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

第3章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第3章

小说: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呜……净好凶喔!田月霓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她翻身下床,这时候除了自力救济,恐怕也没人可以帮她了。

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楼下黑蒙蒙地一片,她小心翼翼地扶着墙壁,摸索着厨房的开关,摸着、摸着竟然摸到一片软墙

软墙!?

怎么有墙是软的吗?她好奇地上下乱摸,软的,都是软的,这是哪个国家制造出的高科技啊?

她还理不清头绪,霍然灯光乍现,霎时间令她眩眯了眼

〃你在这里做什……〃未竟的话语之后是明显的抽气声,田月霓逐渐适应光线之后,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

〃大叔,你怎么还没睡?〃现在应该很晚了吧,他没事在这里〃游荡〃做什么?

〃我刚回来。〃沙哑的声音透着她所不懂的情欲,雷飒眯起眼大方地测览眼前迷人的娇胴,这小女人是在诱惑他吗?

〃喔。〃她揉揉眼,陡地发现他的眼光不怀好意地在自己身上游移,她顺着他的视线不解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糟糕!她忘了自己身上竟只穿着那件勾人的火红色睡衣!?

她瞠大美眸张开嘴,雷飒已先一步发现她眼底的惊慌,大手一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抵在墙上,迅速地捣住她即将发出的尖叫声。

〃该死!你想把所有的人都叫醒吗?〃两个人之间只隔着那只厚实的手掌,他低声地警告道。

〃唔、唔!〃她又羞又窘地猛摇头,却只能发出单音节。

两具身躯因这突如其来的情势而几乎紧贴,透过薄薄的衣料,他身上的体温和气味不断地传递到她身上,田月霓脑子里警钟嗡嗡作响,虚软地以两手抵住他的胸膛,阻止他再次逼近。

〃你答应不叫,我就放手。〃他低沉地跟她谈条件。〃嗯、嗯!〃她忙不迭地点了下头。

雷飒才一松手,软软的小手便立刻捣住他的眼。

〃不准看,再看我就戳瞎你的眼!〃坏大叔!他怎么可以不提醒她,还色迷迷地盯着她猛瞧?可恶、可恶!

雷飒叹了口气。〃我的眼睛跟你有仇吗?这是你第二次想毁了它。〃

〃谁教你老是乱看!〃她恶人先告状地驳斥道。

〃是你不该穿着'若有似无'的睡衣到处乱晃吧?〃她的手好软,热热的、香香的,隐隐含着淡淡的薰衣草香。

〃我……我怎么知道你会像夜猫子一样突然出现?〃她强辞夺理。

〃这里是我家,我爱在什么时候出现,就在什么时候出现。〃要命!他甚至还可以在脑海里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并讶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然产生骚动。〃你穿得如此凉快跑到这里来,该不会是想诱惑我吧?〃

雷飒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低醇如丝绒般的嗓音滑过她的耳膜,令她不由自主地战栗了下!

〃乱、乱讲!〃夭寿喔!这大叔的声音怎么性感得令人腿软?太可怕了!〃我肚子饿了嘛,想下来找东西吃。〃

〃要我陪你吗?〃肚子饿?这妮子果然不按牌理出牌。据他所知,哪个女人不都是为了维持身材而拒绝消夜吗?她竟还大言不惭地说她肚子饿,啧!

〃不!〃开什么玩笑,那岂不是羊入虎口吗?〃我、我突然不饿了,现在就要回房睡觉。〃心口惴惴地跳,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如果这是邀请,我不介意与你一同前往。〃他使坏地调侃她。

〃见鬼了!〃他一定没刷牙,满嘴胡说八道!

〃我记得你上过课了。〃他蹙起眉心,指的是他要求她和雷净一起上的美姿美仪课程。

田月霓低咒了声,雷飒立刻抿起唇。〃小姐,注意你的礼貌!〃

〃够了,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在这种时间跟你讨论礼貌的问题。〃她不屑地冷嗤道。〃亲爱的大叔,请你闭上你的'色眼',不准睁开喔!〃

〃干么?〃他故意不懂她的警告。

色眼!?这女人怎么老把他想得如此不堪?

〃反正不准睁开就是了!〃她在心底暗数一。二、三,好!就是现在!〃记住!不准睁开眼喔!〃她抽回捂住他眼睛的手,立即头也不回地往楼上冲。

唉,美色当前,他怎么可能君子地不着哩?他又不是〃不正常〃的柳下惠。

田月霓一放手,雷飒便睁开眼盯着她的背影,在看到她隐在睡衣底下的两片白嫩屁股时,诧异地瞠大了眼,狠狠地抽了口气

丁字裤!?这该死的妮子竟然穿着高衩的丁字裤!?

蓦地鼻根一热,鼻腔顿时冲出一股热流,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抹

鼻血!?

GOD!他长这么大,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

***

田月霓听着秘书长口若悬河地讲述身为秘书的要件及注意事项,她认真地做着笔记,唯恐漏了重要项目,那可就当不成优秀的秘书人员了。

下课后,她抱着笔记本,准备到各科的秘书处实习,正巧在走廊上遇到雷飒与一名外型出色的男子正在交谈。

〃嗨!'大叔',今天真不是个吉祥日,很倒楣在这里遇到你。〃她挂着甜甜的笑,因为她答应净,在公司里要对她大哥〃毕恭毕敬〃。

〃你怎么会在这里?〃雷飒挑起眉瞪着她。

自从那夜的〃偶遇〃,有好几日没看见她在家里出现,不知怎地,再次见到她,心头竟隐隐觉得有丝兴奋!?

〃啊,我没告诉你吗?〃她侧着头想了想,依旧甜甜地笑着。〃今天开始,我就是铁鹰集团的员工了,很不幸地跟你成为同事。〃这可是她第一个工作耶,爽朗的声音里充满骄傲。

雷飒身边的白衣男子轻笑出声,立刻引起田月霓的注目。

〃啊,你是大叔的朋友吗?〃她露出同情的表情,怜悯地看着俊逸的白衣男子。〃你一定是上辈子忘了烧好香,才会成为大叔的朋友。〃就像她一样,很倒楣地因为雷净的关系而跟他牵扯在一走。

白衣男子忍俊不禁,终于大笑出声。

〃够了吧你!〃雷飒气恼地瞪着身边的男人,直到他停止引人侧目的笑声,才转身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秘书科。〃她眨了眨眼,老实地回答,因为没有隐瞒的必要,他迟早会知道。

〃分配哪个主管?〃也许他可以帮点小忙,让她有个较宽容的上司,省得她粗鲁的个性得罪人。

〃呜……这不关大叔的事吧?〃其实他也不知道,因为秘书长根本还没宣布;她努了努嘴。决定不再搭理他。〃大叔倒楣的朋友,下次见啦!〃她向白衣男子挥了挥手,便小跑步地离开。

大叔的朋友挺帅的呢!要不是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说不定还可以请大叔帮她介绍的说……

*  **  
上了半个月的职前训练,在接到主管配置的名单时,田月霓不禁垮下一张粉脸。

为什么?为什么她那么倒媚的被派到大叔的旗下工作?

坏人大叔小鼻子、小眼睛又爱记仇,有〃泼水事件〃为例,她才不要跟他一起工作,他一定会公报私仇的啦!

〃秘书长,我可不可以换个主管?〃自力救济是她的信条,她决定为自己争取〃幸福〃。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四十岁出头的秘书长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就她所知,多得是新进人员想占她的缺,毕竟雷经理的风采,连她这种年纪的已婚妇女都抵挡不住,这小女娃是怎么回事,居然不懂得珍惜这么〃好康〃的〃肥缺〃,还想把它往外推咧?

〃嗯……也不是啦,我想……我是新手嘛,经验不足,怕雷先生会不满意……〃这样说对吧?美姿美仪课可不是自上的,老师说讲话要有礼貌、有礼貌。

〃是雷经理交代下来的,我恐怕没办法替他决定。〃也正巧雷经理的原任秘书因怀孕提出辞呈,不然哪有那么优的缺等着递补?这小女娃可别〃人在福中不知幅〃啊!

〃嘎!?〃厂ㄆ,被她抓包了喔!就知道臭大叔想公报私仇!〃真的不行吗?秘书长。〃

〃我是不清楚你跟雷经理有什么私人恩怨,不过我想,你最好自己去跟他反应。〃秘书长慈蔼地笑了笑。

〃我跟他才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呢!〃哎呀,糟糕!秘书长误会了!

〃傻丫头,你不知道多少人想挤这个缺,你最好想清楚再行动。〃看田月霓乖乖巧巧又毫无心机的模样,秘书长不禁好心地劝道。

〃想清楚?〃她已经想得很清楚啦,秘书长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是啊!〃秘书长拍了拍她的手。〃好好想清楚,雷经理会是个好上司。〃

才怪!秘书长八成被大叔的外表给骗了,她才不要呢!

〃我知道了,秘书长。〃她点了下头示意。〃我自己去跟他说。〃

*  **  

两手撑着桌面,田月霓微俯着身,蓄势待发的姿势就像电影里黑道大哥在威胁可怜的弱质对手;她正眯着眼,恶狠狠地瞪视着坐在桌面后的雷飒。

〃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她已经在这里跟他说了不下二十遍,说得她都口干舌燥了,这大叔为什么就是那么固执,点一下头同意他是会死啊?啐!

面对她来势汹汹的狂飙,雷飒维持一贯的冷静不动如山,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她红润的双颊和因愤怒而微噘的红唇,视线稍往下移,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看到她低俯的领口间若隐若现的深沟……

他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粗暴女〃会摇身一变,变成一个他所陌生的性感女神?

微眯着眼,审视她合宜的深蓝色窄裙,腿根处约略凹陷的三角阴影

从第一次见面的〃蕾丝、高衩、细丝带小裤裤〃,脑海里闪过的是那夜惊鸿一瞥的高衩丁字裤,他不禁怀疑现在包裹住她娇胴的,是怎生诱人的凉薄衣料?

会不会……会不会是邮购型录里,那种几近透明、还搭配薄丝的高腰吊带袜!?

想到这里,他全身的血液陡地分成两股势力,一股直窜下腹,另一股直冲脑际,霎时间鼻腔熟悉又陌生地一热,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际,暗红色的液体不由分说地冲出界尖,瞬间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衫

〃啊!〃田月霓当然不知道他满脑子的异色遐想,却着着实实地被他的鼻血所吓到,她惊叫了声,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他身边,二话不说地用力扳起他的下颚。

〃你动作可不可以温柔点?〃雷飒闷哼了声,瞪着天花板低声抗议,却无法忽略心头隐隐震荡,一股暖流无可避免地滑过心头。

〃闭嘴!我是在救你耶!〃田月霓吼了他一句,让他的头靠在椅背上。〃你有没有面纸?〃

〃右边第二个抽屉。〃他舒服地闭上眼,偶尔享受这粗鲁女人的服务也满好的。

他无法否认,虽然她是粗鲁了点、脾气火爆了点,但她的身体真的好香。

田月霓依言找到她要的面纸,她先抽了一张擦掉他脸上的血渍,然后又抽了一张细分为二,再以掌心揉搓成手指长的长条状放在桌上,她则走到椅背后面。

〃你在做什么?〃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的举动,开始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当然是帮你止血。〃她粗鲁地将其中一条〃纸柱〃塞进他的鼻孔。

〃啊!〃要死了!这该死的女人准备把他俊美无情的挺鼻撑成澎恰恰吗?不!绝不!〃住手!你这蠢女人!〃

他愤怒地格开她的手,却被她粗鲁地以手臂缚住脖子,将他的头按压在她胸口。

〃你像个男人好不好?不过是一点点不舒服,别这么鸡猫子乱叫行不行?〃她使尽吃奶的力气压制他,火速拿起另一条〃纸柱〃如法泡制。

〃该死的你!〃他可以想见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拙〃了,他火大地扬起手使劲一抓

〃啊!〃原想推开箝制他的手臂,却因看不见背后而抓住一团柔软,又听到她急促的惊叫及抽气声,他霍然明白握在手中的是……她柔软的乳房!?

〃轰〃地一声,才稍微止住的血液以更凶猛的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