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

第13章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第13章

小说: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颍。

〃飒,你不喜欢吻我吗?〃她委屈地瘪着嘴,眼看下一瞬间又要〃做风胎〃了。

〃怎么会?〃他微愣,不意自己的举动又让她误会了。

〃那你喜欢我吗?〃突然发现女人的眼泪是项利器,田月霓的眼角挂着两颗晶莹的水珠,我见犹怜地瞅着他瞧。

雷飒僵了僵,俊颜竟诡异地微微泛起红潮;他艰涩地吞咽了下,侧头没有说话。

〃我就知道!〃她陡生一股心酸,小手用力地捶打他的胸膛。〃我就知道男人都是不可靠的,一旦让你吃到甜头,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没空搭理颊上落下的泪花,她一径儿努力地捶打他。

〃你在说什么鬼话!?〃他用力攫住她的手腕,才压下的气焰又冒了上来。〃是谁翻脸不认人的?你这是做贼的喊抓贼!〃

〃不要理我!〃她气愤地扭着手,想挣开他的精制。〃既然不喜欢我就别理我!放手!我要回家了!〃她执拗地对他喊道。

雷飒瞠大黑眸死命地瞪着她。听听!这像是人说的话吗?

是谁怪他不理人的?又是谁瞒着他去会旧情人?现在倒好,这妮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转眼间翻脸跟翻书一样快。

〃不准回去!〃话还没摊开来讲,说什么都不让她离开。

〃你凭什么不准?脚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管不着!〃她气呼呼地口不择言,猛力地甩着他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的力量。

〃你以为这里是你高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这妮子简直欠扁!他今天就要好好地建立〃夫威〃。

〃你、你想怎么样?〃其实她真有点怕了他生气的样子,以前他都不会这么凶的说……不过怕归怕,她还是逞强地质问他。

〃我想怎么样!?〃他眯起眼,阒黑的黑眸迸出危险的火光;他霍地将她一把抱起,用力地将她扔上床,高大壮硕的身躯立即不由分说地压上她。〃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你!〃

〃大笨蛋!你走!不要碰我!〃她推挤他,无奈自己的力气在他面前像小鸡一般大,动不了他分毫,加上自己也不是很认真地想推开他嘛…

〃你再鸡猫子乱叫,我就马上强了你!〃他发狠地低语,却温柔地啄吻着她敏感的耳际

〃唔……〃她骗不了自己,再怎么逞强,强不过他温柔的吻。〃飒……你有没有那么点喜欢我?〃一点点就好,她不强求的。

〃傻瓜!〃他惩罚性地咬着她的下唇,残忍地看着她疼皱了小脸。〃爱都爱了,还说什么喜欢?〃气归气,他还是爱惨了她。

〃爱我!?〃所有的理智都回到她哭昏了的脑袋,她喜悦地捧着他的脸,认真地搜寻着他的黑瞳。〃你说真的?〃

〃不爱你干么救你?小白痴!〃趁她还昏沉沉的时候,他不着痕迹地褪去两人的衣衫。〃你呢?你爱我吗?〃他沙哑地反问道。

〃呜……你猜。〃她绽开甜美的笑花,爱娇地出个难题。

哦厂ㄆ厂ㄆ厂ㄆ!随便摸个彩券却摸到个大奖,田月霓是心花朵朵开。

猜!?还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咧!又不是白痴问答题,他到哪儿去猜啊!

〃甜心,我可没这方面的天分,你还是直接说了吧!〃雷净不经意地又走过雷飒的房门,她侧着头倾听房里的动静,不到三秒钟便红着脸逃也似地往房里冲。

要死了!前一刻还吵得死人都从棺材里爬出来,下一秒又恩恩爱爱得令人脸红心跳,都没顾虑到人家小姑独处的心情啦!

呜……

第十章晨光透进厚重的窗帘,田月霓蜷在床上微微蠕动了下,将身体翻转个方向,打算再眯那么一下下。

〃该起床了,小甜心。〃慵懒沙哑的性感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吵死了,再睡一下……一下下就好……〃她像只猫咪般耸着圆润的肩,以几乎听不见的哺语抗拒着。

〃再不起床,上班就要迟到了。〃

雷飒凑过头去闻唤她的颈项,好笑地轻声提醒。

〃不管……没什么事能比我再睡一下来得重要……〃

她显然还没由睡梦中清醒,自顾自地沉醉在自己的美梦中。

〃好啊!既然你不想起来,那我就有理由旷职一天喽!〃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大过愉快了,终于扰得田月霓迷糊地睁开美眸。

〃飒?〃

一睁开,就看到雷飒的头颅埋在她胸口,同时胸前也传来强烈的酥麻感,她立刻抡起小拳头,结结实实地赏了他一记爆栗。〃该死的大色狼!大清早的,你思春呐!?〃

〃噢!〃

雷飒闷哼了声,无辜地抬起头看她。〃甜心,是你说不起床的耶,莫非那不是对我的邀请?〃他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才这么〃暗示〃。

〃邀你的大头啦!〃她没好气地推开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她迅速确实地跳下床。〃要死了!你不知道要上班的吗?都快九点了!〃随意捞起地上的衣服,她懊恼地发现自己的衣服实在有些不堪入目。

〃怎么了?〃

雷飒套上长裤走到她身边,陡地将目光落在那件昨晚被李德明扯破的上衣时扬起眉。〃不能穿了。〃

〃废话!〃她低咒了声,抬起眼瞪他。〃怎么办?〃

雷飒耸耸肩。

〃去跟小净拿一套来穿喽!〃

〃人家这样怎么去?〃她搂着残破的衣服,满脸无奈。

〃好,我去。〃

看着她乞怜的美眸,雷飒认命地往外走;待他出了门并把门关好后,田月霓开始穿戴贴身衣裤。

其实雷飒对她的好,她并不是毫无所觉,而且她也发现自己早就不知不觉地把心全交给他了,就在昨晚……

她也很想温柔地回报他,起码对他说话可以好声好气一点,可自己的个性就是太悍了些。倔强了些,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反而别别扭扭地无法展现心中柔情,难道真应了人家那句话:对自己越重要的人,说出来的话反而越犀利、更伤人?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改天有空她一定得好好地去请教别人,到底怎么做才留得住情人的心?糖夫人也好、昱晴也罢,甚至是雷净也可以,反正她一定要找到解答。

〃甜心!〃

不到三分钟,雷飒拿着一套衣服跑了进来。〃快,快把衣服穿上!〃

他把衣服披上她的肩,自己也由衣橱里抽出一件衬衫穿上。

〃干么?〃发觉雷飒的异状,田月霓呆呆地看着他问道。

〃你这小笨蛋!叫你快一点,你还杵在这儿不动?〃

他索性动手为她穿好衣服,直到确定过没有任何缺点后,便拉着她的手往外跑。

〃飒!你到底在赶什么?〃  天!上班有这么急吗?真搞不懂刚刚是谁嚷着要旷职一天的呢!

〃我爸妈回来了,我带你去见他们。〃他带着笑,眼底闪着兴奋的快意。

***

〃你就是田小姐?〃雷母看着田月霓,慈蔼的眼眸带着明显的笑意。〃早在小净念书的时候,我们对你就很熟悉了。〃因为雷净回家都会告诉她甜甜在学校发生的糗事,所以令她印象非常深刻。

〃呃……伯母叫我甜甜就好了。〃田月霓不安地在背后扭绞手指,她最怕面对长辈了,尤其是雷飒和雷净的父母,深怕他们对自己的印象不好。

而且净不知道说了多少自个儿的糗事给他们知道了,以后她怎么面对这双长辈?

〃好,我就跟小净一样叫你甜甜好了。〃看出她的紧张,雷母笑着问道:〃我听小净说了,你跟她一起上美姿美仪课?〃

〃是。〃田月霓眨了眨眼,没敢说谎。

〃我还听说,是飒叫你来上的?〃她比较好奇的是这一点。

〃是。〃田月霓此刻就像个小学生,有问必答,还不敢有否定的答案。

〃甜心,这不是在考试,我妈也不像监考官那么严格,你可不可以放轻松一点?〃一连看到她不同的面貌,除了他熟悉的〃粗暴女〃,而后是昨夜她如小女人般的娇态,现在又像个无措的小女孩,雷飒感觉自己对她的怜爱更浓了。

田月霓瞠大了眼,她僵着脸对雷母笑了笑,小手在背后拉了拉雷飒的袖子,羞赧得快从地面钻下去。〃你不可以这样叫我啦!〃她很小声。很小声地对他挤眉弄眼。

〃现在才遮遮掩掩的太迟了点吧?老爸老妈已经'亲眼看见'你从大哥房里出来了,再ㄍ一ㄑ一就没意思唆!〃雷净纳凉地〃提醒〃她。

〃嘎!?〃当场被逮到小尾巴,田月霓羞红了一张脸。

雷母好笑地看着她,又笑着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然后见后者微微点了下头,她漾开一抹更温柔的笑容。

〃飒,我跟爸爸都很高兴你愿意定下来了。〃从来没见过儿子带女人回来过,虽然早有耳闻他在外头的风流烂帐,因此她毫不怀疑儿子这次的认真。

〃什么定下来了?〃田月霓看到雷飒展开笑容,她轻扯他的袖子,又小小声的问出心中的疑惑。

〃甜甜,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没关系。〃雷母眼尖的发现她的小动作。

〃是!我是问:'到底什么定下来了'。〃她吓了一跳,连忙站得挺直,把刚才的问题大声说出来。

雷氏夫妇和雷净瞠大了眼看着她,而雷飒早就在一旁窃笑出声了。

〃你笑什么啦?人家真的不懂嘛!〃她气恼地又拉扯他的袖子,后知后觉的发现整个客厅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人都笑成一团。

这情况到底是好还不好?她己经分辨不清了。

〃甜甜,我是问飒,这次是不是真的谈恋爱了?是不是可以准备把你的亲事给定下来了?〃雷母笑着拭去眼角的泪。哎哟!年纪大了就是这样,不自觉地就会〃流目油〃。

〃亲事?〃田月霓愣了下,随即胀红了脸。〃伯母,我们不……〃

〃对啦、对啦,我说了算,你不要多嘴!〃雷飒一把捂住她的嘴,不容她拒绝地直跟母亲点头。

〃唔、唔!〃田月霓扒着他的手,想说些什么也都被他堵住了。

〃那好。〃看来这儿子可非得将甜甜娶到手不可哩!〃改明儿我跟你伯父就到你家里提亲了?〃雷母谨慎地问了下。

〃嗯、嗯、嗯!〃田月霓将美眸撑到最大,她手忙脚乱地直扒雷飒的大掌,甚至用脚蹬踢他的小腿肚,偏偏雷飒却更用力地捂住她的嘴,让她咿咿呀呀地闷声直吼。

〃没问题了,妈,你们尽管放手去做。〃眼见好事将近,雷飒笑弯了眼,根本没搭理田月霓那不痛不痒的〃突击〃。

〃好呀、好呀,我也要去!〃雷净净在一旁敲边鼓。

而田月霓,她惊惶且无辜被晾在一旁,彻彻底底地被忽略了……

***

雷家夫妇动作很快,三天以后,田月霓的终身大事就这么被〃定〃了下来。

雷飒闲适地躺在花圃里的草地上晒太阳,身畔放了一壶花茶和一盘点心,不时眯张着眼偷觑他的小甜心……喔哦,看起来心情指数很低耶!

〃甜心,想什么那么入神?〃身为人家的老公情人,实在有为老婆解忧除闷的责任和义务,他侧过身,以手肘撑起头颅,慵懒地打断她的思绪。

〃没道理啊!〃她望着天空发呆,口中喃喃自语。〃我才二十三岁,大好的青春才刚刚开始……虽然家里有五个孩子,可是我是唯一的女儿耶,老爸老妈哪有可能那么早就把我给'卖'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咧?〃

'他们是把你'嫁'给我,不是〃卖'给我!〃雷飒没好气地纠正她。

这妮子,身上才几两肉?像她这么论斤减两的说法,她能卖到几个钱?啧!

〃不是卖了吗?〃她还在发呆,但竟还能和他接得上话。〃大小聘加起来要六百六十万,加上喜饼、金饰,还不算酒席……Oh,MY  GOD!这些新台币足够把我淹死,不是卖了会是什么咧?〃她显然没听到他话里的重点。

〃你爸妈不是说了吗?那是摆门面给亲朋好友、左右邻居看的吗?〃雷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