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网络杂集电子书 > 花楼恶少 >

第7章

花楼恶少-第7章

小说: 花楼恶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想问什事?”他小心翼翼的问。
  “我……。事情,女孩子不好意思出口…。。”
  “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还有什不好意思的?”他故意逗她。
  上,他捱了一记粉拳!
  “我…我不懂怎惑男人。而我想要你…抱我。”
  她羞著脸垂下眼,那妖媚又惑人的模样足以令人魂魄!
  他忍不住吻著她,望在他中爆炸,他从有法控制自己的感。
  “你是不是想咬我?”
  “你话老是样”她粉色的舌尖拂自己的唇,充挑逗。
  “我很怀疑我是不释放了一个可怕的小荡女…。以后我可以足你那永止的望吗?”他喃喃自低,大手不断在她身上抚摸著。“不我会努力的…。。”
  “你在喃喃自什?”她晶莹的眸的盯著他英俊的脸庞。
  “好吧,我就陪你咬一场。”
  “什?”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推倒在地。
  他迅速的脱掉她身上的衣服,用颤抖的唇及大手吻、摸索著她全身细嫩的肌。
  “嗯……”她情不自禁地让自己的身子更加近他,感受他的抚摸。“是外面…”
  “叫你要逗我?”男人是经不起挑逗的!“你不知道对一个男人的自制力是很大的挑战吗?”他的舌不断舔弄著她绷的乳尖,引得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那你喜吗?”她香喘吁吁的问,娇媚的身子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下蠕动。
  段傲杰感到一股强大的望从他的内涌出,翻著他的血液。
  “喜……不,该是爱了!”
  他更加用力地吸吮著她白嫩的乳尖,另一手温柔又似渴的抚弄著另一边。
  “啊…。段郎……样……”他的手及吸吮她全身似火烧一般,忍不住逸出像是很舒服,又像是十分受的娇呤。
  他贪婪的在滑嫩的峰来回吸吮、舔弄、啮,情的探索她那甜蜜又热切的娇。
  “啊!不要…”天雪出愉又甜蜜的呻吟,身子法停止颤抖,手不由自主的抱著他的,整个人忍不住弓向他,除了快感之外,其他都被抛在后。
  也就是女人最脆弱的地方吧!
  一旦爱上的对方,就会毫不疑的上全部的自己……
  段傲杰的唇顺著她迷人的曲线来到了她颤抖的小腹,火热的吻遍她光滑的肌,像是在告她,她身上每一寸肌都是属于他的,因为他已经用他吻烙下了火热的记号。
  “你好美…。。”他动情的赞,手分她白的玉腿。
  她融化在他迷恋的目光中,默默的惑著他低下细细品尝她甜美的果实,侵入她迷人的女性禁地…。。
  他贪婪的舌不断的挑逗、舔弄,一次又一次的逼著她出娇喘吟。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他只是笑,手指取代了他的舌,温柔又狂野的爱抚著她,使她的蜜穴不断涌出炽热的津液,沾了他不安分的手指,也沾湿了她白嫩的大腿。
  “啊……”天雪沉溺在纯粹的感官世界,内流的渴望令她下意的蠕动身子摩擦著他。
  “我喜你样抱我…”她喃喃的。
  他的吻更加狂野热切,仿佛她的坦白令他的望更为炙热。
  “我还会让你更舒服……”他拇指摩擦著她敏感的花核,另一手指深探入她密的小穴…。。
  “啊……。。”当他的手指始最甜美的折磨,她手圈住他的脖子,身子不住的拱向他,疯狂的著,仿佛承受不了他样的攻击。每次他的手指探得更深,她就叫得越大声。
  他唇含住她一边粉色的乳尖,火热的舌在那小上舔弄,引得她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肌肉。“!你只要我一个!”
  “我……只要你!求你……”
  “求我什?”
  “爱我……。”她眼中除了的激情及渴望,还有著她自己也不自的光。
  他的手指了她湿润的小穴,一竟令她有空虚的感。但很快的,感就被他坚挺巨大的男性消除了。
  她所有的话都化成一声声呻吟,手探入他浓密的黑发中,美丽的眸深深的注视著他,而他正强而有力的在她腿刺,一次又一次的占有她…。
  她上眼情享受他带她那以言喻的快感及愉,感受著他强壮的身在她身上的温暖,的抱著他,仿佛他是她的一切。
  她有的一切!
  原本狂烈的刺因为高潮的来而加快速度,他如如醉的吻著她,两个似要爆炸的身子的在一起。
  “啊……”
  她感到比上次更加猛烈的快感似堤的浪潮一样淹了她,令她法压抑的大叫出声,感自己仿佛上天一般。
  段傲杰的抱著她柔嫩的身子,听著她一声声足的吟叫,等待的狂喜击著她,他才意的让自己一同和她到激情的天堂。
  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
  宁的四周只有微笑吹草丛的沙沙声,还有两人的喘息声。
  天雪上眼足的听著他的心跳声,而他强壮的胸膛也著他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两个人都有动,也不想动。
  段傲杰不断的抚著她光滑瑕的背,感受著激情后的韵。
  微笑吃拂两人,吹动她的发梢,也令他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
  他忍不住将她抱得更,仿佛如果不样,她下一瞬就会消失在他的怀中……。
  他的目光充惜的凝视著她天真邪的睡容及温暖柔美的身,不敢相信她那小小的身子竟然藏著那狂热的情,可以令他得到伦比的足。
  她真是个非常独特的女子!
  他的吻著她的,心中生一独特的情愫。
  他会永保她、呵她,直到她愿意将她的心交他。
  而她,将会是最幸福的女人……。。
  第八章
  幸福原来如此甜蜜,让人宛如置身梦境,嘴角也不起会心的微笑。
  可是,幸福会像一场梦吗?
  眼之,梦醒了,一切都不见了……。
  就像娘见世之前,她就很幸福。那候娘每天会把家打扫干,煮好吃的西等在外面挣的爹回来吃。
  可是,在娘被病魔走宝的性命后,爹也疯了,她的幸福一下子破灭,从此便陷入不幸之中。
  如今,幸福又出在她面前,她必须更加珍惜,更加小心翼翼的持。
  只是,她有份能力可以捉住幸福吗……。天雪看著自己粗糙的手。
  样的一手,能够拥有幸福吗?
  “小雪。”一个女性的嗓音唤。
  天雪一抬,见来者竟是小,欣喜分。“姑娘,你怎来了?”
  “是段郎请我来的。”
  “是吗?”天雪心一不悦,但她仍压下自己的胡思想。“姑娘,你还是一样美丽动人。”
  “哪有你好?”小的黑眸仍然著笑意,只是不再像以前般和善,反而充蔑和不屑。
  天雪勉强出一抹笑,她得眼前的美女子已经变了,变得阴沉……。。
  小冷冷的了口,“我以前当你只是个可的小女孩,家中有个疯了的老爹,对你自然多了心,要不然,你得那些西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姑娘,你…。”她可不可以不要再下去了?
  “起来,你也是忘恩负。我对你那好,你不但不感激,反而背地勾引我的男人,还不要脸的有了他的…。。我真是看走了眼了!”
  “姑娘对我的照顾,我永也不会忘记的。但我”
  “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小微笑的问。
  天雪愕在原地,“他”
  “像他那样的男人是不可能爱人的。”
  “他也是人,需要被爱…”
  “那也轮不到你吧?”
  天雪定沉默以对。毕竟小对她有恩情,她不想扯脸。
  “忘了,在你用也拐他之前,我们已经相好很久了,他也要替我身收我为妾…我可你那不要脸,肚子有了小孩,就忘了自己下的身分…。。对了,你还有个疯子爹,不知道疯病会不会传啊?”
  “姑娘,我很尊敬你,让逼我。”天雪强迫自己冷,不受她的话影响。
  “我逼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如果你生下个小疯子”
  “请你不要再了!”天雪低吼。像一被逼得走投路的小动物。她想逃入自己的房,但有人不让她如愿。
  “你以为逃避就不用面对一切了?”
  天雪咬住下唇,力的著。
  “他不爱你,他只想征服你,只想要你肚子的孩子!他每天晚下都会来陪我,为了不让起疑心,他就有夜。不他跟我,一切只是暂的,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如果是正常的,他会你一;如果也是个小疯子,那就…。。”
  她捂著耳,热已经在眼眶打。“我不会想信你的!他不会我的,你只是在嫉妒……”
  “之前我是很嫉妒,可是后来段郎替我身,还在城北为我建了一漂亮的房子,送我一屋子的珠宝首饰……。如果他真如他的那般爱你,还会金屋藏娇吗?”
  天雪咬牙,不让眼眶中的水落下来,可是她的心己如同被人用刀子情的一刀一刀切割著。
  “小雪,我一向对你很好,只是你必须明白你自己的身分及件…你就算上枝也做不成凰的,倒不如趁捞一,跟你爹走得的。”
  “你不用对我挑拨,我不会相信,也不会听的……。”
  “你想逃避到什候?等他厌烦你了,把你像不要的破鞋出去?”
  天雪不停的做著深呼吸,用最大的自制力强迫自己站得挺直,骄傲的面对她。
  “我早都会走的,你不用替我担心。我文天雪就算身分再卑微,至少骨气还是有的!”
  小伸出手握住她,“你可以等孩子生下来再走。我会跟段郎的,他在最听的…也我还可以跟他情,让他也你为妾……”
  “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我先回房了。”
  “要不要帮你叫大夫?”
  “不用了,。”
  天雪身,不疾不除,昂首走回自己房中。
  上房,她背抵住冰冷的板,水才疯狂的落。
  除了放声痛苦,她也有其他方式可以掩饰她的心碎及心痛了…。。
  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
  当天雪清醒,段傲杰就坐在床边,神情焦急。
  为什?
  他有什你焦急的?
  “小雪,你于醒来了!我快担心死了!”
  “我…怎了?”她想起身,可是全身力。
  “你被下人昏倒在地上。大夫你受了寒,加上气血太虚,所以才会昏倒。”
  “是吗?”
  她心知肚明,她昏倒不是因为寒,而是她的心受到了创伤,在淌血在哀号。
  “小雪,你感如何?肚子会吗?我令房准备了一堆你爱吃的西”
  “我爹呢?。大雪冷冷的打断他的话。
  段傲杰愕了一下,但上回答,“他在应该吃饱饭,跟下人出去看会了。”
  “会?”
  “是啊。若不是你生病,我本来也想带你去的。一年一度的会,很热的。”
  “你的好心。不不用因为我而坏了你的玫,你可以去找小,她应该很乐意陪你。”
  段傲杰起了眼,“她什事?”
  天雪有回答,只是上眼。她得好累好累,实在有力气和他吵架。
  段傲杰深深的注视著她。她脸色白,小嘴也毫血色,让他心慌意又得不安。
  一定生了什事,否她怎会如此冷淡?
  “小雪,你是不是哪不舒服?还是我叫大夫再你好好的查一下?”
  “不用了。我只是很累。”
  “那你好好休息。”他的握住她的手。
  天雪面表情的看著他,再看看被他握的小手。“你不走?”
  “我要陪你。”
  “不用了。”他冷冰冰的。
  “要。”他表情坚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