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哲学宗教电子书 > 禅说庄子(一) >

第7章

禅说庄子(一)-第7章

小说: 禅说庄子(一)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丰富灿烂,你的镜头指向哪里,就只能取到那一点,只能取到那一个画面,必然就有所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你一拣择,就是从大道中裁剪了一小片下来,你就在天地万物间拣择了那么一点。〃是拣择,是明白〃,你把注意力关注到这一点上,当然是明明白白,摆在我面前,因为是现量不是比量,所以我肯定能明明白白。但赵州老和尚话语一激转,说:〃老僧不在明白里,是汝还护惜也无?〃我不处于这种状态,而且永远不处于这种状态,你们大家敢不敢这样莫名其妙?觉不觉得可惜?

    人类社会引以为骄傲的,不就是知识和文化吗?但这些超级禅师把这些一扫而空了。下面一位和尚就提问:〃和尚既不在明白里,还护惜个什么?〃既然都不在明白里了,还护惜什么?你一护惜就是明白。赵州老和尚耍赖说:〃我亦不知。〃这和尚还不放过,又将了赵州老和尚一军:〃既不知为什么,道不在明白里。〃此和尚分别思维很重,逻辑思维又严密,处处逮着老和尚的逻辑漏洞。老和尚架子大,只说一句:〃问事即得,礼拜了,退!〃你话问完了,磕个头,走人!

第三部分 3。语言好比川戏的变脸

    上面这则公案和《庄子》的关系如何?我们如何理解这一系列东西?我们看现在佛教网站上的帖子,这些官司打得真热闹啊。在网上你要和哪位争是非?哪怕你堂堂正正,老老实实,但彼此之间,谁管谁呢?人人都要一逞痛快,拿庄子的话说,〃其所言者特未定也〃,你把自己的话表达清楚没有?人家如何理解你的东西?是不是真正理解了?我们看到,往往是前一句话还没有理解,还没有搞明白,后一句糊涂话马上又冒出来了。

    西方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称为〃聋子的对话〃。每个人并没有把对方的话听懂,也很少有人能够非常谦虚地把自己放下,认认真真地听别人表达意见。这就是人与人交流的可悲之处。很多误会,很多是非,都由此而来。每个人都有个性,每个人都有嗔慢之心,自然每个人都有自以为是的地方。我有时候到网上看众生相,哎呀,真的好看。留意一看,谁又是真谦虚的呢?都觉得自己了不得。有体会了,有高见了,有心得了,于是噼里啪啦就在网上甩出来。

    所以庄子说〃夫言非吹也〃。〃吹〃是大自然的东西,是大道运行,可以叫〃吹〃。你说是〃润物细无声〃也好,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也好,不管它,那是自然的事,老天爷想怎样就怎样。但是语言表达出来就不是这样,完全就是主观的东西在里面运行,也就是表述人的认识。人的认识包括了情感的东西、意志的东西、知识性的东西和自以为有所得、有所见、有所知的东西。这里翻译过来就是,各人有各人的成见。什么东西能说得清楚呢?但是〃其所言者特未定也〃,每个人的语言表达都有其模糊性、不确定性。没有谁的语言能够把需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得很精确、很清楚。

    好在西方的逻辑学也好,科学也好,它在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科学上非常严密,如果没有准确的表达就不行。人要到月亮上去,如果运算误差一小点就上不去,设计火箭、飞船稍微不到位,就要出事。科学技术需要绝对的准确性,当然,这个绝对也要打个引号,也不是真的绝对,但至少失误的几率要控制在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之内,控制在一定程度上。但是作为人与人之间,特别是情感的、文化的和事务上的交流,就不是纯粹数学类的论证了,因为数学上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都可以经过论证,那就容易。但是我们不是在数学中、物理学中过日子啊。哪怕你做生意,也还是在情感上、利害得失上过日子。既然是处于这种状态,〃其所言者特未定也〃,那么我们所说的话,肯定就具备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我今天看到某人来了,心里很喜欢。如果来人是个女士,就不敢随便说〃喜欢〃二字,肯定要变一下。看到老板来了,要想弄他一点银子出来,也不可能直接说出来,你可能会九曲十八弯之后,才表达出来。看到领导来了,你要套点近乎,你又会想怎么个套法最好。人与人之间说话,只要涉及到利害是非,那个语言转得啊,比川戏的变脸还要快。

第三部分 4。听蛋壳里的小鸡崽说话

    下面的这几句就更深一层了:〃果有言邪?其未尝有言邪?其以为异于音,亦有辩乎?其无辩乎?〃

    我们说了话,我们真的说了那么多话吗?你讲那么多话的目的是什么?别人听进去了没有?别人听了有没有作用?宋朝有位禅师当着皇帝的面吼了一声,问旁人:〃有没有?〃回答说:〃有。〃过了一会儿,又问:〃听到没有?〃回答说:〃没有听到。〃既然现在听不到了,那就是无,但是你现在没有听到,不能否定刚才那一吼啊!刚才那个就是有。你说刚才那是有,但现在没有了,是无,那这一声吼到底是有还是无?这就是非有非无啊!你说无的时候,并不妨碍刚才那一声有;刚才那个有,到现在没有了,的确就是无。所以就这〃有无〃两个字,我们用这么简单的事情来解释都说不清楚,真是玄妙无穷啊!

    那么我们说的话,我们发表的种种高见,种种自以为是的东西,真是有吗?真的没有吗?人的一生就这么一点点时间,充其量就这一百年,真的会有我们的辉煌吗?真的又没有这个辉煌存在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果有言邪?其未尝有言邪?〃人与人之间,经常是大家都在说话,好多都是废话,都是转弯抹角的话,语言都戴上了好多层戏脸壳子,把自己遮盖起来。说来说去,就都说不清楚了。这样的语言到底算说了,还是没说?说不清楚。我们仔细考究一下:人与人之间往来的语言,都经不起推敲,很多都是废话、空话、莫名其妙的话。到底后面表达什么意思?目的是什么?动机是什么?那都是绕山绕水的,在知己面前说话都麻烦。

    我们在龙江书院都三个年头了,大家相互说些话,有时就会引起麻烦、误会。说话稍微不仔细点,不谨慎点,都会给自己或别人带来麻烦。佛教中观的理论说,一切语言都是戏论,既然这样,也就没有一个标准了!所以我们看,中观是这样讲,庄子也是这样看,他把这个〃无常〃已经说得很透了。

    〃其以为异于音〃,什么叫〃音〃?就是母鸡孵蛋,小鸡要出壳之前的叫声。鸡蛋里小鸡的声音,我们听它说的是什么呢?我们听不懂,就像念的咒。这只小鸡说〃妈妈我热〃,那只说〃妈妈我冷〃,但是人能知道它们说的什么吗?听得清楚吗?人都不知道大公鸡、大母鸡说了什么,何况还是在鸡蛋壳里的小鸡说的话呢?对我们来说,听起来就像天书,就是它骂你,表扬你,我们都听不懂。

    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对大道而言,也只是〃音〃而已,就像没有出壳的小鸡崽的语言一样没意义,含含糊糊的。特别以前封建王朝里,在金銮宝殿里的很多对话,皇上一问,这些辅政大臣答话,牛都踩不烂,不知道说什么,总之是八方不沾边,说是也不像,说非也不像。问他一些军国大事,要喊拍板做决定,一个个斜肩膀,绝对不承担责任,说的话比泥鳅还滑,绝对不会让你逮到。这些都叫〃音〃,因为你听不懂嘛!

    〃亦有辩乎?其无辩乎?〃你能明白他说的内容吗?你不明白他说的内容吗?究竟他说的有内容,还是没有内容?你能认识它,还是不能认识它?这些都是说不清楚的。所以人与人的交流是〃聋子的对话〃。为什么这样说呢?

    我们今天交流,你在想其他的事,根本没有听我说什么,对不对呀?那我就白说了,你也白听了。我说的时候,你立刻以你的成见来感觉,甚至还没有把我的话听明白,你就开始反驳我,或者你还没听明白,你就开始赞同我,实际上也没有达到真正交流的目的。真要交流的话,一定要心平气和地把自己放空,空空如也。就像这个录音机一样,它什么主见都没有,它老老实实地给我们录音,录了音以后,它就完整地把我所说的保存下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再通过我们的理智,通过我们的般若智慧来分析它对还是不对,是还是不是。我们都要把这些看好,才能达到交流的效果。不然我在这儿说话,你马上就〃啊〃一声,这样那样的,或者赞叹,或者是批评,或者是离题万里,说一些不相干的话与我周旋,这样就不能达到交流的效果了。

    庄子已经说了,〃亦有辩乎?其无辩乎?〃通常书上的白话解释多不到位。到底这些语言你能够分辩清楚吗?你还是辩不清楚。

    所以回过头来,看赵州老和尚那句〃老僧不在明白里〃,真正是高明!越是头脑清醒的人,其实越糊涂,活得好累啊!我们身边的这样事那样事,你都想把它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好累啊。所以郑板桥那句〃难得糊涂〃,一写出来就大行其道。难得糊涂,好舒服,好亲切!特别是那些身心交瘁的人,看到这句话,那真是如饮醍醐,如醍醐灌顶,那个感觉很舒服。所以,〃亦有辩乎?其无辩乎?〃值得我们去辩吗?不值得去辩吗?能够去辩吗?辩得清楚吗?

第三部分 5。真伪是非的由来

    〃道恶乎隐而有真伪?言恶乎隐而有是非?〃你说道是隐藏着的吗?日月星辰、生老病死,明明摆在这儿的嘛!它并没有回避我们啊!它就像一个祼体模特一样让我们一览无余。但是每个人又都看不见道。我们的生命明明就现现成成伴随着我们,但是我们要认识自己的生命,却下不了手,无从下手啊!我的真如就在我身上,我的菩提就在我身上,但是我们就是看不见,摸不着。那么它躲在什么地方了呢?它是怎么躲起来使我们看不见的呢?它明明在,我又看不见。我们明明都知道菩提、大道就在这里,但是我们就是无法进入。

    〃道恶乎隐而有真伪?〃大道它并没有躲藏起来啊,但是为什么一经人们去表述,就有了真伪之别呢?我们常会看到很多事相,这个是真的吗?那个是假的吗?这个是吗?那个不是吗?所以在学道的过程中,在认识道的过程之中,真真假假、是是非非的东西太多了,你摸得清楚、弄得明白吗?

    〃言恶乎隐而有是非?〃你说出来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很清楚啊,为什么人们听了以后,会产生不同的理解,会有是非对错之分呢?而且你说话的时候,把你的话表达清楚了没有?有没有隐藏啊?

    以前说要老老实实向党交心,但是当年向党交心,向毛主席交心,有几人在真正交心呢?那时说话还是绕着圈子在说。我们应该使自己的语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言必了境,也就是说让语言都符合逻辑,让语言的使用都准确无误。但是我们又不是专门的语言学家,也不是逻辑学家,更不是数学家,我们也不是语言机器人,平常又没有专门的思维锻炼和语言锻炼,要让我们把话说得清楚明白,滴水不漏,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语言表达的东西,思维表达的东西,到底什么是〃是〃,什么是〃不是〃?这个标准是什么呢?没有标准。正是因为这个标准谁也无法确立,于是乎才产生了人的是非。东方的〃是非〃,西方的〃是非〃,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