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

第10章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第10章

小说: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飒?〃一个声音介入他们的〃谈判〃,语气里充满着那么点不确定。

〃嗨,飘。〃雷飒看向来者,脸上依旧挂着灿烂的欠扁笑容,他眼尖地注意到飘身后的女人。〃胖妹,你们出来买东西啊?〃

〃雷大哥。〃官暖暖腼腆地对他笑了下,骨碌碌的大眼却好奇地瞄着田月霓。

〃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凤飘鸣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了下,他看着两人僵持不变的姿势,好笑地问:〃你们在玩角力吗?〃

田月霓瞪大了眼,发愣的眸光终于回到自己的手,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凶狠地揪着雷飒的衣领,她立刻尴尬地松了手,欲盖弥彰地帮他顺顺衣领上的绝招,嘿嘿地干笑了两声。

〃雷大哥,你们感情真好。〃官暖暖软软地说着,圆圆的眼里有深深的钦羡。

一句话让雷飒笑得更为开怀,四月霓一张俏脸却羞红了。

〃带女朋友来逛这种地方,飒,你也太俗气了点。〃卖场的灯光亮得令人无所遁形,周边又有大批采购的汹涌人潮,什么地方不好挑,挑这种柴米油盐的卖场,还不如麦当劳来得强。

〃我才不是大叔的女朋友!〃田月霓没等雷飒有所反应,她主动地推翻凤飘鸣的认定,而且她注意到凤飘鸣身边的女人,因他的无心之言而黯了脸色。〃你好,我叫田月霓。〃她扯开笑容,并主动地对官暖暖伸出手。

〃我是官暖暖,你好。〃她小心地看了眼风飘呜,像个小媳妇一般。

〃你跟我到那边去看看好不好?〃田月霓不由分说地拉着暖暖,指了指卖场的另一头。〃大叔,我跟暖暖去买女性用品,你们可别跟来呀!〃她以眼神警告着。

直到两个女人转进七弯八拐的走道,风飘鸣才挑了挑眉,古怪地问:〃大叔?〃

〃那女人就是这样,别理她。〃雷飒苦笑。

〃看起来不好搞定的样子。〃风飘鸣点了点头。〃你打哪儿找来这么个麻烦?〃

〃小净的同学,现在是我的秘书。〃两个出色的男人站在一块儿,惹得卖场里的欧巴桑、小姐频频投来爱慕的眼光,雷飒不厌其烦地对她们笑了笑,立刻引来不小的骚动。

〃不只吧!〃风飘鸣止不住话里的调侃。

〃唉!〃雷飒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你是认真的吗?〃风飘鸣蹙起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动了跟身边亲朋好友有关系的人,以后恐怕不好脱手……〃他的视线凝在远方,看起来有几分落寞。

雷飒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巧看到才离开他们的两个女人,正在远处兴高采烈地东挑西捡,他若有所悟地拍了拍凤飘鸣的肩膀。〃女人果然都是麻烦!〃

〃那可不。〃凤飘鸣认同地又点了下头。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以前在那么多女人之间打滚,好像也没花过什么多余的心思,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怎么着,遇到她就老是觉得有那么点放不下……〃看着田月霓的身影,他莫名地有丝依恋。

〃完了、完了,我看你也快被'下葬'了。〃凤飘鸣惊恐地瞪着他。〃先是老大,然后是风,再来是你,像骨牌效应似的,怪吓人的咧!〃老大指的是老板铁鹰瀚,风则是指邵慕风;铁鹰集团里四位黄金单身汉,私下以'下葬〃戏称被女人套牢噢,现在只剩下三位。

雷飒耸了耸肩。〃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看着她忙碌地拉着胖妹晃过来、溜过去,紊乱的思绪似乎逐渐清明了起来。

〃嘎?〃凤飘鸣怔忡半晌,好一会儿才说:〃别太快被埋了,得给我机会存礼金呐!〃时机不好缺现金,怎么大伙儿都兴〃礼金换现金〃这一套?

〃胖妹也跟了你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什么时候给人家一个交代?〃总不能老把人家当成菲佣玛利亚,雷飒知道就算他不急,他家里也会急。

〃你在乱讲什么?〃凤飘鸣抹了抹脸,声音微涩。〃她快回村子里去了,什么交代不交代!〃

〃回去?〃都来了大半年,这时候还回去做什么?〃干么?〃

凤飘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该不会是回去嫁人了吧?〃雷飒戏谑地打趣,却发现凤飘鸣不自在地凝了脸色。〃飘,不是真的吧?〃

凤飘鸣咬了咬牙,撇开头,微微敛下眼睑。

〃你就真让她这么走了!?〃他不敢置信地在他耳边嘀咕。

〃闭嘴!〃凤飘鸣注意到女人们已经往他们的方向走来,他烦躁地低吼。

〃别说我没警告过你,有些时候一旦错过了些什么,是再也找不回来的了……〃叹了口气,这句话倒不如说给自己听来得贴切。

〃嘿!看我们买了一大堆打折的特价品耶,大丰收哦!〃田月霓和官暖暖推着看起来颇为沉重的推车,打从远远的地方就开始对他们嚷嚷。

〃小心便宜没好货。〃雷飒笑着为她拉过推车。

〃啐!乌鸦嘴!〃田月霓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他,一边忙尸拉着官暖暖往另一头钻。〃暖暖,我们再去买些零嘴〃

〃飘哥哥……〃官暖暖似乎发觉凤飘呜神色有异,她关心锐低喊道。

回给她的是凤飘鸣无所谓地挥挥手,让她赶快跟田月霓去买零食。

尽管心里有那么点不安,但被田月霓拉着的官暖暖,也只得不由自主地跟上田月霓的脚步,却止不住频频回首的冲动。

〃胖妹对你真是用情至深呐!〃如果他的甜心也可以像胖妹对飘一样待他,他一定喜悦到乐晕过去。〃真不晓得你在ㄍㄊ什么,到时候后悔了,可别找我哭诉!〃雷飒摇了摇头,径自往一旁的结帐区走去。

独留下凤飘鸣杵在原地,呆愣地望着官暖暖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

第八章夜风徐徐,透过敞开的车窗不断灌进车厢里,田月霓望着一棵又一棵往后倒退的行道树,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了?本来你不是还高高兴兴地跟我一道出门聚餐的吗?怎么现在却唉声叹气得像吃了什么瘪似的,谁惹你生气了?〃雷飒莫名其妙地膜了她一眼。

今晚邵慕风作东,邀请大头铁鹰瀚夫妇及他、飘、扬等人聚餐,附带一条备注〃一律携伴参加〃;凤飘鸣自然带着胖妹官暖暖,谷胤扬则带了他的孩子和孩子的妈,而他,当然找田月霓一同前往。

〃干么这么说?好像人家很爱生气似的!〃她咕咕哝哝地把话含在嘴里。

〃什么?〃夜风呼啸在他耳边,让他不是听得很清楚。

〃没什么啦!〃

她没好气地回了句。

〃嗯?〃

他是看见她的嘴皮子动了动,却仍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就说了没什么了嘛!干么一直问个不停?〃田月霓人大地对他大呼小叫。

雷飒愣了下,重新将注意力拉回前方的路况。〃没什么!?没什么你的脾气会这么大?不如说出来听听,也许换个角度来想,事情会简单得多。〃

他试着改变她的怒意。

田月霓沉默半晌,她扭绞着摆在大腿上的十指,垂下眼睑的视线直视双手。〃我只是觉得……为什么感情都伤人?〃

〃啊?

什么跟什么?

〃你说的是谁?〃

他记得自己不曾伤害过她,没道理让她有  这种感触吧?

难道是莎莎?

唉如果莎莎那大花痴能激起她万分之  一的醋意,那他愿意向阿弥陀佛、十方众神顶礼。

〃就是暖暖跟珞君嘛……〃

几个女人的年龄相距不大,经过一晚上相处,轻而易举就打成一片;五个女人在饭后都挤到厨房去收拾残局,理所当然地便多聊了几句。

由于柳珞君是厨房里唯一生过孩子的女人,糖夫人把握机会请教她生孩子到底疼不疼的事;官暖暖见大伙儿瞎起哄,也跟来凑热闹,而因为她跟暖暖有一面之缘,所以跟暖暖开的玩笑也比较〃深入〃  一点,结果竟惹得暖暖哭了。

原本气氛都很好的说,就因为自己那一句〃暖暖,人家看你很喜欢凤老大的嘛,一整个晚上你的眼睛都黏在他身上耶!〃

〃对嘛,暖暖,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结果糖夫人也来插花,却正好踩到暖暖的痛处。

只见暖暖揪着裙摆,脸色逐渐泛白。〃我……飘哥哥不会喜欢我的,他老说讨厌我缠着他〃圆圆的脸垂得好低,细小的肩头微微颤动。

没想到暖暖一哭,珞君也跟着哀怨地说话了。

〃生孩子其实不痛的……只要爱着那个男人,生孩子真的不痛……〃

下场就是,热热闹闹的气氛转眼间变得无限哀怨。

田月霓看得出来糖夫人跟昱晴都是幸福的,因为她们都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可是暖暖和珞君的忧郁神色却令她印象深刻;她很想帮忙,但她明白感情的事没人能插得上手,除了她们本人。

雷飒静静地听完她的转述,似乎也能感受到她心里的难受,他故作轻松地揉揉她的发。

〃所以喽,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你那么好命,可以遇到我这么幽默风趣、又疼你人骨的男人喏!〃

〃你!?幽默风趣!?疼我入骨!?〃田月霓瞠大了眼,没让他失望地迅速由低潮的情绪里爬了出来。〃是谁像只大恐龙一样到处乱喷火?又是谁霸道得像一只史前无例的大沙猪?还好意思在这里自吹自擂,说你疼我入骨!?〃她压下心头泛起的暖意,喳喳呼呼地指责他的不是。

〃喂喂喂!每个人都有脾气的嘛,犯不着用一堆动物来形容我吧?〃恐龙?沙猪?他的女人可真会伤他的心呐!如果可以用些可爱点的动物来形容,也许他男性的自尊受的伤会少一点……

他摇了摇头,用遥控器打开车库,将车子平稳地驶入。〃而且我还不够宠你吗?什么事都顺着你的步调走,现在要找到这种'听某嘴'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什么'听某嘴',你不要乱讲!〃她突然莫名地红了脸,赶忙将视线移到窗外,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把车停在他家的车库。〃来你家干么?〃脸上的红晕更炽,她吞了口口水,不大自然地喊道。

〃现在太晚了,干脆在家里住一晚,省得明天爬不起来。〃他指了指车上的时间显示器,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从上回在大卖场遇到飘跟胖妹之后,他就认真地想过自己和甜心的未来,加上今天眼见老大夫妻和风那小俩口的思爱劲儿,他竟也开始不满单身的生活,直想拐个〃阿娜答〃来为他暖床。

就在大伙儿闹翻天的晚宴上,他就把事情都算计好了,一切让它〃明朗化〃,到时候别人不说,单单小净就会成为他〃逼婚〃计划里强而有力的生力军,让这妮子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你疯了!〃她吓坏了,似乎已经料到那〃监介〃的下场。

〃你又不是没来我家里住过,怎么,你怕吗?〃他可把他的甜心的脾气抓得十成准,算准了她经不起激将法。

〃怕你的大头啦!〃田月霓果然没让他失望,马上中了他的计。〃去就去,WHO怕WHO?〃话一脱口她就后悔了,可是说都说了,还能收回来吗?

〃那走吧!〃他得意地为她开启车门,等着她落人自己设下的圈套。

田月霓僵硬地下了车,走没两步,她蓦地笑了。

〃怎么了?〃他盯着她古怪的笑容,开始怀疑自己的计谋好像不很周全。〃你在笑什么?〃他的甜心性点子太多,他不确定她又想到哪一桩?

〃没,我很乐意到你家里借住。〃她漾开迷人的灿笑,一时让他看得痴了,而下一瞬间,她的话打破了他的美梦

〃依照惯例,我跟净一起睡。〃

***

田月霓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怎地,就是无法安然入睡。

〃甜甜,拜托你好不好?你这样动来动去,教人家怎么睡嘛!〃雷净把被子拉紧盖住脖子以下,想睡而没得睡,真是痛苦的折磨。

虽然她不似〃豌豆上的公主〃般要求完美的床铺,但起码〃床伴〃要配合嘛!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