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我的娇妻(典心) >

第3章

我的娇妻(典心)-第3章

小说: 我的娇妻(典心)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唔,难道——难道江震不在家吗?

她不肯死心,决定再试最後一次。

电铃声三度响起,催魂似的响了又响,她牢牢按住电铃,忍著那刺耳的铃声,直到食指发酸、直到耳里轰轰作响——

厉声的咒骂,有如平地炸雷,陡然从屋内传出。

「他妈的!别再按了!」

他在家呢!

只是听到江震的声音,她就觉得脸儿发烫。她匆忙收回嫩指,紧张而期待的站在门前,乖乖等著。

咒骂声从屋内,一路穿越过庭院,来到门前。

木门被粗鲁的打开,重重撞在墙上,斑驳的红漆又被震落些许。江震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猛狮,眼里满是红丝,脸上凶恶的表情,像是想把按门铃的人活活掐死。

「妈的,谁啊?!」

震天价响的咒骂,轰得静芸用双手遮住耳朵,缩著脖子,忙不迭的道歉,急著说明来意。

「对不起,打扰你了吗?那个——呃,我是来拿——」话才说到一半,却因为眼前的「美景」,瞬间没了声息。她张口结舌,呆望著江震,晶亮的眸子瞪得又圆又大。

哇,他没穿衣服呢!

严格说来,江震是没穿上衣,精壮的身躯半裸,下半身只穿著一件黑色的拳击短裤,露出结实有力的双腿,性感的男性魅力,简直让任何女人都无法招架。

只可惜,白色绷带从他的右肩横越宽阔的胸膛,厚厚的裹了好几层,破坏了这幅「美景」。

「你受伤了!」她惊呼出声。

「我知道。」

江震面有愠色,步伐一转,健硕的身躯往屋里走去。

静芸抓紧拼布背包,急急追了上去。「江先生,我、我我我我——我是来拿毯子的。你记得吗?大姊结婚那天,我们约好的,你要我周二过来拿。」她亦步亦趋,一路跟进了屋里。

「毯子在墙角,出去时记得把门关上。」他头也不回的说道,走进客厅後,就直直朝卧房走去。

失望的情绪,悄悄爬上心头。静芸咬著唇:心里惋惜著,没机会跟江震多多相处,少了一次培养感情的大好机会。

她提起防尘袋,考虑著是不是该跟他说声谢谢,或者道声再见——

砰!

卧房内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江先生!」静芸丢下防尘袋,顾不得羞怯,匆匆的跑进卧房。

窗外的绿荫,遮蔽了阳光,卧室内显得好阴暗。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大床,没有其他家具,半裸的江震,就趴伏在床上,紧闭著双眼,薄唇抿成一直线,忍受著强烈的痛楚。

刚刚的声响,似乎就是他跌趴在床上的声音。

还好他是摔倒在床上。不过,就算是摔倒在床上,肯定也很痛吧?!

静芸站在床畔,小心翼翼的低头,端详著江震的脸色。晶亮的黑眸,扫过那张俊脸,因为瞧见他灰白的脸色,眸底浮现深深的担忧。

床边的地板上,散落著几包药袋,她悄悄捡拾起来察看,发现每一包的封口都完奸如初,未曾拆封过。

「江先生,你还好吧?」她搁下药包,靠得更近,乌黑的发辫垂落,不经意扫过他的肩背。

他睁开眼睛,因为疲倦与虚弱,未经半点掩饰的眼神,比平日更锐利灼人。

「你还有什么事?」

「你没有吃药吗?」她轻声问道,又看了药包一眼,发现这些药,都是昨天开出的。

锐利的眸子再度闭起,江震闷声不答,乾燥的薄唇抿得更紧,刚冒出的胡渣,满布强壮的下颚。

「我帮你倒一杯水,奸不好?」她柔声开口,试探性的问著。

躺在床上的他,一动也不动。她忐忑的等了一会儿,几乎要以为他已经睡著,或者昏过去了,才听见一声鼻音,从他嘴里哼了出来。

「嗯。」

喜悦点亮了她的眼儿,她如领圣旨,迈开腿儿,咚咚咚的跑出卧室,在客厅张望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厨房。

厨房很乾净。

实际上,是太过乾净了。

厨房里一尘不染,流理台上只搁著一台微波炉,看不见锅碗,也看不见开饮机,更找不到热水壶,而瓦斯炉台更是崭新簇亮,新得像是从来不曾使用过。

她打开柜子,找到一些警政署在过年过节时,送给警员们的锅碗与杯子。她拿出一个杯子,洗净之後,才打开冰箱,继续搜寻饮用水。

冰箱里头,只有啤酒与矿泉水,唯一称得上是食物的,是置蛋架上的两颗鸡蛋。她拿起鸡蛋,却发现鸡蛋轻得出奇,她疑惑地摇了一摇,却赫然发现蛋里面竟然是空的,真不知道是在冰箱里「长眠」多久了。

难怪江震会这么虚弱,他受了伤,却没吃药,甚至也没吃什么食物!

静芸倒了一杯矿泉水,走回卧室里,在床边蹲下。

「江先生。」她小声的叫唤,等到他睁开眼,勉强坐起身子,才将水送到他面前。

他接过水,仰头一饮而荆

「你有吃东西吗?你都没有吃东西吧?」她追问著,心里满是担忧。

江震大手一松,把空杯搁下,迳自又倒下休息,脸色比先前更灰白。

空杯在床上滚啊滚,眼看就要跌下床,她慌忙伸出手,接住那个杯子,尝试性的再度开口。「我弄点东西给你吃,奸不好?」

轻柔的声音再度响起,像是恼人的小蜜蜂似的,在他耳边嗡嗡叫个不停,持续干扰他休息。

他再度睁开眼睛,望著那张热切的小脸。

「你没别的事干吗?」

静芸咬著唇,想了一会儿。

「嗯,我下午没事。」她纯挚的回答,长睫轻眨,丝毫不介意他粗鲁的口吻。「这样吧,你休息一下,我去出去买菜,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她就抓起背包,匆匆的跑了出去。

江震半撑起伟岸的身子,还来不及开口,她已经出了门,还奉行他先前的吩咐,乖乖把门关上。

他虚弱的闭上双眼,又倒回床上,薄唇吐出无声的咒骂。

该死,他还得再起来,替她开门一次!

xs8

采买大量食材後,静芸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她提著大包小包,一路冲回大门前,才陡然停下脚步,瞪著紧闭的大门发愣。

唉啊,糟糕,门关上了!

逼不得已之下,她只能伸手,去按那个刺耳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电铃,然後快快收回手,在门前探头探脑的等待。

一会儿之後,门内有了动静,江震拖著步伐来开门。这次,他的脸色死灰,薄唇紧抿著,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打开门之後,高大的身躯一软,几乎就要瘫倒。

静芸丢下手里的大包小包,连忙跨前几步,想也不想的伸手,撑住他健硕的身子,就怕他昏倒了。

「江先生,你还好吧?」软嫩的双手,平贴在他胸上,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脸儿晕红,而他的体重,却让她纤细的手臂难以支撑。

高大的身躯又滑下些许,她双手发麻,颤抖得更厉害。眼看江震就要摔倒,她情急之下,只能再跨进一步,站进他怀里,让他全身的体重,都倚靠在她的肩上。

江震的头,紧靠著她的颈窝,热烫的男性呼吸,吹拂过她的颈、她的锁骨,让那张粉嫩的脸儿,转眼羞得像是红苹果。

她从来不曾跟男人靠得这么近。近得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与他热烫的体温……他是这么热,黝黑平滑的肌肤火烫,就像是——就像是——

晶莹的眼儿,突然瞪大。

天啊,江震在发高烧呢!

羞得有几分忐忑的情愫,陡然被担忧取代,静芸深吸一口气,挺直单薄的肩背,用尽吃奶的力气,撑著江震往屋内走。花了十几分钟後,半昏迷的江震,终於被她拖回卧房,放回床上躺好。

顾不得自个儿的疲累,她坐在床边,整颗心都惦在他身上。

嫩嫩的指,轻触江震的肌肤,发现他的体温高得吓人。他双眼紧闭,几绺被冶汗渗湿的黑发,垂落在额前。

她拿出随身的棉手帕,仔细的摺好,再倾著娇小的身子,为他擦拭额上的冶汗,希望能让他舒服些。

拭尽每滴冷汗後,她把手帕留在他额上,接著就快快起身,跑到大门前抱回食材。她先关妥大门,然後冲进厨房,急著为他张罗餐点。

见识过冰箱里的「空旷」状态後,她已经明白,这个男人是个彻底的外食族,她根本不指望他家里会有什么存粮。所以,她出门後就大肆采买,不但买了一些营养易消化的食材,甚至连米与调味料,也都买回来了。

花了几分钟东翻西找後,她终於在橱柜的最里头,找出一个平底锅,跟一个白铁制的汤锅。

她先洗净锅具,再用汤锅煮鲍仔鱼稀饭。趁著煮稀饭的时间,她拿出冰箱里的矿泉水,让水退冰,再用平底锅烫了些菠菜,拌上麻油与酱油,又煎了一个荷包蛋。

滚烫的稀饭,冒出滚滚白沫,她把炉火转小,让稀饭持续熬煮,接著拿出青葱,切了些许葱花。

虽然,厨房内蒸气温烫,她又忙了好一会儿,但是寒意仍清清楚楚,从脚底窜上来,让她忍不住颤抖。

怎么会这么冷呢?

是因为寒流过境,还是因为屋外的藤蔓太浓密,阳光照不进屋子,所以屋内感觉特别冰冷吗?

一如厨房里的摆设,客厅与卧室里的家具,都简单得不像有人居祝卧室里只有一张床,而客厅里则是只有一台半旧不新的电视,跟一张半新不旧的皮椅。

一张椅子——

难道,江震没有亲人,也没有客人?

微微的疼,揪住她的心口。

这间屋子虽然乾净,却太过冷清空洞,不带半点感情,所有家具,都只注重实用性,看不见任何抚慰人心的装饰。

江震怎么能在这种地方休息?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放松?他像是一把太锐利的刀子,永远收不进刀鞘——

心口的疼,悄悄又攀高了一些。

她关熄炉火,调味之後,再把鲍仔鱼稀饭,倒入汤碗里,撒上些许葱花;菠菜与荷包蛋,则是放在同一个盘子里。

热呼呼的食物香气四溢,她一步一步的走著,谨慎的把食物捧回卧室里。

半裸的江震躺在床上,仍旧双眼紧闭,额上还盖著她的手帕。

静芸先搁下食物,才伸出手,轻覆在他的手腕上。

「江先——」

倏地,静寂的高大身躯,陡然有了动作,宽厚的掌翻扫住她的手腕,力道重如铁钳,满是红丝的眼,警戒的盯著她。

「我、我我我——我是静芸——」她像是被猛兽捕获的小动物,在他的注视下瑟瑟发抖,吞吞吐吐了半晌,才能说出自个儿的名字。

黑眸中的戾色褪去,他眯起眼睛,在高烧的晕眩中,勉强抓到一丝清醒,认出那张清丽的脸儿。

「我睡著了。」江震口气淡漠,松开对她的箝制,顺手抓掉额上的手帕。

「喔,没、没关系。」她低下头,掩住粉颊的嫣红。「呃,我煮好了,可能不是很好吃,但是,你多少吃一点,先垫垫胃,之後再吃药,好不好?」她说得有些急促,想掩饰心里的羞窘。

黑眸盯著她,虽然虚弱,却仍难掩锐利。

大手伸到她眼前,手掌朝上,她可以清楚的看见他掌心的纹路,跟他指尖的粗茧下——

「你不是说煮好了?」低沈的嗓音响起。

静芸吓了一跳,这才惊醒过来,急忙端起汤碗,像个乖巧的小女仆般,恭敬的送进他手中。

「我还煮了菠菜,跟荷包蛋。」她捧著盘子,凑到他面前,自愿充当临时餐架。

他拿著筷子,沈默而稳定的进食,房内的气氛,因为长久的静默,变得有些尴尬。

静芸左思右想,尽力想找出话题。

「呃,江先生,你尽量多吃些。我每次生病,大姊就煮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24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