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

第7章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第7章

小说: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衷谒换嵩倌敲幢肯氯チ恕

〃你的意思是……我是你众多男朋友其中的一个?〃他开始觉得自己又往下掉了些,逐渐接近地狱。

〃普通朋友。〃她更正。〃你们都是我的男性普通朋友。〃她不想让人有所误会,更不想残忍地让他们有所期待,就像大叔说的,合则来不合则散,如果他执意要有个结果,那她只好跟他Say  good  bye!

柯英章的笑容凝在嘴边,他相信,自己已身处地狱最底层。

***

雷飒没料到会在酒吧里遇到邵慕风、凤飘鸣和谷胤扬,但他却心知肚明,这几个心高气傲的男人决计不会把心底烦闷的事拿出来讲。毕竟万一被知道了自身的糗事,只怕在往后的一百年,每次见面就绝对会被拿出来消遣一番。

四个出色的男人兀自吞云吐雾,酒是一杯接着一杯灌,谁也不肯懦弱地把自个儿心里的问说出来,想必大伙儿都心知肚明,说出来后那唯一的后果。

一个晚上下来,不算小的四方桌上堆满了随意乱置的酒杯,四、五个由烟蒂堆积而成的小山烟灰缸,然后四个大男人各自拍拍屁股走人,除了一开始的寒暄,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不是说酒能浇愁吗?没想到借酒浇愁,却落个愁更愁呐

***

〃甜甜,你觉不觉得大哥最近怪怪的?〃上完了美姿美仪课,雷净躺在地板上,两只脚靠墙抬得老高,看能不能把腿拉得直些。

〃大叔?〃田月霓早就耐不住饥饿地拿起预先带来的零食啃了起来,此刻嘴里塞满了饼干,含糊不清地说:〃不会啊,他老是那个样子,习惯就好了。〃

〃习惯?〃雷净听到这两个字,立刻翻坐起来。〃我跟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我都还不习惯他的脾气,你竟然这么轻松地说'习惯就好'!?〃她的声音透着无法置信,表情更是滑稽得可笑。

〃那要不然怎么说?〃田月霓零食一口接着一口地塞,莫名其妙地看了雷净一眼。〃难不成要我跑到他面前,然后像西施捧心那样苦着一张脸,然后跟他说:  〃喔!大叔,你最近怎么了?〃啐!那种蠢事我可做不来,要做你自己去,反正他又不是我哥。〃充其量勉勉强强称为〃性伙伴〃喽,但这种事怎么能说?还是吃东西要紧。

〃是呀,他不是你哥,但起码是你上司吧?〃雷净嘟着嘴嘀咕着。〃甜甜,最近有没有什么哺乳类动物到公司去找我哥?〃

〃什么哺乳类动物?恐龙吗?〃咦?恐龙好像不是哺乳类……哎呀,管他的呢!

雷净闻言笑了出来。〃对对对,就是像恐龙的哺乳类动物,有没有?〃

〃雷小净,你耍我啊!〃三两下解决手中的零食,田月霓把袋子扭成一团丢向雷净。〃恐龙早就绝种了,我要是能看到活生生的恐龙,我就是神经病加上乱视!〃

〃喂,老师才刚走,你要我去追她回来吗?〃雷净恐吓道。

要是让美姿美仪老师发现甜甜这么不淑女的行为,少说也要罚她顶着书本来回走个两百次,看她受不受得了。

〃我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要不是为了跟你继续做朋友,打死我都不来上这磨死人的课。〃四月霓气呼呼地插腰训话,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你要是敢去〃爪耙',我就跟你绝交!〃

〃好啦,就知道你肚肠小,不跟你计较了。〃雷净宽宏大量地说。

〃我肚肠小!?〃田月霓指着自己的鼻子,食指还微微颤抖。〃我要是肚肠小,早就为了你跟大叔吵翻天了,你还敢说我肚肠小!?〃她气得声音都〃皮皮剁〃了。

〃就是因为肚肠小,才会有那么细的柳腰嘛,搞不清楚你在气些什么。〃雷净老早就摸清她的脾气,四两拨千斤地将意思打浑。

〃咦?〃田月霓堪称单细胞生物之最,让雷净这么一解释,竟然也自大地笑了。〃对哦,可能是这样才吃不胖咩,嘻嘻!〃

雷净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旧调重弹。〃我刚刚话还没问完呢!你到底有没有看到陌生的女人到公司去找我哥?〃

田月霓挑起一边秀眉。〃没有呀!他的脾气那么大,男人都不敢找他了,何况是女人。〃最近几个工程师和设计师全都叫苦连天,三不五时就被炮轰得体无完肤,可惜她身为一个小小小小的秘书,就算可怜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自求多福喽!

〃没有!?〃雷净声音拔高了些。〃真的没有!?〃

〃喂,你那什么口气?我像会说谎的人吗?〃有没有女人来找大叔关她屁事,她有必要为了这种事不关己的事撒谎吗?简直侮辱了她的人格!

〃原来如此。〃就是因为这样,大哥才阴阳怪气的吧?

〃什么原来如此?好康道相报,来,说来听听。〃田月霓八卦地把头凑了过去。

〃我觉得大哥最近的脾气很差耶,你有没有发现?〃反正甜甜也不算外人,说说应该没关系吧?

〃嗯,有啊!〃田月霓一径儿点着头。〃每天他都带着十吨火药到公司,我不是说了吗?他手下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每天都被刮,看起来每个人都气虚得很。〃

〃所以喽,一定是他欲求不满才会这样。〃雷净像想透了什么似的喃喃自语。

〃欲求不满!?〃田月霓的柳眉挑得老高,神色显得有点怪异。

〃那可不。〃雷净头头是道地分析。〃大哥以前三天两头就换个女人,一下子所有的女人都不见踪影,难怪会荷尔蒙失调。〃

田月霓不觉皱起鼻子,两道秀眉耸得老高。〃就知道他是只大色狼!〃她忍不住低声诅咒。

〃甜甜,大哥交女朋友又不关你的事,你在生什么气?〃雷净好笑地吐槽。

〃嘎!?当然不关我的事。〃田月霓快速地撤清,但一撇开头,一张嘴仍不断地低咒。〃下流。低级、无赖!〃

雷净睨了她好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问道:〃甜甜。你该不会是煞到我哥了吧?〃

〃我会煞到那个色痞!?〃这下她的声音拔到最高,娇俏的五官胀成猪肝色。〃我又不是瞎了眼,鬼才会去煞到他!〃

〃你说的〃他'可是我哥,请你口下留德。〃雷净淡淡地说,冷静地观察田月霓的神色。

〃你哥又怎么样?乱交女朋友就是不对!〃她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到处接受其他众多男人的邀约,典型的〃宽以律己,严以待人〃。〃人家女孩子可不是让他随便交来玩的,小心遭到报应!〃

〃那些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雷净好心地点明事实。

〃他要不是像只发情的公孔雀般招摇,女人会主动黏上他?〃田月霓的语气充满不屑,反正干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发情的公孔雀!?〃这是什么形容词?干脆说他是头种猪算了!〃甜甜,你有必要这么诋毁我大哥吗?〃听起来像抓到丈夫爬墙的妻子。

〃我这么说还算很给面子了,要不我可以说得更难听,你要不要听?〃田月霓折了折手指,一脸除之而后快的狰狞面目。

〃算了。〃雷净叹了口气,看似不经意地说:〃要不是我相信你跟我大哥之间是'清白'的,不然我一定以为你是在吃醋!〃显然她意有所指。

这个厉害!一句话堵得田月霓半个屁都放不出来,倒是脸儿红得像正午的火辣辣太阳O  〃甜甜,你跟我大哥是〃清白'的吧?〃唉,最好是〃不清不白〃,这样她就不怕大哥没事娶个讨厌的女人了。

田月霓竖起全身的寒毛,她心虚地撇开脸,忙站起身离开和室。〃喂,你要不要睡?不睡我先去睡了!〃她恶声恶气地丢下话,脚步可没敢停。

自从睡衣舞会之后,每个星期二、五,她就主动地在雷家和雷净挤一张床,挤得心安理得。

雷净坐着没动,笑容也一直没停过。甜甜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啊!真好,头一次觉得大哥的快动作也是一种〃美德〃,看来她得通知在荷兰散心的爸妈回来〃参一ㄎㄡ搅和,免得他们错失一部好戏。

〃甜甜。〃她慢慢地站起身,在田月霓的脚跟消失在门外时,喊道。

〃干么!?〃脚跟不见了,倒是传来她没好气的吼叫。

〃我不介意当你的小姑。〃她漾开一抹笑,心情好得不得了。

〃见你的大头鬼啦!救人啊〃

第六章面对话不投机的约会对象,田月霓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还不忘淑女地以手遮掩;这都是美姿美仪课所造成的毒害,以前她从不做这种一点都不〃正大光明〃的事。

〃田小姐,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喝。〃坐在田月霓对面的男人关心地询问。

〃不好意思,我太没礼貌了。〃她应付地露齿而笑,心里很自然地在代表男人的空位上画了个叉。

这两天不知怎地,她开始对这种毫无目的的约会感到索然无味,也许是好男人都被订走了,而剩下的好男人还没出生,不然她怎么老是看不到顺眼的男人哩?

〃哪里,如果你累了,那么我先送你回家休息好了。〃

男人极有风度地说道。

〃啊,可以吗?那就麻烦你了!〃耶!这个男人虽然无趣,但起码还满识相的,给他加个一分好了。

两人才刚站起来,就在走道上与一对男交相互错身。

〃咦?大叔。〃

除了大叔之外,恐怕没有一个人.会顶着那么臭的脸来餐厅吃饭了。

〃你也来吃饭啊?〃

〃到餐厅当然是吃饭,不然你以为还能做什么?田秘书。〃雷飒扬起潇洒的笑容,一边不忘亲昵地勾起女伴的手,两人恍若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田月霓的心脏莫名地抽了下,她眨了眨眼,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田秘书,你不介绍你男朋友给我们认识吗?〃

雷飒从来都不晓得自己竟是如此小家子气的男人,知道她今晚又跟别人有约,他就立刻报复似地约了莎莎来同一个地点用餐,明知自己的行为实在有够幼稚,但他却无法遏止自己这么做。

〃大叔……〃田月霓倏地觉得自己对眼前的大叔感觉好陌生,也对他生疏的称谓感到不舒服。

但他唤自己田秘书并没有错啊,不然他要怎么叫?

田小姐?

月霓?小霓?跟净一样叫甜甜!还是……甜心!?

她几乎因脑中闪过的熟悉称呼而尖叫,不会的,她不是真的想让他这么唤她的!

可是心脏微微泛起的酸涩是怎么回事?她竟有股想逃离现场的冲动。

〃你好,我是……〃  男人愉悦且主动地拿出名片递给雷飒,没注意到四月霓神情有丝恍惚。

田月霓呆愣地看着男人,她甚至记不得这个男人的名字,这种游戏人间的生活方式毕竟不适合她的吧?要不,她也不会无聊得想睡…

〃田秘书?〃

怔忡之间,她听到一个艾人的声音,无情地把她拉回现实。

〃啊?

她眨了眨眼,把瞳孔调整到可以看清楚的焦距。

〃田秘书,我是莎莎,第一次见面,听飒说你是位称职的好秘书,帮了他不少忙,我代他谢谢你了。〃

莎莎嘴里说的是好听话,一张描绘精致的脸蛋显现的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并故意以自己的大胸脯磨蹭雷飒的手臂,借以表明自己与雷飒〃关系匪浅〃。

虽然眼前的女人并没有艳丽的外在,反倒像颗食之无味的小白菜,但她却隐隐觉得飒对这个女人的态度并不同以往的女伴,而且是很不同的那一种,所以莎莎自然而然地对田月霓放射出辐射强度不小的敌意。

〃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扯开机械式的笑容,头一次觉得微笑是这么困难的动作。

〃你们也要用餐吗?不妨大家一起用吧!〃  雷飒的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见她泰然自若地与莎莎对话,胸口慢慢酝酿起一股莫名的怒意。

她一点都不在意他跟别的女人,在她眼前搂搂抱抱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