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

第8章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第8章

小说: (风飒飘扬)飒到小甜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们也要用餐吗?不妨大家一起用吧!〃  雷飒的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见她泰然自若地与莎莎对话,胸口慢慢酝酿起一股莫名的怒意。

她一点都不在意他跟别的女人,在她眼前搂搂抱抱吗?她……

Shit!

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态,他到底要她怎样才会满意!?

〃不,我们用过了,正准备回家了呢!〃田月霓勉强振了振精神,她有样学样,学起莎莎般娇柔地挽住身边男人的手臂,露出如花的笑颜。

神经病!

大叔有女朋友是当然的嘛,净不是说过他没有女人才是不正常的吗?她神经兮兮地乱想些什么?啐!

雷飒死命瞪着她挂在男人手臂上的小手,微敛下眼睑掩去黑眸里的怒焰。〃是吗?那我们就不当电灯泡了,祝你们玩得〃愉快'!〃他咬着牙加重语气,故意亲昵地捏了拴莎莎的纤腰,惹来她一声娇笑。

〃你们也是。〃

田月霓咬着下唇,目不转睛地看着雷飒与莎莎公然调情,她麻木地回应道。

雷飒挑起眉,神情暖昧地说:〃田秘书不用担心,我们绝对会玩得'很愉快'。〃他把眼神移转到莎莎脸上,莎莎也热情地频频对他放电。

〃那么……再见。

不愿再看那两人眼神中赤裸裸的电流,她逃命似地拉着男人往外走,一颗心没来由地Down到谷底

雷飒僵硬地杵在原地,后悔的黑眸胶着在她的背影,唯有抿紧的唇泄漏出他愠怒的情绪。

莎莎抬起头看他前后判若两人的脸色,心中警铃当当大响

***

收起玩心,田月霓不再接受男士们的邀约,每天规规矩矩地上班、下班,再也无心游戏人间。

这两天莎莎不断地在公司出现,不管是否真的有她所谓〃很重要的事〃得跟雷飒商谈,反正她就是有事没事便到公司晃来晃去,像只示威的母狮。

她不懂莎莎这么做的用意何在,只是一见到她就反胃得难受;她学习对莎莎视而不见,更不想看到她和大叔在自己面前若有似无的调情举动,她怕长针眼。

〃甜甜,你怎么搞的?人家说了半天话,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雷净将手伸到她眼前用力地挥动,终于把她呆滞的眼神给拉了回来。

从一见面到现在,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她眼前的这位小姐足足发呆了五十五分钟,当然点饮料时除外。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一点都不像她认识了四年的田月霓。

〃没啦,只是最近心情有点烦。〃她叹了口气,说得云淡风清,其实天晓得,她都快受不了这个了无生趣的自己。

〃烦!?〃雷净不敢置信地瞠目结舌。〃看来你这次病得不轻耶,我认识你足足四个年头,头一次听到'烦'这个字在你的字典里出现。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甜甜说出这种话非同小可。她非得逼出个答案来不可。

〃人家说没有就没有,你实在很烦咧!〃田月霓拿起桌上的叉子,胡乱地激着铁盘上冷掉的牛排。

〃你不要这样'凸'好不好,恶心死了!〃雷净嫌恶地撇撇嘴。〃前阵子你不是像花蝴蝶一样约会排个没完吗?今天怎么有空跟我出来吃饭?〃好吧,既然甜甜不肯讲,那她只有自己找答案喽!

〃什么花蝴蝶?我可不是每朵花都要呢!〃田月霓没好气地睨了雷净一眼。〃老这么下去也没什么乐趣,我不想再玩下去了。〃

〃咦?〃雷净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的耳膜有障碍。〃这样啊?李子有没有再找你?〃难道说她忘不了旧情?

〃找我干么?我们都分手了。〃服务生来收走用完的铁盘,顺道送上饭后饮料。〃就算他来找我也没用,其实我很怀疑自己怎么会跟他在一起那么久?我根本就不喜欢他。〃这是她后来才发觉的事实。

〃嗯。〃雷净用吸管吸了一大口红茶。〃那些约会的对象呢?他们也没有一个让你动心的吗?〃如果没有,花那么多时间周旋在他们之间多没意思。

〃鸡肋。〃她搅动冰块,发出些微声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充其量就是累积数目,耸人听闻罢了。〃她耸耸肩,不以为意。

〃凑三个可以抽奖,还是每凑三十个可以积点数换礼物?〃雷净嗤笑一声。〃真搞不懂你是哪根筋不对,我记得你曾说过宁缺勿滥……虽然李子也是颗滥李!〃

〃哈!好颗滥李。〃田月霓总算扯出今晚第一个笑容。

〃最近工作还顺利吧?〃雷净状似不经意地问起,其实她比较感兴趣的是甜甜和大哥之间的〃进度〃。

〃还不就那么回事,除了……〃想到莎莎,她又恍惚了,只剩下一声喟叹飘散在空气中。

〃你想说什么?〃雷净当然发现了她的异样,追问道。

〃净,你知道大叔他……〃她搔了搔额头,仔细推敲字句。〃呃,有个叫莎莎的女了〃哎呀!该怎么说才好?

雷净挑高柳眉,美眸渗出一抹兴味。〃是有这个女人,怎么啦?〃

〃她……净,你跟大叔讲一下好不好?他爱怎么玩是他的事,但可不可以别把人带到公司来,每天耶!每天那个女人就在我面前走过来。晃过去,严重影响我的工作情绪,想到我就一肚子鸟气。〃她忿忿不平地叨念着。

〃这样啊!〃雷净故意瞠大双眼,一副惊讶的模样。〃你就明白的跟她说嘛!〃

〃喂,那可是大叔的〃客人'呐!〃田月霓不屑地撇撇嘴。〃你要弄清楚,大叔是我的上司,我是他的下属,哪有下属赶走上司客人的道理?我可不想丢掉饭碗!〃她振振有辞地说道。

〃有这么严重吗?〃甜甜一定没发现,提到大哥时,她的精神都回来了。〃我想大哥不是那么公私不分的人吧?〃虽然他以前也曾做过这种事,不过已经好一阵子没这么荒唐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又〃旧疾复发〃了呢?

〃谁晓得他们都关在办公室里干么?〃她浑然没发觉自己的语气像吃醋的妻子。〃你去跟他说说好不好?〃

〃这又不关我的事,要说你自己去说。〃雷净耸耸肩,事不关己地推诿。

〃他是你大哥。〃田月霓攒起眉,以言辞控诉。

〃嗯,而他是你上司。〃也许还不止于此。

〃不会吧,这么点小忙也不帮?〃田月霓拍了下桌面,杯里的饮料微微震动。

〃莎莎碍的又不是我的眼,当然不关我的事。〃

雷净快速喝光饮料,帅气地拎起桌上的帐单。〃你要是不想每天看到嚣张的母孔雀在眼前乱晃,我建议你不妨直接向我大哥、你上司反应,相信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覆。〃

如果她猜得没错,老大跟甜甜之间一定〃有问题〃,不然不会一个又开始〃寻花问柳〃,而另一个却哀声叹气得像快挂了似的;她很期待,期待两人交锋后的新局面,相信结果应该会令人满意。

〃你不会那么没道义吧?〃田月霓喝了一大口饮料,还剩半杯挺可惜的……她快步追上雷净,不死心地企图改变雷净的决定。

雷净连话都懒得答,眯起眼睨了她一眼,成功地让田月霓打消念头。

说……说就说嘛!WhO怕Who!

***

〃田秘书,在忙啊?辛苦喔!〃莎莎由雷飒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埋头整理公文的田月霓,撩一撩黑亮的长发,风情万种地问道。

〃哪有你辛苦,每天来公司报到又不支薪,亏本喔!〃田月霓连头都不屑抬起来,她冷冷地丢给莎莎一句嘲讽意味十足的话。

刚开始她还可以客客气气地面对莎莎,但这女人越来越嚣张,对她说的话也越来越挑衅;她不晓得自己到底哪里惹到她了,不过她可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女人,既然莎莎有心为难她,那么自己当然也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这不算什么啦,等我当上雷夫人,不就全数回本了吗?〃莎莎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故作镇定地〃呛明〃自己的意图。

〃那我就先恭喜你了。〃田月霓总算抬起头来看她,不过是极为不齿的表情。

〃不过要想成为雷夫人,请先注意一下你的仪容,我想雷经理不会愿意带着这样的你出门,那会让人笑话的。〃

〃你是什么意思?〃莎莎仔细地检查身上的服装,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的仪容完美得很,需要你提醒吗?〃她嗓音尖锐地问,一手不客气地拍在田月霓的桌上。

〃咳,容我提醒你,你的口红都晕出唇线了呢!〃像只偷吃的花脸猫!啐!

莎莎顿了顿,由皮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粉饼,照着里面的镜子,以尾指抹去晕开的口红,并不怀好意地笑了。〃还不是飒害的,要不是他那么热情,我的妆又怎么会花呢?〃她故意说得暧昧不清。

一股莫名的酸气由背脊直窜而上,田月霓闻言气恼地持起秀眉。〃这里是办公室,不是调情的场所!〃

〃说你是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莎莎嗤笑一声,抬起下巴以鼻孔对着她。〃男人呐,一猴急起来可是不管任何地方都要,你当然是不懂的啦!〃她弯起手腕贴在唇边,嘲笑田月霓是颗不经人事的涩苹果。

田月霓吸气再吸气,努力压下心头窜起的怒意。〃是呀,我是不懂,不过不懂总好过有人自动倒贴、甩都甩不掉来得好呢!〃

莎莎凝住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给我小心一点,等我当上雷夫人……

〃等你'真的'当上了再说!〃田月霓不屑地截断她的话。〃慢走,不送!〃

莎莎凶恶地盯着她好一会儿,一扭身,扭腰摆臀地踩着高跟鞋离去。

田月霓受不了地瞪着她以装模作样的姿态离去后,她小手一撑,由位置上站了起来,杀气腾腾地往雷经理办公室走去

***

送走了黏人精的雷飒,开始后悔那天晚上主动邀莎莎共进晚餐。

女人果然都是宠不得的,尤其是别有居心的女人;以前他鲜少主动邀约,所以这次莎莎才会以为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是特别的,现在她倒像甩不掉的橡皮糖一样黏着不放,几乎每天都要来办公室报到一趟,烦得他一个头两个大。

刚才更是夸张,她竟然主动地扑上他,来个〃恶狐扑羊〃,硬是强吻了他;想他虽在百花丛里〃混〃过,却也不曾遇上这种霸王硬上弓的女人,想来真是世风日下啊!

门板上重重的敲击声打断他的思绪,他烦躁地喊道:〃进来!〃

〃大叔,有件事我一定要跟你沟通一下!〃田月霓大步走了进来,不仅边走边像连珠炮一般扫射,并用力甩上门,把她愤怒的情绪完全表现出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公司、是办公室,请你不要把'该来的人'带到公司里面来。〃

雷飒眨眨眼,这妮子总算肯开口跟他说话了是不?这是她这三天以来,跟他说过最长的一串话。

〃大叔,我在跟你说话耶,你到底听到了没有?〃田月霓愤怒地瞪着他。

〃你都是这么跟上司说话的吗?〃虽然他是被责骂的一方,但他的心情吊诡地好极了!〃也许是秘书科的科长没有好好教你,也或许是我对你太放纵了些,打从我坐上这个位置以来,可没见过哪一个秘书敢对我这么大呼小叫。〃

〃我这不叫'大呼小叫',我这是在跟你'沟通'!〃田月霓握紧拳头,怒气直线上升。〃而且你不要迁怒他人,这是我个性使然。〃他没事把科长扯进来干么?科长对她好得不得了,她才不想让科长受到波及。

〃我怎么不知道沟通得这么大声?我的耳朵可没聋。〃他故意掏掏耳朵,暗示自己耳膜受不了她的大嗓门。

〃好,我错!〃她压低声音,但语调里的〃杀气〃可没少掉半分。〃我麻烦你、劝告你,请你别再让那只愚蠢的狐狸精每天'樱樱美代子'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她不怕扭到她那副蛇腰,我还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