”Dean把他画的标记举在Ruby脸一寸以外,“回答我!”他把她摇得牙齿都咯咯响。
  “Dean!”Sam惊讶于哥哥的力气。Ruby的脚离地半尺地踢着,但Dean仍不放开她,他的脸冻在狂怒面具之后,“Bobby,帮我!”在老猎人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把Dean拽走,Ruby跌倒在地,不住地喘息。
  “你还没回答我,”Dean冷冷地说,用可以融化太阳的眼神怒视恶魔时没有懊悔。Ruby回瞪他,眼睛再次变黑。
  “还有谁,笨蛋?”她骂回去,话里浸有鄙夷的毒汁,“他的一个同族。”
  两秒后Dean推开松松地拉着他的手,骂出一串会让最口臭的恶魔脸红的话。“Uriel,”他终于能正常地说,“我就知道,那该死的□养的…”
  “不是他,”Ruby边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边打断。她忽略Sam绝望的摇头,用口型说的“不”,直看进祖母绿眼睛,“是你的好女孩Anna。”
  【第四章完】

  第五章 第五夜

  
  
  Chapter 5 Fifth Dawn
  第五章第五夜
  那是座宏伟的教堂,庄严的尖塔与铁十字爬满墙身,显耀的彩窗前,淡蓝、浅黄、粉色绿色的光斑碎屑一地。教堂内室同样威严,只是比起高耸的天顶,比起落在镶金雕饰、塑像上的碎光,内室就显得全然暗淡,冰冷,了无生息。
  Dean Winchester现在了解自己为何不信神了。因为这种地方,本该是远离现世的庇护天堂,怀着爱心的拯救者将所有人拥入怀中——却成了空荡荡的大洞,毫无生气。他从未踏入宣称祝圣后纯净而圣洁的地方;他从未信仰除自己的双手,父亲的话语(当John还在世时),亲兄弟外的任何事。
  那他来这做什么,做那置身扎背的硬木长椅上的孤影,对自己胡言乱语,妄图理顺思路,乞求神迹?
  “是你的好女孩Anna。”
  Dean靠前得前额都碰上膝盖,手指推拿,拧紧自己的短发,头皮发麻,奋力将Ruby的话赶出脑海,就让那些东西是恶魔渣滓口中的胡言吧。他却做不到。 诚然,他试过想要一拳揍在恶魔嘴上,但在他内心深处,除去愤恨和顽固,红发女孩揭开了粗糙的,□裸的现实。不知为何,他明白恶魔没有撒谎。
  ‘我怎能这么蠢呢?’Dean擦着疲惫的脸。他能肯定自己看起来糟透了,但他不管那些。帮Anna逃走,是否意味着发生在Castiel身上的事他也有一份?他愈是这么想,愈是看到深红色头发下,淡褐色的双眸不再闪烁无辜,而是更恶毒的反光,映在她冷笑着的上翘嘴角上。‘我真是个蠢蛋。’
  猎手仰起头,目光迷离,望着高挂在神坛后墙上的石膏十字架,瞬间被沮丧和愤怒淹没,喉咙里咽出一声绝望的哭喊。
  “你到底想从我这找什么?!!”
  Dean醉酒似地晃向前,无法直视;他是如此愤怒,至少找到了这Sam不会阻挠的出气处,他直吼出来。“我从来没要求负这种责任!”他破口大骂,双臂大幅度地挥舞。“我从来没要求要从地狱里出来,我从来不想要这些丢在我肩膀上的重量!你有什么权把我整到这种境地?!”
  他一手狠狠地摔在木长椅上以加强语气。“如果你在上头的某个地方,如果真的有个神,你在干嘛呢,哦?!!你是不是要坐在那,看着Lillith打破所有封印,将天启弄到下面的所有混蛋身上,看着一个叫你父亲的忠诚武士一遍又一遍被扯成碎片?你是哪门子的父亲啊??!!!”
  他走到圣坛几米以外,突然泄了气,靠在坛前的围栏上,低下头。那坛是放小麦包、葡萄酒,作团契的。Castiel的话语像是来自几纪以前,穿透呼喊后只剩寂静的教堂,回荡在他耳畔,跃动在易碎的彩窗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会有更多决定要做。我不艳羡你肩上的重负,Dean,我真的不。”
  ‘这是另一道试炼么?另一个“战场情况”下的考验?’Dean合上双眼,用力咬着下唇,直到尝到带铜气的血味。不该是这样。不日前他读过启示录,天使该是强大的,满溢仇恨,用他们那七支号角,七个碗或别的什么随时将上帝的愤怒降在地上的邪恶身上。当然他不当真期待传统的胖胖小天使,带着羽翼和光环的那种,但他有大概的预感,天使该成什么样。他们不该死掉。他们不该在遭同族背叛后被拖下地狱,沦为恶魔的玩物。
  ‘遭天谴的。’他跪下,将脸埋在双手中,从小时候妈妈让他背诵幼儿韵文起,第一次,Dean Winchester闭上眼,笨拙地画十字——是右肩,左肩,额头和胸前,还是其它地方?——试着去祈祷。
  
  “好感谢你让我们撞上这爆炸性消息呐。”Sam在直背椅上坐下,双手抱头。黑发女人从窗边转开,拉上窗帘。
  “还好啦,暴躁男。”Pamela将油腻的巧克力色发丝从脸上理开,笑了笑,边摸索着边绕过身前的障碍,毫无差错。“某只害羞的人在哪呢?”
  “呃……在教堂。”
  通灵师含糊地哼了一声,微微扬起头,让Sam感觉很诡异,好像她能看清他的脸似的。在她自己的家里,她不用戴墨镜,填补眼洞的白塑料珠子看着他,让他一阵难堪。
  “在我印象中,你老哥可不是上教堂的那种类型,”Pamela耸耸肩。“不过呢,我觉得我从前还是有很多没看到的——”
  “Pamela,如果你不愿意,你不必这么做。”Bobby插话了,声音很柔和,边在桌边坐下。他和Sam交换了短短一瞥,地球上真的没有比号称“全美最该死地强大的灵媒”更有胆看人类眼所不能见的世界的了。再说,他们真不想让任何人再冒丢掉眼睛的风险——就算Castiel正寄身于——Dean说的神圣版会计师形态里。
  “你们说天使需要帮忙了,对不?”
  “是啊。”
  “好吧,”Pamela的声音柔和了些。“如果因为去谢谢他,我得到地狱里看一看,我还是干的。那鬼祟的混蛋拿走了我的眼睛,不过,的确,他返还给我更多收获……”
  ***
  她落寞地独坐在房中,生平第一次,Pamela Barnes被全然恐怖的黑暗环绕,置身难以抵御的沉寂。她的通灵能力不但在流逝,更像是完全消失了。能聆听超自然物的低语没能让她感觉好些。自从医生将事件定义为很变态的意外,她就知道做“平常”人是什么滋味,而她很讨厌这滋味。
  迟疑地,战栗地,她伸手触碰环绕脸面的绷带。她的眼睛——或者说眼睛剩余的部分——痒痒的。尽管有外科手术治疗,失去双眼的空虚仍刻在她心里。不,她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凄惨地度过,对那些从前依仗她的通灵能力的人毫无用处,还瞎了?想哭的冲动顶上喉咙,闷成一声啜泣,神啊,她连掉眼泪的能力都没有了。一声紧张的呼吸打破了寂静,Pamela将脸埋在双手中。
  “Pamela。”
  说话声忽然飘出,就在她身旁,她几乎跳了起来,离开床边,思索着自己怎么无法敏锐地觉察出超自然波动。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柔和而厚重,能悄然迷倒任何女人,只不过她现在可没这心情。
  “你是谁?”她命令道,离开床沿,好让自己与不知名的入侵者离远些。那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房中的人没有碰她。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能感到男人走到她身旁,握住她的手臂,带她坐回床上。她想着要不要挣脱这相当稳的手握,要是在从前她能看到的时候,她早就踢了他的屁股,现在她不知道自己还做不做得到。“别害怕,Pamela。”
  那声音,就是那声音!她知道自己在哪听到过,尽管上次在她耳边的低语声更空灵。愤怒、热浪卷进她心里;Pamela猛力甩开手。“Castiel,”她嘶声说。“你还没惩罚够我偷看你么?”
  一声叹息。“我从未想过要夺取你的视力,我警告了你——”
  “是啊,是啊。”Pamela尖刻地说,挥开对方声音里的歉意。“你想要什么?”
  他拉起她的手,他的手既暖和又宽大,轻轻握住她,出奇地温和。“你愿意再看到吗?”
  这问话深入她的心灵,Pamela感到背脊发凉。可能有奇迹么?她马上拾回理智。不,当然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想的,于是你要拿走我的耳朵作交换?”她挖苦地说,她听得出自己很无理,但并不在乎。
  “要有信仰,夏娃的女儿。”他安抚性地握紧了她的手,然后将两根手指轻轻放在她眼前的白绷带上。Pamela退缩了一下,半是恐惧,半是因为眼睛难以忍受地发痒。此前神圣之火割去她的双眼时,并不是那么痛苦,但也好不到哪去。随着一声压抑的哭喊,她缩回双手,近乎绝望地扯开绷带……
  “你对我做了什么?”沁凉的晚风像爱人的手般触碰着她的皮肤;她睁开双眼,跌坐回床上,呼出一口气。
  包裹她的不再是全然的黑暗,而是一个充满灰色影像,白色轮廓的世界——然后她望向他,大胆地望向这她仅看了一眼就跌到黑暗里,仅看了一眼的,世上最美的造物。
  他就站在她眼前,由喷溅的火光,纯然的圣洁所铸造。巨大的羽翼伸展到极致,光芒点亮了他的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