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我的娇妻(典心) >

第16章

我的娇妻(典心)-第16章

小说: 我的娇妻(典心)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见江震要找的是静芸,那女孩突然脸色大变,火速跳上机车,用最快的速度逃走,仿佛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带著什么可怕的传染玻

不只是那年轻女孩的态度有异,整条街上的人,有的严肃、有的兴味盎然,都开始交头接尾,小声的议论纷纷。

江震咬紧牙关,把拳头捏得死紧,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消防车却用最慢的速度,紧跟在他後面,成大业的声音,持续从扩音喇叭里传出来。

「警告逃妻、警告逃妻。林静芸,你老公来找你啦!警告逃妻、警告逃妻。你要是想跟他回去,就快点出来;你要是不想跟他回去,也要快点去躲起来啊!」成大业懒懒地坐在车上,拿著麦克风大声疾呼。

江震暗暗咒骂了几句。

该死,这家伙根本不是要帮他,而是在阻挠他!静芸要是愿意见他,老早就自动回台北了。她会在这儿住了两周,代表她根本不愿意回去,要是她听到扩音喇叭的内容,听到他来了,她肯定会逃得远远的。

成大业恶搞得欲罢不能,改用「柔情攻势」,口气一变,转成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文艺腔,深情款款的说著。

「静芸,你快出来啊,你丈夫很想你呀,想得不能吃、不能睡,刚刚还在警局里哭了呢!」他愈说愈乐,掰得格外流畅。「你知道吗?他哭得像个婴儿,嘴里还不断喊著你的名字,说不能失去你、不能没有你呀!」

路人们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视线直盯著这脸色严酷的大男人,难以想像他会因为想老婆,想到痛哭流涕。

扩音喇叭里,再度传来成大业亲切的询问。

「江学长,你还需不需要面纸?快把你眼角的泪擦一擦吧!」

江震心里的怒火蒸腾,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他捏紧拳头,忍耐著成大业的调侃,一步步的往前走,执意要找到静芸;心里暗暗咒骂,要是此刻手上有枪,他绝对会转过身,一枪轰掉那家伙的脑袋!

扩音喇叭里,接著又传出难听到极点的歌声。

「台湾宝岛、文物丰垄复兴基地、主义恢弘……」成大业开始唱起警校的校歌,准备用最难听的嗓音,多唱几首歌,让学长好好欣赏。

可怕的歌声,终於让江震的愤怒爆发了!

他在原地站定,转过身来,对著消防车咆哮出声。

「他妈的,你这个拿女人手帕的娘娘腔!」

此话一出,成大业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三秒。然後,仗著厚如铜墙铁壁的脸皮,他深吸一口气,将头探出车窗,用最大的声量,抓著麦克风大吼。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爱我老婆啊!」

围在街道两旁,观看这场好戏的街坊邻居们,听见成大业的大胆告白,有的大笑、有的猛吹口啃,还有人用力鼓掌。

「好啊,说得好啊!」

「不愧是我们镇上的消防分局小队长。」

「向柔没嫁错人啊!」

看到大家如此捧场,成大业更是乐得朝众人挥手,再接再厉的喊道:「小柔,我爱你!我绝对不会让你怀著身孕离家出走的!」

众人闻言全都笑了出来,唯独站在消防车前的江震,脸色始终铁青难看。

他捏著拳头,正考虑先把消防车的车门给拆了,再把该死的成大业拖出来痛揍一顿时,前方不远处那一栋占地面积不小的楼房,门口边缘正冒出一颗小脑袋,眨著乌黑大眼,小心翼翼的往外探看,碰巧跟他对上眼。

是静芸!

瞬间,成大业就被江震抛到脑後。

他拔足狂奔,用最快的速度,冲向那栋楼房。

静芸瞧见江震,吓得缩回屋子里。她左顾右盼,因为紧张过度,一时找不到可以躲藏的地方。更何况,他最擅长的,就是搜寻,要是留在屋子里,他不用费多少功夫,肯定就能把她揪出来。

情急之下,她只好穿越屋子,直接从後门落跑。

楼房後方,是绵延直到天边的花田,静芸沿著乡间小路,拚命的往前跑。她不敢回头,只能用尽力气,没命的往前跑,活像是身後有鬼在追。

轰隆的脚步声,愈靠愈近。

江震要追上来了!他要追到她了!他他他他他他……

她愈想愈害怕,吓得脚步一颠,差点就要摔下花田。

後方传来怒吼。

「你挺著大肚子还跑什么跑?!」江震白著脸大吼,看见她差点摔进花田时,他的心跳差点停了。「不准跑!给我站住!」他大声下令。

静芸迟疑了三秒,顾忌著肚子里小生命的安全,却又不想待在原地,乖乖束手就擒,让江震逮回去——

她开始快步走。

只是,江震的体能,本来就好得惊人,就算她竭力奔跑,都跑不赢他。这会儿,她只能快步前行,当然没一会儿,就被他轻易追上。

强健的臂膀,无声无息的探来,将她从身後圈抱起来。熟悉的男性气息、暖烫的呼吸,将她笼罩在他的怀中。

江震低下头来,靠在她耳边,用轻柔而危险的语调,开口说道:「你再敢挺著大肚子跑,就给我试试看。」

xs8

罔顾她的挣扎舆抗议,江震抱起妻子,转身走回那间楼房。打开後门,他抱著她进屋,穿越过厨房,走进偌大的客厅。

屋内的摆设,以原木为主,简朴中也不失气派。倒是几样家具上,包覆缀著蕾丝的拼花棉布,而电视柜的最上一层,则是摆著数个精致手工布偶,俨然是全家福的景象。

他的猜测没错,这段时间,静芸应该就是住在这间屋子里。

一直走到原木大桌旁,江震才放下她,让她坐在桌面上。只是,她粉臀才刚落桌,娇小的身子就猛地往外跑,妄想逃出他的掌握。

宽厚的大手,轻而易举的把她拉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静芸挣扎喊叫著,像只被激怒的小猫,粉拳乱挥乱打,拚命揍他。

「休想!」他冷冷的回答。

任凭粉拳胡乱落在肩上、胸上,江震却不为所动,俯下健硕的身躯,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有效的控制她的行动,让她只能被笼罩在他的视线之下。

幽暗的目光,逼得静芸无法迎视。她转开视线,故意不看他。

「为什么不回家?」江震问道,一手捏著她小巧的下巴,硬是将她的小脸转过来。

她别无选择,只能抬头。

虽然,她老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知道江震一定会找上门来。但是,真正见著他出现时,她还是吓得慌了手脚,直觉的就想逃走。

可惜,她跑得不够快,三两下就被他逮了回来——

红嫩的唇办,飘出一声叹息。

唉,算了,被逮回来也好。迟早,她都是要面对他,把话说明白,为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彻底做个了断。

「我不想回去。」她轻声开口,静静的看著他。

他见过这个表情。

那天,他失信没陪她去产检,回到家中後,她固执的逼著他回答问题。得到答案之後,那张小脸上,就出现了这样的表情。

一种万念俱灰的表情。

江震的胸口,突然莫名的揪紧。他直觉的知道,自己即将失去某种很重要的东西……

顽强的自制,压抑著心中的慌乱。他神色不变,开口又问。

「为什么?」

静芸回答得很简单。「我不想再见到你。」她笔直的看进他的眼里,一字一句的说:「我要离婚。」

自制力崩溃了,江震深吸一口气,怒声大吼:「离婚?!就因为我没陪你去产检,你就要跟我离婚?」

「不只是因为产检。」

「那又是为了什么?」

她垂下小脑袋,双手抚著孕妇装上的花样。「这不是我要的婚姻。」她轻声说道。「我愿意结婚,是因为我爱上你。可是,你愿意结婚,却只是为了孩子、为了责任,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像是可有可无。这样的婚姻,我不要。」

他低咒一声,单手扒过黑发,愤怒的眯起眼睛。

「是谁说的鬼话?」

「你。」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对我是可有可无的!」

「但你会娶我,的确是因为我怀孕了,不是吗?」

他无法反驳。

静芸垂下眼帘,克制著不让泪珠滚落,这两个礼拜以来,她已经为了他,哭泣过无数次了。

屋子里一阵静然,沈重的氛围,笼罩著两人,教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终於,她深吸一口气,轻声打破沈默。

「我要离婚。」

「我不答应。」

黝黑的面容上,满是凝重的表情,浓眉始终拧紧著。

看著他的表情,两人相处过的点滴,又涌上心头。她心头一紧,几乎想伸手抚去他眉间的结……

白嫩的小手才刚有动作,就被她自个儿压下。

不行不行,她不能心软!这桩婚姻得快快结束,要是再继续拖延下去,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会是一场折磨。

她这么爱他,他却不能回应她的爱。要不是因为她意外怀孕,根本就不会有这段婚姻。他并没有像她一样,深深被那夜的点滴所撼动。

各种思绪,在她心中翻滚。肚子里的宝宝,突然翻了个身,她双手抚著肚子,感受那神奇的震动。

蓦地,江震突然开口了。

「好,我留下来。」

她困惑的眨了眨眼,一时之间,还意会不过来。

「什么?」

他注视著她,黑眸炯亮,轻声说道:「我也要住下来。」



第九章

这个男人说到做到,居然真的住下来了!

静芸的临时住所,是大姊安排的。

大姊有个大学同学,名叫欧阳欣欣,嫁给了向家的长子,就住在这个镇上,大姊拖著她,连夜南下,上门拜托欣欣,暂时收留静芸一阵子。

欣欣跟丈夫向荣,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热心的向家爸妈,看静芸清纯得惹人怜,又挺了个大肚子,立刻揽著她进屋,安排她住进女儿出嫁前住的那间房。

这个小镇纯朴可爱,人们知道她怀著身孕,离家出走,全都心疼极了,抢著要照顾她,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这段时间里,她的心情好了些,却仍愁眉不展。

她料到,江震总会找上门来。

她料到,他们之间,会有一场争论。

只是,她没有料到,江震居然一口气请完八年的年假,准备陪她留在镇上。

向家爸妈见到江震出现,起先是错愕,但跟他经过一番长谈後,反倒改了主意,决定劝合不劝离,无条件的接纳他,也让他住进来。

静芸当晚就决定落跑。

谁知道,她才拖著粉红色行李箱,慢吞吞的走出房门,就陡然撞上一堵高墙。

痛!

她捣著鼻子,踉跄退了几步,疼得都快哭出来了。

一双坚实的臂膀扶住她,让她走回床边坐下。

直到那阵疼痛过去,静芸才仰起头来,咬著粉嫩的唇,瞪著眼前的男人。

「你为什么站在我房门口?」

「因为,我刚好也要住这间。」他放下行李,用最平常的口吻说道,一面打开行李,开始拿出日常用品。

要不是肚子太重,静芸绝对会当场跳起来。

「什么?不行不行,你不能住这间房间。」她双手乱摇,卯起来拒绝。

「为什么不能?」他问。

「因为——因为——因为我住在这里——」

「就因为你住在这里,我才要跟著住进来。」他放好衣物後,竞转过身,去翻她的粉红色行李箱。「我们是夫妻,理所当然要住在一起。」

「我要跟你离婚了!」她捏紧拳头,其实好想挥出粉拳,打得他远远的,再也不能碰她的行李。

「我不答应。」他重复,而後强调。「永远都不会答应。」

江震迳自翻找她粉红色的行李箱,然後拿出那个新娘娃娃,搁在书桌上。他看著它,黑眸垂敛,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24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