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哲学宗教电子书 >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 >

第33章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第33章

小说: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就给人好了,我们不想起革命。革命乃是因为有坏制度;人因为恨恶坏制度,而起来改革,甚至流血牺牲。我们不能以流血来破坏社会的制度。基督第二次降临时,要改变社会上的制度;但我们今天若去作,就有错的可能。今天我们若牺牲,乃是无知的。许多无辜的人牺牲了,才产生今天的情形。我们基督徒不应盼望去改变这世界的制度。
圣经里,乃是给我们属天的呼召,我们的呼召不是在这世上。这世界的事不是我们的事。我们一日过一日的生活在这世界上,但这里没有一件事是长久的,没有一件事是我们感觉不能没有的,没有一件事是我们觉得必须有的,没有一件事是我们觉得不能缺的,没有一件事是我们必须得着的。我们在这地上,主有安排的东西,我们就用。多得东西,可以;缺乏东西,也可以。主安排的道路亨通,我可以走;主安排的道路不亨通,我也可以走。我乃是等候基督的降临,不是寻求在世上亨通。等到基督一来,一切就都过去了。我在这里活着,不是为着我个人,不是为着我的家,不是为着社会,乃是为着主。主来的日子,乃是所有日子里最快乐的。世界的四围都在改变,只有义的事要存到永远。我们今天若不属这世界,不定居在世上,那日不必说要有多荣耀了。那日主的荣耀要充满在教会里,主的国要在这世上,宇宙也要全归基督。所以教会对一切地上的工作都没有恋栈。
基督再来所要解决的事
不平
主再来时,首先要对付不平的事。今天世界上各地最难的事就是不义。以赛亚书十一章四节说,主要以公义审判贫穷人,以正直判断世上的谦卑人。凭公义审判,不是今天世人能作到的事,也不是基督徒要作的事,乃是基督再来时要作的事。
战争
主再来时,要解决战争的问题。今天战争这个问题,人不能解决。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完毕,今天世界上各处仍有许多战争。大家都认为应该太平,但没有真正的太平。人不能藉着发动战争,好产生太平。但以赛亚书二章四节说,千年国时,人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但我们要知道,刀枪不是我们废去的。我们不去发动战争,我们也不去想要停止战争,为要产生和平。那不是我们所能作的事。基督来时要废去一切争战的事,他来就要带进和平。
疾病
基督再来时,也要解决疾病。今天许多人注重公共卫生、健康、医药等,但所有疾病的事都不能根本解决。圣经里提到瘟疫最多的地方,乃是以西结书和耶利,书。这二卷书都给我们看见,瘟疫是在主手中,是受主管理的。在启示录和马太福音的预言里提到,在末世时瘟疫要加增。所以,不是基督徒专门去作卫生、医疗的事;我们要知道,疾病的事会增加。以赛亚书三十三章二十四节说,基督再来时,再没有人说,「我病了。」以西结书四十七章十二节说,新天新地里,新城的果树乃为医治万民。所以主再来就能解决疾病的问题。
饥荒
主再来时,饥荒的问题也要得着解决。在中国,最近也有许多人重视饥荒的问题,有的作得相当成功。我的眼睛观察,看见有一件事很奇妙,就是用人工劳力的庄稼,需要耕耘,但荆棘、蒺藜、野草,不必人管理,自然就生长得很好。稗子不必人栽种,反而能在麦子当中挤出来。不管科学家、农业家如何作,这些杂草还是要长。创世记说,神咒诅这地,使这地不再为人效力;这实在是事实,今天的地就不为人效力。我们没有听说荆棘需要人去耕种的。不错,今天有各种水利、机械、改良品种、用好肥料等,都有相当的成就,但仍然不能除去杂草,也不能完全解决人的需要。
人是设法反着天然,与天争夺,才能糊口;如果顺着天然,就没有收成。我们并非不领科学家的情,不过是说,这些事不是人能解决的,神也没有要教会来解决。我们只有等候主的降临。基督再来时,圣经说,地要再一次为人效力。以赛亚书四十三章十九至二十节,三十五章一节说,神要使沙漠有河,以赛亚书五十一章三节说,神要使沙漠变成花园。所以基督再来时,没有沙漠;荆棘和蒺藜,也都要过去。
教育、知识
教育家、晰学家乃是教人分别善恶、弃恶行善,但没有人能真正解决人心罪恶的问题,教育也不能引导人认识神。基督再来时,希伯来书八章十至十一节说,我们能够由直觉得着知识,我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神。
犯罪机构
世界上有许多帮助人犯罪的机构,引人跌倒的地方。教会和基督徒,是将一班人由这些犯罪的地方救出来,但这些地方仍然存在。马太福音十三章四十一节说,主来时,天使要来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就是帮助人堕落的,丢出去,主要顷刻间洁净这地。
基督徒不在地上扎根
以上所说的,就是基督徒的社会主义。在别的地方,我们看见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各方面;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在地上带手能作的事,我们也作。但我们的存心乃是等候主的降临,我们所注重的乃是属天的呼召。对于这世界上的事,我们没有永久计划的打算。即使是最属灵的事,也不能像绳子一样把我们捆在这里,或像闩子一样把我们闩住。基督徒在地上不该有根,地不是基督徒扎根的地方。神的话语一直在应验,主乃是近在门口了。今天我们也不是注目教会的问题,我们乃是等候主来。这就是我们属天的呼召,求神恩待我们,叫我们的眼目单单仰望他的再来。
上章目录下章

第二部谈话记录第一篇
问:神是灵如何解释?
答:神是灵,但灵不一定是神。好比陆弟兄是人,但人不一定就是陆弟兄个人。
问:马太福音五章二十八节是什么意思?
答:马太福音五章二十八节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这里的「就」字译错了。这句话应该译作,「凡看妇女,为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看见是无心的,看是有心的。比方你在路上看见一个人,与你去看一个人不同。你看见是无意的,但你去看,则是有意的。你为着动淫念去看一个女人,这就是罪。今天在路上,看妇女的试探很多,因为许多妇女的行为、衣着等都不合式,这些常常引你犯罪。你走在马路上,自自然然会见到一些妇女,但你不必故意去看。你看见妇女是免不了的,但你去看妇女就是你的意志问题。第一次看见了,是无意的;第二次特意去看,这就犯了奸淫。你不能禁止鸟飞过你的头,但你能阻止鸟在你的头上作巢。第一次见了,没有意志加入,是无意的;第二次去看,就有意志加入,乃是故意的,这就构成了罪。
问:如何能在思想上得胜?
答:撒但知道我们,比我们知道自己更清楚。我们的谈话、举动都是由思想而来。许多人说,我今天的话是无此心的。其实此心是从前的心,从前已经有这样的思想,只是今天把它讲出来罢了(太十二34…35)。一个基督徒在思想上不能管理时,就已经失败了。信徒在思想上得胜的很少。一切的试探都必须先变作一个思想,然后才达到里面。所以要拒绝试探,就必须先在思想上拒绝之。
我们如何能在思想上得胜呢?首先要像罗马书八章六节所说的,必须心思积极的思想圣灵的事。第二,要拒绝流荡的思想。流荡的思想若不拒绝,终将成为罪恶的思想。我们不只在祷告时容易有流荡的思想,平时更容易有流荡的思想。有一位弟兄问我,祷告时思想散漫,不能集中,怎么办?我反问他,你不祷告的时候,在你平常的生活中,思想是否也环绕世界?他说,也是如此。问题就在这里,你平常的时候思想是流荡的,就难怪祷告时思想散漫,不能集中。
要对付流荡的思想,首先,你要求主用宝血来保护你的思想。我们需要以弗所书六章所说的兵器。许多人头上没有戴头盔,所以思想容易流荡。我们的全身都需要武装,头上更是。头盔不能用来打仗,但能用来保护头不被攻击。然而这里有一个问题,有人说,许多时候我拒绝流荡的思想,越拒绝越多,越拒绝越乱,怎么办?遇到这种情形时,你千万不可灰心。你必须记住,撒但是不能持久的。摩西在法老面前的时候,埃及有二个行神迹的人,亚伦使杖变蛇,他们也照样行;亚伦使水变血,他们也照样行;亚伦伸杖使青蛙上了埃及地,行法而的也照样行。等到亚伦伸杖击打尘土,变成虱子时,行法术的就不能行了。我们能够看见,撒但的试探是不能持久的。你若是坚持,不灰心,日子久了,撒但就没有能力了。
上章目录下章
第二篇
情感与属灵的生活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灵性的冷淡本来不应该有,但神要我们学习信心和意志的功用,所以在实际属灵的经历上,常有灵性冷淡的时候。因此,当我们在信心受试验的时候,虽然外面的火热情感没有了,但我们不可灰心。基督徒的生活在满足的时候,充满喜乐,而在平常的时候,起码也能在平安里度日。有时候有特别的快乐、喜乐,这是好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感觉,并不是不正常,但起码里面的平安不应当失去。不一定我们每天都必须有觉得的亮光、喜乐;重要的是,我们在灵里必须没有一些隔膜、担子,或者觉得与神不太近等的感觉,这些间隔必须除去。
一面,我们在与神的接触上,常常容易有隔膜,这种隔膜有除去的可能,就是藉着洗脚除去。另一面,没有三层天上之情感超奇的感觉,这是平常的,我们不可常常想要求得这种超奇的经历。你刚过一个大关口时,会有一些超奇的感觉;你如果有这样的经历,你要感谢主,但这样的经历不会长久。例如,你刚得救时,或刚得着得胜的生命,刚奉献时,会有极喜乐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不常有。因此,我们一面要除去与神交通上的隔膜;一面,在没有特别的喜乐时,要因信而活。特别超奇的喜乐好像酒醉一样,但新鲜的生命乃是指有属灵的精神。
圣经说,「要常常喜乐,」(帖前五16)这是意志上的事。因为神是这样命令的。比方你早起的时候,心里不太喜乐,你读到这句话,就用意志使自己喜乐。好像圣经说「必须刚强」;你可以答应神的话说,今天,就是现在,我要刚强。神的命令最怕人说阿们,你听到神的命令,就把它变成阿们,你就得着你所阿们的。你向神说,主,我要感谢你,我要赞美你,我要喜乐!你就立刻得着那些经历。一切情感上的生活,你用意志就成了,其他的生活必须用其他的方法。
我们在祷告的事上,有时冷落,有时热起,这不要紧。只要我们里面知道,只要最深的那一点启示我们,使我们知道神的意思,我们就要祷告。虽然我们有时祷告淡淡的,但神常听淡淡的祷告。我常有一、二个小时最冷的祷告,但我知道,神听我最热的祷告,也听我最冷的祷告。我们接受神的旨意,不是根据里面的冷热,乃是根据顺服。我们要祷告行神的旨意,无论有没有知识都无关紧要,情感热切与否也无关紧要。许多热切的祷告,神未必答应,但我知道许多次神答应我冷的祷告。
聚会中自由、无累、超越的灵
问:在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