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哲学宗教电子书 >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 >

第23章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第23章

小说: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意你的坏脾气,但我却在意你不信的恶心。」他流着泪说,「我自知我是不信,因为我盼望得着自由,但我无法相信我是自由的。我无法相信神的话,说我已经自由了。」我说,「这次主日早上我要讲道,我必须去预备。对不起,我不能再逗留了,但我可以让你留在我的客厅;关于这不信的罪,你去跟神对付吧。」半个小时之后我回来,那位弟兄抓住我的手说,「赞美主,阿利路亚。」我问说,「发生什么事了?」「赞美主,我得自由了。」「你的脾气怎么样呢?」「我只知道这件事,我得自由了,我不在意别的事,因为我得自由了。」我问说,「你将要得着自由,还是你如今是自由的?」他回答说,「我如今是自由的了。」他走出门时又再说,「赞美主,我如今自由了。」两个月之后我遇到也就问说,「现在你怎么了?」他回答说,「赞美主,我是自由的。」四个月之后,我遇到他,又问同样的问题,他又回答说,「赞美主,我是自由的。」六个月之后,对于我的问题,他的答案仍是一样。这就是信心。信心不是说,「我将要得着自由,」或「神能使我得自由。」信心乃是站在神的话上,并说,「我是自由的。」
那么我如何能得着信心呢?我的眼睛必须得开启。这是对于信心最重要的点。我们不能单单坐下来说,「我得救了,我得救了,所以我就是得救的,」或者说,「我得医治了,我得医治了,我得医治了,所以我就得着医治了;」或者说,「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所以我就是自由的。」那是自己的提议,不是信心。不,我们需要眼睛被开启;我们需要从神的话而来的启示,使我们能说,「神已经听了我的祷告,我知道了!」我们可能不明白,但我们知道。我们可能无法解释是否听到一个声音,或看见一个异象等等,我们就是知道了。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我们知道就是了。你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字呢?你就是知道了。你不需要到户籍登记处来查对,或者过一阵子去看你的证照一下才能确定。你就是知道了。譬如有人会说,「神的话如此如此说。」那很好,但可能没有意义。不错,神的话如此说,但你知道么?我们若理论说,「现在我有一个启示,我得着了信心,我下一步该作什么?」那就是没有信心!信心是自然的。信心是:「主,我赞美你的名;事已经成了。」赞美是信心自然的结果,是从信心自然产生出来的;我们不必作出来。什么时候我们有信心,神就尊重这信心;什么时候有信心,就会有赞美,祷告就停止了。我们要说,「谢谢你,」我们就不会恳求了。不需要人催促我们赞美,因为我们无法不赞美。愿神教导我们信心真实的性质。一切祷告都是在那根基上蒙垂听的。
上章目录下章

二十五殉道
读经:
启示录二至三章,从略。
士每拿的教会
启示录乃是主耶稣赐给「他的众仆人」的。这里是一卷仆人的书,指示他的仆人将来必要快成的事。在这样一卷说到将来的书里,在给七个地方教会的书信中,有二封书信论到殉道的事,一封是写给士每拿的,一封是写给别迦摩的。在写给士每拿的信里,主没有一点的责备。「士每拿」原文的意思是没药,是苦的意思。没药是用以薰尸的药品(约十九39),与死亡有关。士每拿这个教会,就和她的名字一样,是受苦的,是一个为基督受苦的教会。主对这个教会的命令:「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二10)殉道、试炼、逼迫、受患难十日,这是命定给士每拿教会的。然而,主虽允许撒但加诸一切患难给他的教会,但主仍是限制撒但的作为——「你们必受患难十日」。十日在圣经中,意即非常短的时间(创廿四55;但一12),是不久的日子,代表在使徒以后的教会所受的苦是有限度的。
别迦摩的教会
别迦摩的教会乃是接续士每拿教会以后的情形。虽然士每拿的受苦停止了以弗所的退后,但那并不长久,到了别迦摩时,混乱就被带进来了。主对别迦摩的教会说,「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堤帕在你们中间,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启二13)座位原文的意思就是宝座,宝座是操权的记号。撒但掌权的地方,乃是现今的世界,世界就是撒但作王的所在(约壹五19;约十四30)。主说别迦摩教会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指明别迦摩教会是住在世界里。教会竟然住在撒但作王的地方,这是何等可怜的光景!在这样的景况中,主以他的殉道者为荣,他提起了他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他说,「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主盼望他的儿女们,能像安提帕一样,至死忠心,即使被杀,也要忠心坚守主的道,作主生命的见证人。
在前一封给士每拿的信里说,撒但把人下在监里;在这封给别迦摩的信里,却说逼迫、患难、殉道,都是在撒但所住的地方。根据写给别迦摩的信,撒但对教会的逼迫,是在一定的地方。撒但不只像约伯记所说,是遍地游行的,它还到处寻找可吞吃的人;撒但也是有它的住处的,是有地址的。撒但所住的地方,就是它逼迫信徒的地方。这就给我们看见,撒但安置它宝座的地方,也正是便利它逼迫信徒的地方。它设立宝座在它施行逼迫的地方,就是它杀害神儿女的地方。撒但可能在罗马、在里昂,或在伦敦,设立它的宝座,以便指挥逼迫。
殉道乃是主对每一信徒的要求
主对士每拿的教会说,「务要至死忠心。」(启二10)这说出一个特点,就是主要求人为他殉道。当信徒在任何环境中,遇到逼迫,危及生命时,主说,务要至死忠心,要以生命赔上。主的要求,一点不比生命更少。
在别迦摩的教会里,当安提帕被杀的时候,别迦摩就有一个「忠心至死」的人。主称安提帕为「我忠心的见证人」(启二13)。有一件希奇的事,就是二千年之久,没有人知道安提帕是谁。安提帕这名字,是圣经其他地方和历史所没有提过的,但主认识他,并且特别提到他。一个全世界的教会都不知道的人,却是主所特别注意的。人可以不知道他,主却不忘记他,并且提到他的名,说到他的忠心。圣徒的死,在主眼中是何等宝贝呢!主是何等注意那些为他的名殉道的人!「安提」的意思是反对,「帕」的意思是所有的人。换句话说,所有的人反对主的时候,安提帕也反对所有的人。殉道的人乃是主所看为忠心的人。我们必须告诉初信的人,主给我们看见,凡相信他的人,都得为他舍命。所有信他的人,必须不只盼望信他而已,并要盼望为他的缘故舍命。马太福音十章十八节说,「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二十一节又说,「弟兄要把弟兄,父亲要把儿子,送到死地;儿女要与父母为敌,害死他们。」教会二千年的历史,乃是与世人的恨恶连在一起的。凡接受主名的,就被人恨恶。人要把你们带到死地;「带到死地」不一定死,但是你要预备至死忠心。殉道乃是对每一个人的要求。
主说,那能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那能把身体、灵、魂都杀的,正要怕他(路十二4…
5)。撒但只能杀身体,不能杀灵魂,所以不要怕它。有位姊妹因着信主,被告到法官面前时,她还能笑。法官不让她笑,就打她,她说,「你能杀我的身体,不能杀我的灵魂;我里面的平安,叫我不能不笑。」我们要对初信的人说,有许多人,都是用自己的血来证明所传的道,如司提反、雅各、马可、马太、彼得、马提亚、安得烈、保罗、犹大(主的兄弟)、巴多罗买、路加、巴拿巴、提摩太、亚拿尼亚等,都是殉道的人。我们要让初信的人看见,作主的门徒要至死忠心。
信徒殉道的原因
如果初信的人问:为什么有这样殉道的事?你就要告诉他们,因为世人对主有莫名其妙的恨恶(约十五25)。就如马太福音十章二十二节所说,信徒要为主的名,被众人恨恶。这是撒但激动人作的,它总是跟在这些人的后面。写头二世纪殉道者事迹的海娄尔说,每年除了正月初一外,每天被杀的信徒,总在五千人以上。那时传福音乃是藉着血,因此有一句话说,血乃是福音的种子。有些罗马兵杀了信徒以后,看见他们殉道时的情形,大受感动,也就信了主,并且也要求被杀。因着撒但恨恶基督的名字,它的跟从者所行的都是罪,又不喜欢被光照,就常杀害信基督的人。信徒被杀,一面是为要忠心,不愿马虎对待他的主;一面乃是要照圣经所教导的,承认主的名。马太福音十章三十二节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
基督徒的殉道,与别的人不同;别的人都是跑不了被捉的,基督徒却是能跑而甘愿为主的名不逃跑。有人被带到偶像面前,人要他拿一柱香放在偶像那里,他都不肯,结果就被丢在野兽坑里,被野兽吃了。罗马教大逼迫的时候,你若承认那弥撒,他们就放你;若不承认,立即被杀。无论在何种情形之下,信徒都选择了承认主的名。所有神的儿女都知道,那能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他不过只能杀身体罢了。有许多人被杀时,他那庄严的样子,实在是美丽好看。保罗在使徒行传二十章二十四节说,「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成就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乃是教会的路。在使徒行传十五章里开会时,雅各与彼得及各位长老,写信举荐保罗和巴拿巴二人时,也说「这二人是为我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26节)。
基督徒之所以殉道,一面是因世界的逼迫,一面是从罗马教来的,就如约翰福音十六章二节所说,「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在罗马教里有些人是信神的,他们以为杀了基督徒就是事奉神。因着从这两面来的迫害,基督徒殉道的事,成了教会历史中美丽的诗章。
二千年来的逼迫都是如此。路德马丁时,因着罗马教的逼迫,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西班牙时代,罗马教杀的人也很多;义大利墨索里尼时,杀的人也不少;一九二九至一九四○年,在苏联有一百三十几万基督徒被杀。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三节,说到敌基督是大罪人,他是抵挡主的。启示录十七章六节说,大淫妇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一面是从世界来的逼迫,一面是从罗马教来的逼迫。这些逼迫要追上神众儿女的脚踪。
殉道者的脚踪
伊格那丢
伊挌那丢(Ignatius)是在安提阿听见约翰传福音后,信了主的。也因着在罗马皇帝面前传福音,而被下在监里,被打得非常厉害。罗马兵强迫他用手去拿火,用指头去拿油,放在两腿之间;还用烧红的钳,钳他的肉。最后他被抛在野兽坑里,让野兽吃掉了。他还没有到罗马之前,自知必死无疑,就写了一封信给坡旅甲说,「我没有到罗马以先,要与野兽争战,被捆绑在残忍者中间。我待他好,他待我却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