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我的娇妻(典心) >

第8章

我的娇妻(典心)-第8章

小说: 我的娇妻(典心)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最後两个字,让她回过神来,乌黑的眼里满是疑惑。

「八周?」但是,他们约莫六周之前才……

「怀孕的周数,是从你上次月事结束开始算起。」医生看出她的困惑,主动解释,又抬头对刚走进来的护士吩咐。「MISS李,请带林小姐到隔壁去,准备照超音波。」

所谓的隔壁,只是粉红色布帘後的隔间。里头有著一张单人窄床,床边有著一台萤幕,跟一台仪器。

无庸置疑的,江震也跟了进来。她不再试图赶他走,知道再多的抗议,都只是白费功夫。

「请躺上床,把外裤与内裤一起往下拉。」护士走了过来,轻声细语的指导。

她咬著牙根,躺在窄床上,解开裤头,把裤子往下稍稍挪移。纵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躺上去时,还是羞得撇开头去,不敢看江震的表情。

「这样还是太高喽,仪器照不到子宫。」护士又说道。「请再往下拉一点。」

红潮又涌上粉颊,她硬著头皮,把裤子再往下挪了一点点。

「请再往下拉一点。」

她又挪了一点点,握著裤头的两手,因为羞窘而微微的颤抖著。

天啊!江震在看!他一定在看、他一定在看,看著她……看著她……

天啊!

见她总是只挪个一丁点,护士瞥了旁边那个沈默的男人一眼,忍不住语带笑意,直接把话挑明了说。「请你再往下拉个十公分左右。」

算了,再羞耻的事情,她先前都已经经历过了!她深吸一口气,横了心,一鼓作气的往下拉,露出白嫩的小腹。

护士总算满意了,拿了一条小毯子,盖住她小腹以下的部位,等一切准备就绪,才请医生进来。

医生走到床边,拿起一个类似刷条码的仪器,抹上透明的凝胶。「这会有点凉。」他细心的说道,将仪器轻贴上她的小腹。「请看著萤幕。」

静芸依言转过头,视线落在萤幕上,那一瞬间,她紧张得忘了呼吸。

黑白的萤幕上,光影不断闪烁。医生挪动手把,在她的小腹上游走,最後停在某个部位。萤幕上头,出现一个较为明显的物体,半透明的圈圈里包著小黑点,看来像是粉圆包绿豆。

「这就是胎儿。」医生说道,按下一个按钮。「我会拍下照片,让你们留作纪念。」

她只觉得一阵晕眩,视线盯著萤幕,完全无法栘开,初为人母的真实感,在这刻涌现。

「是女孩还是男孩呢?」她冲动的问,好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医生微笑。「现在还看不出来。」

「喔。」她有些失望,双眼仍盯著萤幕。

仪器被挪开,护士取来纸巾,为她拭去小腹上的凝胶。她自己整理衣衫,正想起身,江震却伸手扶住她的肩与腰,用温和而稳定的力道,帮著她毫不费力的坐起。

「谢谢。」她小声道谢。

他只是点点头,就当作是回应,嘴上虽然没有答话,双手却没放开,像是捧著宝物似的,扶著她走回诊疗室。

甜甜的暖意,又漫流过心间。当他不经意流露出对她的温柔时,她就感动得好想哭。

医生拿出一本孕妇健康手册。「两周之後,请再来回诊,那时应该就可以听到胎儿的心跳。这本手册,请在每次产检时携带过来。」说完,他又拿出一张黑白照片,连同手册,一并交给她。「这是超音波照片。」

静芸用有些颤抖的手,接过手册与照片。她伸出小手,用指尖抚著照片上的圆点,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弯起。

「怀孕初期,孕妇的情绪总是较不稳定,请多多照顾她。」医生看著江震,老早从这个男人的回答与举止里,猜出他该是孩子的父亲。

「她来医院之前,曾乾呕过。」江震拧眉开口,严肃得像是在审讯证人。「这要不要紧?」

「那是害喜的现象,不会伤害到孕妇跟宝宝。」医生从容不迫的回答,还谆谆叮嘱著。「在饮食方面,尽量避免刺激性的食物,最好多摄取叶酸,多吃深绿色蔬菜,帮助胎儿初期的脑部发育。」

静芸像个乖巧的学生,认真的聆听著,连连点头,把医生的每句吩咐都牢记在心。

「另外,还有件事很重要。」

她张开小嘴,正想发问,没想到一旁的江震,比她更快开口。

「什么事?」

医生笑容不改,望著江震。「你抽菸吗?」

俊脸一僵,半晌之後,他才点了点头。

「二手菸对胎儿跟孕妇都有不良影响。」医生笑得更温和友善了。「请你开始戒菸。」

xs8

离开诊所後,静芸又坐上江震的车。

车内一片静默,他始终一言不发。她不敢说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垂著眼儿,盯著手中的照片看了许久,然後打开背包,把照片小心仔细的收进皮包里。

再度打开背包时,她无巧不巧的看见,背包底部的小兔吊饰。

她伸出手,拿出小兔吊饰,紧紧握在手里。这个小兔吊饰,是那天在百货公司,江震亲手替她捡回来的。从此之後,她就把这个小兔吊饰,当作是最珍贵的宝物,放在随身的背包里。

他为她捡回小兔的举动、他送她回家时的神情、他弹菸灰的动作,一一闪过脑海。晶莹的眸子转了转,怯怯的扫望身旁的男人。

她对他一见锺情,而且随著每次相见,对他的爱苗就愈见茁壮。如今,她甚至怀了他的孩子,却连他的想法与情绪,都摸不清楚。

他在想什么?

他为什么不说话?

疑问在她脑海里绕啊绕,她紧张的把玩著小兔吊饰,比先前更忐忑不安。

江震直视前方,浓眉深锁,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习惯性的拿出菸,点燃之後,吸了一口,又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重重的把菸揉熄。

看见菸被揉熄,她缩了缩脖子,想起在医院里,医生要求他戒菸的事。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江震生气了呢?

白嫩的小手,不断揉著小兔吊饰,静默持续著,气氛紧绷得让她难受。

终於,她再也受不了,鼓足所有勇气,张开小嘴,想问清楚,他是不是在生气。

「你——」

她才刚说了一个字,江震却倏地转过头来,笔直的望进她眼里,沈声开口宣布:「我们马上结婚。」



第五章

三天后,他们结婚了。

江震说到做到,离开医院那天,就陪著静芸回家,见著她的父母後,不浪费任何时间,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毫无心理准备的林妈妈林爸爸,被吓得半晌回不过神来。只能坐在沙发上,愣望著表情严肃的江震,跟脸儿羞红的女儿。

前不久,替凤婷作媒成功的王媒婆,还兴致勃勃的说,接下来更要大展身手,替静芸找个好丈夫,让这惹人疼怜的女孩,也能快些觅得良缘。

没想到媒婆还没找到适合人选,江震就找上门来,开口就说要娶静芸为妻。

最初的震惊过去後,林爸爸林妈妈也定下心神,认真考虑起来。

这事虽然来得匆促,但是刚出嫁的大女儿,也是相亲时认识了厉大功,在一个多月内就办妥婚事,家人对这个好女婿都满意极了。

而眼前的江震,可是好女婿的换帖兄弟、生死至交,虽然沈默寡言了些,但是不论人品样貌,都是最顶尖的。

再瞧瞧坐在一旁的静芸,不时偷觑著江震的娇羞模样,林爸爸林妈妈心里有数,知道宝贝女儿的一颗心,老早就被这个男人给占了。

更何况,这会儿静芸都怀有身孕了,看在外孙儿的分上,林爸爸林妈妈心更软了,跟江震谈了一个多小时後,总算点头,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比起大姊出嫁时,那些繁琐得让人发昏的礼俗,静芸的婚事就简单多了。申请公证结婚,需要三天的作业时间,三天之後,她就在父母的证婚下,嫁给了江震。

那天,结婚手续办完後,已经是中午时分。

江震先载著岳父岳母回去,再载著她回他家——

现在,这是他们的家了。

她提著拼布背包,站在红漆斑驳的门前,看著江震打开後车厢,替她拿下两箱行李。

「进来。」瞧见她愣在那儿,他下巴往门内一抬,提著行李就往里头走。

静芸羞甜的一笑,乖乖跟著他,第一次用「江太太」的身分,走进这间屋子。

庭院里依旧杂草丛生,绿荫蔽天;客厅里头,还是只有那台电视,跟那张皮椅。她环顾屋内,发现这儿跟先前一样,仍旧乾净而空洞,接近家徒四壁的状态,看来冶冶清清的。

江震把她的行李,提进了卧房。半晌後,当他再走出卧房时,原本穿在身上的铁灰色西装,已经换成了便服。

「我去上班了。」他轻描淡写的说。

「上班?」静芸瞪大眼儿,不敢相信,在结婚的当天,他竟然还要去上班。

「我只请了半天假。」

「喔。」

她应了一声,垂下小脑袋,口气中有难掩的失望。

「这是备份钥匙。」江震走到她面前,把一串钥匙交给她,接著又从皮夹里抽出一张晶片卡,放进她手里。「这是提款卡,密码是662571,需要什么东西,你自己看著办。」说完,他就朝著门口走去。

眼看他已经走进庭院,就要走出大门,静芸拿著晶片卡,连忙追上前去。

「呃,那个——那个——」她站在客厅门前,急忙开口。「那个——」

接连三声「那个」,终於让江震停下脚步,回头看著她,等著她说出下文。

她喘了几口气,把握机会发问。

「你什么时候会回家?」

浓眉拧皱,他眯起眸子,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可能要几天吧!」

「这几天都不回来?」她不敢置信,小脸垮了下来。他不但在结婚当天还要去上班,接下来几天,更要把她单独留在这儿?

江震点头。

她咬著粉嫩的唇,白皙修长的十指,在精致的洋装裙摆上,无意识的扭啊扭,心里觉得有些委屈,却又不敢说出口。

「你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话,我送你回去。你爸妈可以照顾你,等我处理完工作,再去接你回来。」他提议。

「不不不,我要住在这里。」她猛摇头,拒绝回娘家,坚决要留下来。

江震睨了她一眼,没有作声,只是点点头,转身举步,又预备往外走。

身後却再度传来娇脆轻柔的嗓音。

「我、我想买些家具,稍微改变家里的布置,可以吗?」静芸捏著晶片卡,先向一家之主报备。

「可以。」

他简单的回答,就头也不回的走出去,顺手关上大门。

站在原地的静芸,悄悄叹了一口气,觉得落寞与惆怅,从江震消失在眼前的那瞬间,就乍然涌上心头。

唉,没办法,谁教她爱上的,是个罪恶的克星、正义的化身呢?

身为飞鹰特勤小组的副队长,他的职务繁重,绝对不比队长厉大功轻松。再加上,他们刚逮回公爵,还有不少事情等著要侦讯处理,今天他肯定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能挪出半天时间,带著她去公证结婚。

只是,她理智上能够理解,心里的落寞惆怅却分毫不减。

她走回客厅里,坐在那张皮椅上,面对著空荡荡的屋子,新婚的第一天,就尝到独守空闺的滋味。

屋内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她沮丧了一会儿後,才深吸一口气,强迫自个儿振作起来。

好吧,既然江震得工作,没空陪她,那么,她就自己找些事情来做了!

静芸起身,再度环顾客厅,然後花了半个小时左右,把这栋三层楼高的旧楼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巡视过一逼。

观察完毕後,她心里已经有主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24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