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游戏动漫电子书 > (邪恶力量同人)六时六夜 作者:aimless traveler 译者:fari >

第6章

(邪恶力量同人)六时六夜 作者:aimless traveler 译者:fari-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造物。
  他就站在她眼前,由喷溅的火光,纯然的圣洁所铸造。巨大的羽翼伸展到极致,光芒点亮了他的全身,透过他的脸,驱逐黑暗。神的武士的荣光,让整个房间都充满超然的光晕。她缓缓站起,被那回望着她自己空洞眼眶的蔚蓝凝视吸引,轻轻唤出他的名字。
  “Castiel。”
  她发誓自己看到他笑了,在近乎盲目的亮光中(毫不夸张),天使离开了。夜的沉静再度回流时,Pamela放下掩着脸的手臂,缓缓抬起眼睑,近乎不敢奢望——
  那一刻,她当真泪流满面。“神啊……”她啜泣着,眼泪再次滚下她的双颊。“感谢你……太感谢你……”
  ***
  “Pamela?”Sam轻轻摇了摇通灵师的肩膀。“你还好吧?”
  她将回忆摇开,转向他。Pamela能看到对方的小狗眼放射着关切的光芒,尽管他身体的其他部分都呈现着白灰相混的力量漩涡。她回报了一个晕眩的微笑。“当然,暴躁男。”她咬咬手指,吮了下。“让我们开始吧。”
  “准备好了?”
  “我身体的每一寸都浸了圣水,包括我的衣服。而且还有法力护符和咒术。”她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在上面加上圣Jade的坠饰。“都好啦。”
  “如果事情不对劲,你能从那里出来的,对不?”Bobby担心地问。她停下吟唱,对他笑笑。
  “别担心。我早就学乖了。待会见。”
  
  他们不知坐了多久,一边一个地坐在Pamela身边,但没法保护她。Sam根本不知道,当她在地狱,在她自己的灵魂领域或者什么魔法之间游走时,他和Bobby要怎么保护她,但他一直紧张地坐着,准备应付任何突发事件。
  此时,Pamela躺在地上那巨大的封印里,看起来正在小憩。圣Jude的挂饰和十字架都环在她脖子上,各种宗教符号缠绕着,给她物质界最好的保护。Sam一直四处张望,到现在几乎都记熟了Pamela屋内的摆设。
  “你确定她弄对了仪式?”
  Bobby愤愤地看了他一眼。Sam连忙抬手退开。“抱歉,只是确认下。”
  “多嘴佬,”年长的猎手并不是真的生气,但也摇摇头。“和你哥一个样。”
  Sam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是个赞赏么?在他小时,他从来没时间天真无辜过。在猎手之家长大,不就是这个样嘛?他无意识地挠了挠头,咀嚼着Bobby的话。
  John从来不一直待在家里,尽管他很努力地和父亲搞好关系,他从来不像哥哥那样对父亲唯命是从。Dean曾拍胸口说,一切听John的话就能做个好儿子,而Dean就是那么做的——为此Sam一直纳闷自己为何努力跟他老哥学。
  “于是Dean去教堂了,唔?”
  “是啊,他说他要好好想想。”
  “如果Ruby没撒谎,那我们就没多少时间了。”Castiel没多少时间了。“译稿上是怎么说的,第六日?”
  Pamela一声尖锐的喘息打断了Bobby准备说的话。两人倾向前,什么都不能做,打破咒术意味着以最恐怖的方式将她拉出地狱。她全身僵硬,猛捶地面,喉咙一颤,一声惊恐的低语——
  “天上的耶稣基督!”
  
  冲过各种奇形怪状,冒黑烟的鬼魅,冷冷瞥过恶魔和他们正在折磨的一个个灰色灵魂,Pamela飘向散出光亮的刑架,上面挂着一个人形天使,脚尖仅仅触到地面。她身上薄薄的一层圣水让恶魔不敢靠近,但它们吐出鼻息嘶嘶,一看到她脖子上的十字架就别开眼,Pamela盲目地冲向前。无视身边的一切,通灵师拉着卡住天使的刑架。
  “Castiel?”Pamela用从未展露过的温柔,双手握住天使的脸,轻轻抬起他无力的头。没有应答。
  莫名地,她抚过天使脸上的印记,开始擦拭染在他皮肤上的血与汗。她拿起十字架覆到唇上,低声祈祷。又用它碰了碰天使的前额。神啊,求求你……
  他的睫毛抖了抖,抬起蓝色的双眼,望向她,眼里满是精疲力竭。她的心碎了,神那骄傲的武士竟被邪恶的链条锁着,撕去了尊严,失落了希望。“Castiel?”她再试了一下。
  他没有回答,因为他做不到,但她在心中感应到他疲惫的,快要断了的声音。
  ‘你不该来这。’
  “你也不该来,”她马上反对,在一只意欲接近她,又被咒语赶开的恶魔前都没有退缩一下。Pamela努力叫自己不要低头去看他血肉模糊的容器,但要忽略那些陷入皮下,扯开肌肉的钩子很难。
  ‘要有信仰,夏娃的女儿。神的预定自有公义。’
  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者说她的听觉感知,“你说这是公义?”你在说什么?
  Castiel的下颚在痛苦中收紧,仰头靠向刑架,仿佛尝试沟通都要走了他最后的力量。‘天堂掌握着命运,它一定公义。如果天父愿意,他会带我离开地狱。’
  “若他不愿意?”
  刚说出口,Pamela就想收回这句话。Castiel听后眼神里涌起的纯粹痛苦,让她知道自己的说法有多可怕。天使合上眼,发出一声颤抖的长叹,恍如垂死之人呼出的最后一口气。他的头无力地垂在胸前,身上的微光危险地摇曳着。
  冰冷的恐惧在她心中升起,Pamela再次向他伸出手,却被无形的力量向后硬扯开,让她无法呼吸,将她拖离脆弱的天使;恶魔热切地冷笑着涌上前,再次淹没它们的受害者。Pamela尖叫出声。
  “不!”
  
  “Pamela?Pamela!”有人用力地摇醒她;她抬头即看见Sam担心的褐色眼睛,她再也忍不住。Pamela紧紧抓住他的臂膀,就像在瞬间颠倒的世界里慌乱地要抓住什么,她让眼泪肆然流淌。
  【第五章完】

  第六章 破晓前的暗夜

  
  
  Chapter 6 Darkness Before Dawn
  第六章破晓前的暗夜
  Dean从未真心喜欢上阅读。它更像例行公事,而不是消遣娱乐,这就是为何在他们跑遍全国的猎魔路上,他总将研究工作交给Sam。或许书就是散发恼人的味道吧;每当他拿起一本合集,无论是诗集还是某个叫Tennyson的死白佬的东西,还是神秘事件年鉴,每当他翻页的时候,鼻孔里都塞满了霉味,让他的鼻子不自觉地皱起。
  尽管他不经常缩在一角,像呼吸空气一样狼吞虎咽美妙文字,他还是会读书的。有时会读——在他不能将文书工作全丢给Sam,或者实在无聊到没其他事可做时。
  或者在他已经摸索到绳索的尽头,却不知如何在尾端打上结,不知自己还能靠它撑多久,不知Castiel能撑多久。于是他去读书。
  “……你去打仗,要凭智谋。谋士众多,人便得胜。”
  他将新国际版圣经扔到教堂长椅后沿上,看着扉页窣窣地翻动,最终落回两侧,仍开启着。他注意到书脊上有裂纹,本来光滑、崭新的页面也有了皱。无数的手翻 过这本圣经,多少绝望的双手紧握它残破的封面,多少人颤抖着吻过书脊,乞求天上的庇护,带着咸味的泪水溅开在老旧,发黄的书页上。
  ‘我不习惯哭,但我需要这书给的帮助。’Dean满是疑虑的目光扫过繁复装饰过的天顶,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倾向前,手肘碰上膝盖,低下头。‘求你了?’
  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死寂,猎手沮丧地站起来走向神坛。疲惫的绿色双眼闪进黑暗,盯着基督受难像,皮革质地的靴底在地上敲出闷响,黯然回荡在教堂内室的沉默中。来,他低声祈祷,告诉我该怎么做。
  无人了解,他为何如此尽力去救这个天使,他甚至未见过他的真面目,而天使的声音他注定一听,便要倒在地上,双耳流血。对Dean Winchester而言,这些都不重要。
  ***
  “Dean,你不必这么做。你听到Pamela说她看到什么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超过我们能做的了!”
  “我欠他们的——”
  “你啥都不欠他们,至少这些天使冷漠到连他们的同族都不救。见鬼的,Dean,别再逞英雄!”
  “但我不像他们,Sam!我不能叫这六日牺牲垃圾发生到将我从地狱里拖出来的家伙身上。”祖母绿的眼睛碰上带着铁一般决心的褐色双眸。Sam如此激动,把下颚张得老大。
  “在你的契约到期前,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让你到地狱里去。以前是以前的事,现在我跟你说,我绝不允许你回到地底坑里去。”
  兄弟俩怒目而视,在打一场沉默的意志角力。幸好温家兄弟间隔着一张桌子和一个长沙发,不然可得打起来。“怎么,你要来阻止我?”Dean挑衅道,暗自希望弟弟能让步,却没那么幸运。Sam猛地点头,不愿退出大眼瞪小眼模式。毕竟,他可学到了“我就这么直,你能拿我咋办?”是最好的攻势。
  Dean甩甩手,拉过挂在厨房桌旁的椅子后的长靴,啪地扣上鞋,走时狠狠地甩上门。快速逃离他弟弟脸上痛苦的表情,逃离那他认为除父亲以外最亲的人。不想看到那眼睛里闪烁的,过于熟悉,而他一直不愿承认的情感——
  恐惧。
  ***
  膝盖撞上教堂地面,火辣辣的刺痛从大腿上传来,Dean都没有缩一下。他跪在那,深吸一口气,希望任何宇宙力量,或者平流层之上的某些神圣存在能去听,该死的,能去听他的祈祷。他双手握拳,而不是放松地垂在身体两侧,因为他不知道乞求天上的父救助时得遵守什么礼节。在心里向任何愿意听,愿意回应的任何神体喊道。
  ‘要是你不准备派任何人去救他,而你的士兵都很忙,忙着去做懂大局的那种类型的家伙……至少让我有机会去还这笔债。让我去做吧。’
  
  有的人声称痛苦是由疾病或外伤造成的身体不适,有的人认为精神挣扎和绝望会造成更大的痛苦。感到痛苦对有的人而言,只是感知上的幻觉,其他人则说它是由软弱离开身体造成的。Castiel不知道对凡人而言,哪种定义或比喻更接近事实,但他现在正忍受的……这种,这种是剧痛。
  十字架坠饰贴上他容器的皮肤时,给予的是任何灵魂能在深渊深处奢求的任何希望。天使能感知到在小小的十字架里,蕴藏着天父赐福的碎片。他紧紧抓住那一缕亮光,尽可能更长时间地留住它,让它温暖他的灵魂,让他能将注意力仅放在主的恩典上。
  ‘Crux sancta sit mihi lux。(退后,撒旦。)’
  平静没能活过足够长时间,Castiel能感觉到灼热的吐息喷在他脸上;他不自觉地警觉起来,他知道立在自己身前的扭曲怪物有着漆黑的灵魂,这黑暗爪上他的恩典,无论他如何虚弱地要防御——几乎和刚硬地钳住他的下颚,逼他抬起头的手指一样可感。
  “你在消磨我的耐心。我只再问一次。”Alastair每说一个油腻腻的字便转动转轴,旋紧一次刑架,咯咯作响的支架,发出比卡在上面的受害者更大的声响。“给·我·Lucifer的·容器。”
  恶魔狠狠地盯着天使,一丝冷笑爬上他的嘴角。的确,他开始觉得有点不耐烦,新的一天总是来得太迟,而他和新玩具消磨的时间总是一个样。地狱首席处刑人多年未享受过扑灭天界对手的神圣之光的乐趣了,他最爱看着决心和希望一点点从那不自量力的,天蓝色眼睛里褪去。
  Castiel清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